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第 17 章

《别来几度春风》全本免费阅读

“所以呢?”那人愣了一瞬,随即睁开了眼皮,只是眼皮之下没有目光,只有两个黑透了的窟窿。

“富春行。”

那人又冷笑了一声,“倒是我小看你了。”

裴誉亭抬了脚走出牢房,淡淡对尹子同道:“上刑吧。”

“是。”尹子同接了这令,遣人将这人架了走。

那人也没加反抗,手铐脚镣“哗啦啦”作响,面上轻蔑,随这两人去了刑房。

这刑房离关押重犯之处十分近,为的就是让这用刑的哀嚎声传开来以起震慑之用。

裴誉亭已先了一步坐在刑房之上。

他落座后,轻飘飘地瞥了一眼屋内大大小小的刑具,若有所思。

“那便先把这一根肋骨取作几截吧。”

此刑便是将人的腹腔刺一个小口,而用铁钳伸入将一根肋骨生生夹断作几截分别取出。这用到的铁钳和铁锥须得是烧得通红的,如此便能在增加痛感的同时利于止血。一根肋骨分的截数越多,人的疼痛也愈难熬。

手下人得了命令,取了铁锥和铁钳在火上烤得通红。

许是看不见的缘故,那人的神色依旧轻蔑。“你这寻常的棍棒鞭刑耐不了我何。”

他话音刚落,行刑的壮汉将通红的铁钳和铁锥猛地一撞击,金属相击的声音尖锐而洪亮。

铁锥刺破皮肉,那人咬牙不出声。

“你的主家可是富春行里的人?”裴誉亭的声音冰冷,和烧红的铁器是两个极端。

那人不出声。

铁钳入体,第一截肋骨断裂的声音传来,与此同时还有皮肉被烫焦的滋滋声。

那人还不出声,只是下唇已被咬得出了血。

第二截肋骨断裂。

那人终是忍不住,嘶吼出声。

“是……”他从牙缝里挤出这一句来。

“接着说。”裴誉亭沉声。

第三截肋骨断裂。

那人的胸脯剧烈起伏着,口中的白沫与血污混杂,向外拉出半截长丝来,糊得本就不甚干净的胡须愈发难以入目。

“从、从未见过主家模样……”那人似是已说不出话来,而只用气音吐出字来。

裴誉亭似是想起些什么,问道:“飞鸽传书?”

“是……”

“侯九山可是受你指示?”

“是……”那人喘着气。

“那为何同处一屋还要飞鸽传书?”裴誉亭连着发问道。

“是、是主家吩咐的……不能见面,讯、讯息只能飞鸽传书。”

那行刑的壮汉又要取第四截肋骨,瞎眼人感受到了铁钳的热气,用尽全部气力道:“主家说了若是……若是我入了牢、牢狱,定会遣人……遣人救我……留我一命还、还有用……”

瞎眼人喘息片刻,接着道:“我、我知道的都说了……其余的你、你也查到了……”

一个小吏急急忙忙穿门进来,冲裴誉亭拱手道:“大人,圣人宣您进宫。”

“知道了。”裴誉亭站起身,没留什么多余的言语便出了门。

裴誉亭即刻上了马车往大明宫去。

今日是个阴天,但并无雨意。

裴誉亭的马车也是圣人御赐,自是宽敞奢华。通体由紫檀木打造,玄色车顶。车壁上嵌有八颗西域特供的夜明珠,纵使夜黑车内不用点灯便明明晃晃。

而裴誉亭本人并不在乎这些,追求不甚高,能用就行。

闭目养神片刻,裴誉亭很快到了大明宫。

“臣裴誉亭参见陛下。”裴誉亭行礼。

“裴卿快快平身。”见了裴誉亭来,老皇帝打起来几分精神来,“朕今日宣你来是为了秋猎之时遇刺一事。”

皇帝冲王保摆摆手,王保便谄媚得应着给裴誉亭呈上一份物事。

是三枚箭矢。

“这是?”

