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神祗念与狐媚娘

映在绿树丛中的寺院,杏黄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苍绿色的参天古木,全都沐浴在玫瑰红的晚霞之中。

古刹早已破落,长草过半米,虫鸣鸟叫,石块参杂,石墙绿植攀爬,景象一片苍凉。

位置早已偏移的古刹牌匾摇摇欲坠,风吹而动,上面四个烫金色的大字蒙尘,依然在夕阳下依旧金光熠熠。

古佛宝刹。

一个黑色劲装的青年来到了古刹门口,他白衣沾满鲜血,背后背着一个奄奄一息的老者,青年脸色苍白,身形有些摇摇晃晃,他强忍身躯痛苦将带着老者进入荒凉古刹内。

一尊沾满灰尘的巨大佛像在佛堂内,虽然破落依旧气氛庄严,佛像正是释迦摩尼。

凉风吹拂,青年觉得,冥冥之间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

这种感觉一闪即逝,青年内心倒没有太过在意,这些日子神经过于紧绷了。

青年用脚盘开地上杂草,小心翼翼将背后老者放置在地。

“师傅,你快醒来。”青年用力摇晃老者双肩,眼睛有些红。

老者一身青衫破烂,面容干瘦,皱纹满面,身上血洞鲜血泊泊,染红了青衫,眼看就要死去了。

如同回光返照一般,老者睁开了双眼,他嘴角鲜血再次流出,发出闷哼声。www.ksdgu.com 大树小说网

老者一脸痛苦而慈祥看着眼前的青年,声音微弱道,“太白,为师命数已尽,你不必难过。”

青年双目盈眶,他自小便在孤儿院,不知父母,不明此生来处,是老者将他领养,将他抚养长大。

“太白,我前段时间算了一卦,前路灰暗,世间大劫将至,你待我走后便去世间,去西北之地的莫家,你讲明身份,让莫家家主将为师存留之物给你。”

西北之地的莫家,是隐藏在都市中的庞然大物家族。

青年脸色痛苦,他看向四周,只见释迦摩尼古佛慈悲肃穆,越觉内心悲凉。

老者流血的嘴角轻笑,脸色苍白如纸,声音越加虚弱不可闻,“人不渡己,佛如何渡人?太白,此生能收你为徒,是为师的福气,记住,实力不够,不要去报仇。”

青年眼睛有凶光,隐而不发。

老者虚弱中悲凉一笑,“何以成仙,早已无仙路,一切皆是虚妄。”

话顿,老者双眼一闭,没了呼吸。

青年捏紧了双拳,看着老者双眼渐渐要闭合,呼吸越加淡了,再也无法控制内心情绪,泪珠从眼中流出,一把将老者抱在怀中。

“师傅,你不要死,不要丢下我。”

“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啊,你如果走了,那我此生再也没有亲人了。”

青年脸色悲痛,情绪难以自控,在佛堂内大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青年何等坚毅之人,却依旧难以自控。

老者是他世上最亲的人,如今却又要阴阳相隔。

人死如灯灭,尘归尘,土归土,任你生前多强大,死后终究黄土一捧相伴。

曾经让自己年少坐在肩膀的人,也会变老,白头,身影佝偻,变得苍老,然后死去。

这一天对青年来说,发生的太早了。

“我发誓,我再也不会懒惰了,定会好好修炼,师傅。”

青年内心大痛,死死抱着老者,撕心裂肺说着。

佛堂内,一股阴风吹过,气氛阴冷而诡秘。

猛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青年耳畔响起。

“好啊,那为师不死了。”

青年怀中的老者突然大力挣脱青年,身躯佝偻而立,背对青年,虽是狼狈,却依旧有几分仙风道骨。

青年一愣,内心一万烈马在奔腾,脸色发青,居然不知说什么好了。

老者转过头,面相庄严道,“太白,为师在最后与你上了一课,就是希望让你明白,若你不勤加修炼,永远只能这么无力存活。”

