第十章

《离朕皇陵远亿点》全本免费阅读

赵珩口中所谓的铁鞭,并非是那种只用马尾编织,给世家的公子贵女来拿玩乐的软鞭,而是以皮革包裹,内里虽也用马尾,但还糅了大半玄铁丝进去,几鞭下去,足以打得人皮开肉绽。

赵珩没立刻得到回应,弯了弯眼,“将军为何不言?”

“回陛下,臣在想,陛下不擅武事,铁鞭乃是凶器,比不得银簪无害,”姬将军垂首,毕恭毕敬道:“还请陛下用时千万小心,万勿损伤龙体。”

赵珩自然听得出姬将军言下之意,道:“武器也好,凶器也罢,左不过朕手中的一件玩物罢了,玩物岂能伤主,”唇角绽开一抹笑,“将军,你是关心则乱。”

姬将军往赵珩手上一瞥。

十指秀长,筋骨嶙峋,数条淡青血管在手背上蜿蜒凸显,指尖处略凝处一点血色,瞧着格外孱弱可怜。

铁鞭鞭柄粗大,这样的手,他倒有些怕赵珩一手拢不住鞭子。

“还是说,”赵珩像是想与姬将军对视,奈何眼上覆绸,仅仅拉近了二人的距离,他玩笑似的压低声音,“将军与程玉关系亲近,伤在他身,”语调低得刻意,如耳语一般,“将军亦觉切肤之痛?”

姬将军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半尺。

他道;“程玉不过是臣之近卫,眼下更做了陛下的侍从,陛下此言,令臣不解。”

赵珩扬唇,仿佛有些不好意思,“是朕失言。”他赞叹道:“朕登基之前便听闻,姬氏清贵,家规森严,将军承袭王位,更是克己守正的君子,想来,绝不会做出任何自降身份之事。”

“是。”

皇帝听到将军应答。

姬将军继续道:“以奴欺主,欺君罔上,本就是该株连九族的大罪。是陛下宽仁,愿意留程玉性命,”他视线落在赵珩扬起的唇瓣上,眸光幽暗,“陛下要罚,为臣为奴的,心甘情愿领罚便是。”

赵珩抚掌,“姬将军体贴圣意,朕甚欢喜。”

赵珩真的很欣赏姬氏,或许是篆刻进骨子里的尊崇体面,姬氏族人无论做什么,都能寻出最合理合规的理由,决计不会令双方脸上都不好看。

姬将军道:“陛下谬赞。”

“时辰不早,将军公务繁忙,朕不忍再留将军,”赵珩自觉此言说得极温情脉脉,是个体贴臣下的仁主圣君,“将军快些回去休息吧。”

用时将人召来,不用时便毫不犹豫地丢弃。

“是。”

赵珩快快乐乐地听到脚步声远去,待全然听不见了,才从袖中拿出钥匙。

他摸索着抚上膝盖,仔仔细细地将铁器检查了一番,最终在膝窝处寻到了锁孔。

赵珩将钥匙插入,用力一拧,只听阵令人牙酸的刮擦声响,旋即腿上顿松,覆盖在膝盖上的铁器自两边敞开,咣当一下掉到床上。

赵珩甩开剩下的链子,又捏了捏其上的花纹。

姬氏总能在正常人根本想不到的地方细致,他嗤笑了声,拎起这套缚具,抡圆了向床外一甩。

“哐!”

听得一声巨响。

赵珩晃了晃两腿虚弱得目前只起到装饰作用的腿,心满意足地坐在床上。

“陛下是,”燕朗听到殿内声响,猛地顿住,立刻道:“将军,可需属下等进去看看?”

这么大的动静,皇帝该不会是想不开寻死了吧!

姬将军道:“不必。”

见将军神情淡漠,燕朗深觉自己小题大做,转念一想皇帝吃饭时胃口大开的样子,便是全天下人都为国殉死,赵珩也不会自尽。

便继续道:“属下明白了,明日便将铁鞭给陛下送来。”

燕朗送姬将军出潜元宫。

回来后,燕朗的疑惑有增无减。

将军为何对皇帝如此优容,倘皇帝当真是为国为民的圣明天子,只是苦于时局如此,他亦无法挽回,将军起了二三分惋惜之心也可以理解,可皇帝行事荒唐,还……

“砰!”