“这是那刺客留下的。”皇帝一斜身子靠在龙椅上,而用左手扶额,“只是那刺客下的似乎不是杀手。”

皇帝回想起那日,有些浑身发抖。

那日他宿在皇后处,听了会曲儿,高氏将将替他宽了衣,便有一箭将他拖地的龙袍定在了地上,而后又有两箭来,一箭在枕头上,一箭在小案上。

裴誉亭拿起一枚在手心细看,仅仅是再寻常不过的箭矢。

“朕就将此案完全交于你了,你可不要让朕失望。”皇帝看着裴誉亭,浑浊的眼波动了动,接着问道:“中秋那案进展如何了?”

“暂时查到了富春行。”裴誉亭答道。

“富春行……”皇帝眯着眼在脑中搜寻这三个字眼,看上去似有些迷茫。思索无果,他接着道:“朕也乏了,便不耽搁你办案了,这两案定要办好了,若有不便之处尽管跟朕提。”

裴誉亭谢了皇恩便告退。

午后他欲要与尹子同去一趟富春行。

两人在路边各吃了一碗面。

裴誉亭总是给人一种遥不可及、高不可攀之感,但同他坐在这大口吃面时,虽他仍冷着一张脸,却多了几分烟火气。

“大人查到富春行是否还要告知宜安公主?”尹子同问道。

裴誉亭一愣,脑中却不自觉浮现出萧瑾的模样,而后咽下最后一口面,道:“她怕是还在塌上。”

尹子同察觉到裴誉亭一闪而过的异色,不禁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裴誉亭语气如常。萧瑾应是已经看了太医而被精心照料起来了,也轮不上他咸吃萝卜淡操心。

“属下当时答应了公主,那还要与公主说一声吗?”尹子同有些为难。

“随你。”裴誉亭在桌上放了两碗面钱,而后起身,“走了。”

尹子同急忙跟上前去。一番思量后,他还是打算回来将这事告知萧瑾。一来萧瑾上次确实帮了大理寺的忙,二来也是有言在先,他也不想当那背信弃义之人。

他们直接去了码头找富春行的船只。

今日云层压得低,也没什么风,河上也无什么大的波纹,只见一行伙计着粗布短襟衣裳站在河边,似是在候着给船卸货。

“怎么还没到?”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已等得有些不耐烦。

“再等等再等等!”一个瘦猴白了他一眼,索性坐在了地上。

这一片都是富春行的地界,裴尹二人不敢贸然暴露,只暂躲在一块大石后看着前方情况。

“我们也换成那衣裳吧。”裴誉亭将目光投向前方两个落了单的人。

尹子同会意,二人悄悄上前打晕了那两人而后也作了脚夫装扮。

“来了来了!”那群人有些躁动,裴誉亭和尹子同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看见一些小点渐渐变大成一只又一只船舱。

“收拾家伙干活吧。”那瘦猴大喊了一声,这群人应声都站了起来动了动手腕脚腕。

这些船只很快靠了岸。

“等会趁乱混上船去。”裴誉亭低声在后面对尹子同吩咐道。

二人跟在后面上了停靠最远的一艘货船。

一进船舱,

推荐阅读:

(快穿)炮灰的人生 人间久别番外 灰太狼模板的我,开局发明任意门 秦少辰 末世之三合一系统 我的战神老爸 琳琅清斋记 他是温柔本身 [原神]跟帝君求婚后他死遁了 古传白凰 剑宗首席大弟子 祖蛇 至暗时期 前辈请多指教 老婆拔我氧气管后,我重生了 超级水晶 快穿之炮灰奋斗记 暧昧保镖 青山有座楼外楼 一代倾城挽山河 人在洪荒,正在奋斗 无尽枪火 异界之逆天杀神 大佬上线A炸了 东宫藏娇 银之环 妖帝幡 不灭阳帝 女神的超级侍卫 奸臣的话痨婢女 珠光宝妻致富记 小怪物,你走错片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