佛堂内,微风吹拂,杂草飘扬。

气氛一度尴尬。

青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差点没有暴起打人,他抹了一把眼睛,狠狠道,“我信你个鬼,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这种招数你都想得出来。”

老者笑容慈祥,淡淡道,“为师为了让你成长,这些又算什么。”

青年一阵心脏抽搐,他双眼四处张望想要寻找砖头,今天非得要跟这个老头决一死战,猛然,他见佛堂释迦摩加捏花,宝相庄严,脑海中鬼使神差冒起了一句话。

一人不进庙。

他想着师傅在前刻虚弱模样,内心突然一阵抽紧,凉风袭过,只觉得头皮要炸起。

他猛然意识到,眼前说话的这个老不死,可能不是自己的师傅。

然而青年脸色却没有多少变化,咬牙切齿道,“老头,今日你这般对我,以后我便不再随你姓陈了,你这老不死的东西。”

青年此话说出,他多希望老者将他一阵毒打,若是按照老者的脾气,这顿毒打是绝对逃不了的。

可惜,老者脸色一脸淡然,风高量节,语气从容,“徒儿,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不管是阿猫,还是阿狗,为师养你不易,你不姓陈又如何,我怎会在意这些。”

顿时,青年内心如入冰窖。

他姓蒋,随师姓,根本不姓陈。

曾经师傅与他说过,他曾有一个女儿,却被人掠去了神秘修炼地,下半生悲凉,让青年姓蒋,正是希望有一个延续。

眼前的这个笑容满面的老头,绝非是蒋太白的师傅,而是。

另有其人。

蒋太白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天灵盖透到脚底。

前一刻,老头还念念叨叨,转眼就成了另外一个人,这种景象,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

简直是骇人听闻。

这就意味着,蒋太白将师尊背进古刹时,已经被不干净的东西盯上了。

在蒋太白师尊死去那一瞬间,他就进入了他师尊的身体,借尸还魂。

青年即使头皮发凉,却依旧硬着头皮道,“你这个死老头,你果然为老不尊,下次若是还是用这种方式来教育我,我就不认你这个师傅了。”

老者笑得淡然,“你这劣徒,不听教诲就罢了,竟然还顶嘴。”

突然,一个女人发笑的声音在佛堂内响了起来。

顿时,蒋太白觉得这个佛堂更加鬼魅起来。

“那你也好好教育妾身吧,妾身最近寂寞呢。”

老者脸色一变,阴冷的气息露出。

蒋太白神经都要炸了。

一个妖艳女人从古刹外飘了进来,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这副扮相配上女人倾国的脸孔,本应该引人神往,现实却非如此。

蒋太白只觉头皮发麻。

老者如临大敌。

“你别装了,老不死,欺负一个少年郎有意思吗?”妖艳女人左脸眉心长有一颗痣,动人的丹凤眼颇有几分嘲弄地看着老者。

蒋太白唯有装作配合一脸夸张诧异看向师傅,语气装成恐惧道,“什么,你不是我师傅吗?”

老者却阴阴一笑,随即整个身体瘫然到地。

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灰色虚影漂浮在老者尸体上方,不停游动。

蒋太白内心一沉,怒从心中起,看着倒地的师傅尸体,内心无比愤怒。

他真正可以确认师傅已经死去了。

他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漂浮的虚影给杀了,但是眼前的形势让他不敢轻易行事。

蒋太白骇然看着漂浮的虚影,颤声道,“你不是我师傅你是谁?”

灰色虚影漂浮在佛堂内,阴森而恐怖,阴冷说道,“你没必要知道,我不过看你们师徒情深,开个玩笑,好久没看到生离死别的景象了,真是让人羡慕。”

妖艳女人在一旁舔了舔唇齿,性感而魅惑,“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鼎炉了,老不死,这次你可不能跟我抢了。”

蒋太白完全不知眼前的两个奇怪东西是什么,不由身形倒退到释迦摩尼佛像前,道,“你们想干嘛,佛祖就在这里,你们不怕佛祖来惩治你们吗?”

