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济世阁

“识相的赶快让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那老鸨一个眼色示意,十几个打手作好决斗之姿。

那老鸨的目光扫视到苏洛轻之时,眼神飘来飘去,露出贪婪之色。

“哟,这位姑娘倒是好货色,有没有兴致到我这春玉楼里来?”

哄。围观的人听到此话,目光追随到了苏洛轻的身上。

苏洛轻容颜秀丽,一身淡蓝色绸缎丝裙,穿着彰显落落大方,婀娜多姿,颇有闭月羞花之颜。

“这女子漂亮。”

“真是好看啊。”众人目光与言语间尽是赞许。

苏洛轻羞红了脸,若在平日,这些赞许苏洛轻或许可以引以为傲,可此刻,从那老鸨口中说出,围观人群复杂的目光,这些赞许瞬间演变成污言秽语。

她哆哆嗦嗦的紧了紧身躯,双手紧握住梁天泽的手臂,彼此却感觉到对方因愤怒,因害怕的颤抖。

梁天泽双手紧握,攥成了拳头,拳头咯吱咯吱作响。

梁天泽盯着那老鸨,如鬼魅,如地狱里的阴魂,声音低沉而嘶哑:“你说什么?”

围观的人听到此言皆是不寒而栗,只有那老鸨仍然满不在乎。

或许是终日守在春玉楼的缘故,那些姑娘的奉承,那些达官贵人的巴结,早已让她迷失了心智。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不知那老鸨哪来的胆子,甚是趾高气昂。“说就说了,老娘可没时间跟你们在这耗,想活命赶紧给我让开,别挡老娘的财路,否则有你们好受的。”

来客客栈,天字号阁楼。

“老爷,是春玉楼的那老鸨在闹事。你看要不要...”那管家说道。

“那老鸨也是可恶,但也不好惹啊,你去找些人乔装打扮,勿把秋家放言出来,把那一行人救了便是,无须招惹春玉楼。”

闻言,那管家满是诧异之色。

“你是不是觉的秋家不应该怕姓梁的?”

“老爷自有主张。”

“传闻,那春玉楼的背后不只一个梁大人。但也只是传闻。就是这传闻亦让人难以抗衡。”秋竹盎意味深长道。

这传言亦真亦假。倘若背后无人,消失的不过一个春玉楼,倘若背后有人那消失的就是百年为善的秋家了。春玉楼里,达官贵人亦是常客。谁知道,背后的势力有多少?

“是。我这就去办。”正当那管家转身之时,不经意瞥到楼外的人群,定眼一瞧,那不是少爷吗?

“少爷在那做什么?”那管家惊道。

秋竹盎伫立在雕窗前,细细查看,果然是秋子羽。

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人,那人眉目间尽是俊秀,未免人生疑,依旧故作吊儿郎当的气势,身后跟着二十几个手下。

围观的人群中讶异之声传来。

梁天泽一行人亦是大惊失色,随即警惕起来,这人怎么又回来了?

这真是前有狼后有虎的阵势。

却见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速速将梁天泽几人团团围住。

二十几个人硬是从打手之中救出了那个十七岁的少年。

秋子羽与那老鸨对立。

老鸨见此一幕急的是暴跳如雷。

“你们又是谁?春玉楼的后台可有京城的梁叶梁大人”

沈家兄弟面面相觑,讶异之余,暗道:这梁大人究竟何许人也,进宫之事靠不靠得住。

梁天泽见那老鸨丝毫没有撒谎的痕迹,甚是纠结。

秋子羽看向那老鸨道:“你这春玉楼是梁大人的又如何?此人可是梁大人的堂兄。”

那老鸨啐道:“我呸,不要在这儿危言耸听,梁大人哪里有什么堂兄?”

秋子羽懒的再与她多说一个字。

秋子羽示意手下的人将那少年交给梁天泽道:“你们先走,这儿有我。”

梁天泽听他这么说,顿时对他心生诧异,但鉴于刚才拦路之事,没有吭声。

天字号阁楼。

“老爷,怎么办?少爷他...”

“无妨,子羽和那梁大人算是至交好友,我不担心。”随即又深沉道:“哪怕他惹了那春玉楼,拼了百年的秋家护着就是了。”

梁天泽挽着苏洛轻,看了一眼沈家兄弟道:“我们走。”

沈家兄弟搀扶着那少年,那少女跟在后头,就这样,老鸨眼看他们一步步走出街巷。

“好,你等着。”那老鸨见他们人多势众,负气离开。

走出街巷后不久,那少年似是觉的安全也不再逞强,昏迷了过去。

梁天泽几人也只得把他送至就近的医馆。

济世阁。

那个名叫花颜的少女,见他昏迷不醒,也甚是痛心,几度晕倒。

还是在苏洛轻的劝导安慰下,才强忍住内心深处的悲痛。

“你莫要伤心了,他不希望这样的,我想,在他心里,你安全了他亦就放心了,那些人下手这么狠,他若不是担心你,他早就昏迷了,他何苦强撑这么久,所以,照顾好自己,他还需要你,需要你的照顾。”闻言,花颜才打起精神来。

“谢谢,谢谢你们。花颜无以为报,受花颜一拜。”说完便跪了下去。

“不必如此,我们可受不起啊,你赶快起来。”几人大吃一惊,赶忙扶起她。

花颜见此,只好站起身来,走到床前。

那大夫摇摇头,叹了口气,道:“不瞒各位,这少年伤的很重,把脉发现,这少年不单单有外伤,还有内伤。外伤很严重,内伤亦很糟糕,庆幸的是送来的及时,伤的这么重,这人毅力很强,换成一般人恐怕早就...”

“只是...”那大夫吞吞吐吐道。

花颜急道:“是不是银子的事,你说,只要能救他。”

那大夫还是犹豫。

梁天泽道:“大夫,有话但说无妨。”

“若是银两倒还罢了,外面的伤口我已帮他敷了药,只是,这内伤悲痛过度心中形成郁结,解铃还须系铃人,几位可知他为何如此?”

他们几人愣在原地,四人都瞧了瞧花颜,众人了然于心。

“不知大夫此话何意?又如何解?”梁天泽问道。

“既然几位有难言之处,在下就不多问了,如此说吧,这少年受伤之际,应是有生存意识在强撑,只是悲痛郁结而成,外伤没显现出来,生存意识在昏迷之际就因疼痛消失,如今...”大夫叹息道:“天意如何,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花颜听到此言,已是泪流满面。

梁天泽一行人触动心弦,亦是悲天悯人。

推荐阅读:

绝世无双:天才魔神 如意神帝 魔法宝鉴 剑与萝莉 亡灵祭品 叶娇李策 怀剑行 四大校花联手曝光了我的首富身份 秦少辰 当不成仙婿,只好气运成神了 神罚(无限流) 朝圣微阳 炙热与玫瑰 穿越之我在香港 这个导演不当人 沈盈娘岳凌钧苏默白 好评返仙 张烨何必言深 新妇 水星 死亡第六感 腐烂领主 嫡女策 从秽土转生重开火影 念动寰宇 无限之灵魂使徒 荒野之探险家 勇者手记 我老公超暖哒 光影诺 天武剑界 陆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