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皇城

而皇城保卫登基大典重责,则落在了当朝宰相萧屹海及世子萧沐阳的身上。

萧屹海,当朝宰相,三十多岁。

此刻,他游目环视,观察四周的风吹草动,时刻保持着警惕,威风凛凛,颇有大将军风范。

萧沐阳,十七岁。

白皙透亮的皮肤,黑色如星的双瞳,鼻梁直挺,不苟言笑,俊俏的脸庞,冷若冰霜中又不失柔美。

他,举目四顾,眼神里透露出对一切事物尽在掌握之中的坚定。

即便这样,也让人趁虚而入,钻了空子。

军队里出现了叛徒。

冷风吹拂,空气里似乎弥漫着浓郁的诡异气息,等到萧沐阳察觉之时,却也为时已晚。

忽然,登基台下阵阵骚动不安,不知何时,文武百官已经被包围的水泻不通。

此时,登基台上,新皇被人挟持在手。

萧沐阳与那人对立。

看清来人后,萧沐阳勃然大怒,紧握剑锋,散发出凛冽的杀气,犹如寒风呼啸而过,吹拂过的每一处,空气都冷了几分,脸庞仅有的一点柔美此时也彰显的无比犀利。

“洛安,你可知你挟持之人是谁?”

“我当然清楚,不就是太子...”那人讶异的同时,随后又诡异的笑了。

“不,现在应该是皇上了,对吧?”

言罢,抵在新皇脖颈的剑又贴近了几分,瞬息之间,脖颈出现一道血红。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苏洛安,你冷静点,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萧沐阳焦急万分。

此时,在他眼里,新皇受万人敬仰,却更是自己的好兄弟,而苏洛安更是与自己情同手足。

“我冷静的很,我还要感谢兄弟你的提醒,当今皇上可比太子有价值的多。”

苏洛安吹嘘了一口气,此刻新皇就象他捏在手中的玩物。

“萧沐阳,新皇在我手上,把剑放下,否则,我便立刻刺穿他的喉咙,了结了他。”

“好。苏洛安,我把剑放下,你万万不可伤害皇上一分。”

萧沐阳决绝的把剑扔在地上。

剑发出“咣当,咣当”的声响。

“哈哈蛤,萧沐阳,你就是这么保护新皇的。”

“萧沐阳,你在做什么?”萧屹海怒吼道。

萧屹海准备上前。

“萧大人,我劝你稍安勿躁,不然我可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

听言,萧屹海顿住了脚步。

苏洛安又似是劝诫又似是嘲讽道。

“这么多年兄弟,我最是清楚你,你永远是这么天真。别人说的话,有一分你总是信十分,此时你手无寸铁,你以为我还会对你有所忌惮?”

萧沐阳这么做绝不是没有把握的,他知晓苏洛安要的是什么,而他的筹码亦同他一样。

萧沐阳不想看到昔日的兄弟因一时冲动走向绝地之路。

萧沐阳咬牙切齿。

为什么偏偏是他。

他这般如此,那些所谓的朝臣饶不得一番猜测萧家是否参与这场谋逆。

倘若伤及皇上分毫,手底下的侍卫兄弟,都得大祸临头;萧家,苏家都逃不过灭门之祸。

滔天大祸,萧沐阳又岂能让它发生。

想到如此后果,空气中弥漫的浓重气息,又凛冽了几分。

“洛安,你挟持了皇上又能如何?此事事态扩大,伤及皇上丝毫,你也绝对不会活着离开皇城,你为何要作这等傻事,以至于毁了自己的前途?”