“哈哈哈,你可真天真。”

阴冷的虚影大笑,虽看不清真容,却比鬼魅更加可怕。

“世间哪来的佛祖,不过是愚笨的人类心中的妄想罢了。”

“再说,迦毗罗卫国的佛陀,怎就成了佛中祖?”

蒋太白不由语塞。

妖艳女人脚不沾地,缓缓靠近蒋太白,他红唇诱人,身形美妙,如同一颗水蜜桃,她浅笑道,“好了,老不死,这个少年郎归我了,你一个神祗念戏耍一个小孩干嘛,还不如给我做鼎炉,他的身体我有大用,绝对味道很好。”

随即,妖艳女人一脸魅惑看向蒋太白,抛了一个媚眼。

蒋太白只觉头皮发麻。

神祗念是什么鬼东西?

还有眼前说话的这个女人,难道是个鬼魂要来采自己的精气吗?

“可以啊,狐媚娘,这次可以让你,他的精神力太弱了,打牙祭都不够。”

灰色的神祗念虚空漂浮,最终在虚空飘散。

顿时,佛堂就剩下蒋太白与狐媚娘两个活人了。

蒋太白面色沉寂,他一改脸色惧怕,沉声道,“虽然我不知道我最终会怎样,但是我可不可以请求你让我先葬了我师傅。”

妖艳女人脸色从魅惑道冰寒,冷声道,“如果我说不呢?”

蒋太白不由气急道,“那我便自宫于此,蛋打鸡飞,誓死不从你。”

妖艳女人看了一眼神色认真的蒋太白,不由哑然而笑,顿时空气紧张气氛被她嫣然一笑驱散,她露出好看的白眼,温柔笑道,“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说要太监的男人,好男人哦,我答应你。”

蒋太白面容沉静,他双眼很干净,如同纯净的蔚蓝天空一般,他看了一眼狐媚娘,转过头,深深吐了一口浊气,便抬起师傅已经发凉的尸体,将其背在背上,缓缓走出古刹。

背影孤独而苍凉。

飘飘何所以,天地一沙鸥。

狐媚娘笑吟吟看着不发一言的蒋太白背负师尊行走,内心不由有些波动。

这个少年郎,似乎跟别的贪生怕死的人类不一样呢。

蒋太白走过山林,前面,是一汪无垠江海。

“老头,别人都说尘归尘,土归土,小子无能,连葬你都不敢。”

蒋太白内心呢喃,他内心害怕师尊被埋入泥土中被兽类挖起,尸体难全,更担心被前面离开的神祗念利用。

蒋太白内心悲歌而长恨。

“修行者最忌讳死去身躯有缺,我若连师傅遗体也无法安然葬下,又有何资格谈报仇?”

推荐阅读:

绝世强者陈野 蜜爱百分百:校草的专属甜心 三宝助攻宠妈咪 只有我知道剧情的轮回世界 我在东瀛捡废料 四大校花联手曝光了我的首富身份 大明皇长孙!执笔见春秋 风云无忌 佳妻如梦 快穿:我在阴间平怨气 杜昱史进 反派:开局黑化主角绝美师姐巴啦啦小反派 王牌校草专属拽丫头 嫡女归来:每天忙着给相府上坟姜倾染景墨玄 为长生 星河战队:开局超级战士血清 标记女主后炮灰成了豪门赘A 嫡女毒又娇,太子亦折腰 都市之天降神壕 苏哲范晓明 极品神瞳 召唤神座 斗欲封天 洪荒:悟性逆天,开局创造陨圣法 娘子威武:丞相夫君请淡定 原神:我在提瓦特掀起红色风暴 傲慢与毁灭 止道为仙 枪屠天地 四合院:傻柱听劝后,众禽麻了 奇经志正道 相亲当天,假千金和首富闪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