燕朗霍地转头。

仿佛有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然后是一阵叮叮当当噼里啪啦的脆响。

燕朗顿了两秒,断然推开宫门,大步朝内殿走去。

先前陪他送膳的少年郎犹豫了下,紧随燕朗入内。

燕朗挑开珠帘,触目所及乃是一地狼藉,寝殿内放得较低,且不重的摆件陈设此刻多七扭八歪地倒在地上,像是被人怒极了掀翻的。

满地碎瓷琼屑,长明烛火下,一室华光。

燕朗动作一顿。

碎玉琼珠的粲然宝光间,跪坐着一秀直的身影,脊背挺得极直,却分毫不见紧绷刻意,黑发散落,与雪白寝衣的袍角一道皆垂铺在地。

燕朗见皇帝的次数不多,他见到的赵珩不是中毒昏着,就是毫无坐相地躺靠在床上,乍然看皇帝坐得如此端正,燕朗险以为自己眼花了。

黑白二色交织,恍是玉器明珠间生出的精魄。

“咔。”

随他进来的少年人踩到一片碎瓷,自己被自己吓了一跳,燕朗猛地回神。

他踢开一白鹤青玉镇纸,唤道:“陛下?”

在京中时,燕朗也押解过不少天潢贵胄,刚被关押时,他们多惊怒交织,反应和皇帝别无二致。

赵珩道:“卿是?”

他听得出这人的声音,但不知此人是谁。

燕朗道:“臣燕朗,是靖平军的主事,奉命来保护陛下。”

赵珩一笑,“哦,原来是燕卿,卿身边那位呢?”

燕朗瞥了眼少年,少年如初梦醒似的,立时道:“我……臣名燕靖思。”

赵珩听燕靖思的声音略有些沙哑,不是风霜磨砺过的哑,而是少年人变嗓时特有的声音,随口赞道:“小燕卿年岁不大,果真年少有为。”

燕靖思原本就莫名热着的脸噌地红透了。

少年人面皮白皙,说不清的烫一下从耳朵烧满了整张脸,红得仿佛刚从煮熟的蟹。

燕朗没眼看他这幅没出息的样子,大步走向赵珩,道:“陛下生怒,是臣等之过,臣等原受责罚,只是陛下双目不便,砸这些死物,臣恐怕会伤及玉体。”

砸什么?

赵珩回忆了一番自己方才试图驯服自己的腿,但不慎将多宝架等物推翻在地的场面,忍不住闭了闭眼。

他听燕朗说完,“燕卿,”他微微笑,“似有误解。”

燕朗已到赵珩面前,这才看见赵珩脸上非但没有一点怒气,反而很是轻松开快的模样。

更非强颜欢笑。

皇帝无需在他们面前作态。

燕朗不懂。

倘若赵珩气急败坏,暴怒异常,他反而能给理解。

可从赵珩醒来后,他似乎一直都很高兴。

一国之君沦落到这般境地,到底为何笑得出?

赵珩道:“燕卿。”

燕朗忙伏下身,有几分讪讪道:

推荐阅读:

离婚后,傲娇大佬日日缠着她 寻龙太保禹陵后裔 重生之血刹修罗 带着粮库回六零 顶级神婿 被奸臣缠上后,我每天都在努力失宠! 极品护卫 伏天圣主 王者联盟系统 重生之劲敌 祖龙:横扫诸天 病弱美人替弟出嫁后怀崽了 玄幻之万古第一僵尸 操控全球:所有超凡由我缔造 与神混在一起的日子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 穿越大唐:这个安史不太乱罗一李泌 异世之娱乐巨星 猎中原 仙葬轮回 女帝太监最风流 女神的贴身废婿 一人之下,从万磁王加钱居士开始 宿舍求生,我被拉进了管理群 大佬太吓人 娘子又被系统欺负了 末日工程师 奉旨怀孕:追捕逃孕小萌妃 修真轩辕 书生江湖行 火影之盗帅传奇 进错房,我怀上首富大佬的双胎亦以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