苏洛安黯然伤神,凄苦道:“沐阳你我兄弟一场,你很清楚我要的是什么?此事不难,只要他写昭示,放了宁裳,并且下旨不予追究,我立马放了他。”

“胡闹,苏洛安你疯了,这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苏洛安的剑柄在皇上的脖颈前来回晃动。

“那就要看看,一个先皇的妃子和新皇的命,哪个更为重要了。”

“你。。。”萧沐阳失言道。

“洛安,收手吧,想想宁裳,倘若她知晓你如此莽撞行事,她会如何?洛安。”萧沐阳苦苦劝解道。

一想到宁裳,苏洛安如鲠在喉般,心如刀绞,他的心底莫名的凄凉、却也让他迟疑了起来。

眼见着苏洛安迟疑,萧沐阳知道他占据了上风,偏偏此时皇上开了口。

“放肆,苏洛安,先皇的妃子也是你能觊觎的?现在你又挟持朕?你觉得你能活着离开皇城?”

“现在放了朕,或许,朕可以饶恕你的过错,朕劝你慎重,否则别说是你,朕不保证苏家的同宗同族能不备受牵连。”

一听这话,苏洛安顿时惊醒了,怒道。

“呸,你这狗皇帝,事已至此,你还要威胁我?”

“过错?我与宁裳有婚约在先,我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那些狗官不明事理,为了所谓的仕途,把宁裳抓进宫献于先皇,如今先皇驾崩,你们又要宁裳陪葬,还有天理吗?”

苏洛安俊秀的面容此时尽是颓废之色。

“对,你是皇上,我奈何不了你。你们要宁裳陪葬,她一去,我也不会苟活。在她陪葬之前,我要你这狗皇帝给我陪葬。哈哈哈”苏洛安愈演愈烈,象是走火入魔一般。

“有新皇陪葬,我这辈子也不亏了。”

“苏洛安,不要。”

萧沐阳见势不妙大喊一声,却亦来不及阻止,晚了一步。

苏洛安的剑已穿透了皇上的后背,又顺势狠狠的把剑拔出。

皇上倒在地上,血,慢慢的流出,瞬间漫过带有花纹的白色石板,在柔柔的阳光下,异常的鲜红,宛如樱花般绽放。

登基台下,乱作一团。

“太医,快传太医。”萧沐阳高喊。

“站住。”苏洛安却用剑指向萧沐阳。

皇上的安危,让萧沐阳失了分寸。

他也顾不得昔日之情,稳稳的一个转身,拿到了丢在地上的剑,与苏洛安打斗起来。

萧沐阳利剑在手,举手间挥洒自如,仅仅几招,眼看就要打败苏洛安,却被他的举动迷惑了。

“皇上你醒了。”

苏洛安说了这么一句,萧沐阳心切,回头看了看,却也一不留神的分心,让苏洛安占了先机。

当萧沐阳余光探查之际,胸口却一阵刺痛,血,慢慢流出来,把雪白的绣衣渗透,沾染成了鲜红,那些血迹停留在了胸前像极了绣上的朵朵艳花。

苏洛安脸色苍白,震惊的看着手中带血的剑。

他是恨透了皇家的人,但萧沐阳待自己如亲兄弟般,他又岂会真的想要置他于死地?

想到手中的剑刺伤了萧沐阳,双手便不听使唤的颤抖。

刚才是有暗处的外力推了自己,这才刺中萧沐阳。

可是...到底是谁?

推荐阅读:

苏北辰 我在末世打造帝国 未识胭脂红 亮剑:二道贩子的抗日 抗日之敌后争锋 不死剑体诀 马小玲姑苏九爷 为婢 魔修大师兄:开局觉醒反派系统 一枪一个嘤嘤怪[电竞] 乡野小神医 我夺舍了始皇 东宫策 飞到城市另一边 王牌校草专属拽丫头 郁司霆颜惜 绝品包小刀 天上掉县令石之嵋 李天灰雅儿 我真不是国民老公 予你情深终老 貂蝉拜月 神秘复苏:开局反向入侵诡异 神次元大乱斗 清末之超级运输系统 龙之章 三国:开局误认吕布为岳父 求道 仙煌道祖 万里苍穹万里剑 魔王不必被打倒 逍遥人生传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