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木家

“梁大人。”人群中传来呼唤声。众人闻声,停下脚步。

文善惊道:“舅舅。”那人瞧了一眼文善,并未理会,疾步走到梁叶跟前,道:“梁大人,你要找的沈家兄弟查到了,他们二人与大人的堂兄在济世阁。”

梁叶一听深觉惊异:“那正好,既如此便一同前往,事不宜迟,还请带路。”梁叶看向钟铭道。

“是,梁大人。”闻声,钟铭便搀扶凤雨梦前往济世阁。

梁皓趁人不注意走到文善跟前,道:“我这一路寻来,听说,你们招惹了万盛赌坊,还牵连了梁大人,我的心七上八下,生怕梁大人一个不悦,就迁怒于你们,你们怎么回事?赌坊这地方也是你们能沾染的?”

几个少年在前,听到此言,皆是面红耳赤,心生愧疚。

“舅舅,我们现在不没事了吗?跟你说舅舅,还是梁大人救了我们。”

“他救了你们?”梁皓满心狐疑,我在梁大人身边这么久了还从未见过他做过什么好事。

文善见舅舅好奇的神色,道:“舅舅,是真的。这件事是这样的...”

文善把万盛赌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地告知了梁皓。

梁皓这才释然,舒缓一口气。

“梁管家。”闻声,梁皓连忙走到梁叶面前道:“我堂兄和沈家兄弟怎会在一起?而且又怎会在医馆?”

梁皓连忙把沈家兄弟和梁天泽一行人的遭遇向梁叶禀告。

听完后,众人皆是愕然,各自揣摩,关于京城梁大人的流言不是没听过,可从未听过花楼与那梁大人有何关系。

梁叶神色凝重,没有一人能看的透。

京城街巷,一阁楼挂红披彩,门前几个女子正花枝乱颤,浓妆艳抹的招揽客人,过路往来的行人见其招牌,那上梁正中间雕饰有‘春玉楼’三个大字,又闻楼内莺声啼语,推杯换盏之声,有人停下脚步望之,随而入内,有人嗟叹世风日下,躲闪离去,更有良家女子避而远之。

前楼里,歌舞升平,醉生梦死之景,后院却噤若寒蝉,静寂的非常诡异。

坐落庭院的柴房,无人问津,却有五个打手在门前守候。

柴房里,十二个少女被捆绑围成一团,空气中木柴的味道,游窜的老鼠穿梭在潮湿的角落,‘吱吱吱’的几声,只把这些少女吓的花容失色,亦是瑟瑟发抖。

“倘若不是你那么冲动,我们俩也不至于落到这地步。”那粉衣女子愤怒道。

“难道要我不管吗?我做不到。”那蓝衣女子呛声回道。

“你做不到?当时咱们自身都难保,你还有那心管闲事?你逞能,现在好了,咱们先被抓了,倘若明天花颜没有消息,我就去死,就算死我也不能让那老鸨如意。”那粉衣女子委委屈屈道。

“黎倾,黎城,你们别吵了,现在说这些又有何用?”

“哼,明日哪怕是死,我也得先一把火烧了这春玉楼。”那蓝衣女子愤怒道。

“我们不要杞人忧天了,也许明日花颜就会来,好歹相识一场,我想她会想办法救我们的。”其中一少女道。

“救,你看那前头招揽客人的有几个被救走的,在这京城人生地不熟,无亲无故的,谁能救我们,再说了有谁肯冒着风险对抗春玉楼?”

“我不想在这儿,我不要在这儿。”一少女委屈的哽咽。

闻言此声,众人皆被感染,哭哭啼啼,惊魂之声回荡在这柴房,把门前守卫的人吓了一个激灵。

把守的人面面相觑,正纳闷之际,朝柴房听去,发觉这声音就是从这里传来,五人不言而喻,拿着棍棒愤怒的敲打柴房的门,“别哭了。再哭我就告知赵妈了。”

话音刚落,柴房里哭泣声嘎然而止。

“都别哭了。黎倾,你觉不觉的那些打手之间有两个很是奇怪。”黎城小声好奇问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他们与那老鸨同流合污,狼狈为奸,干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情,你倒好奇他们来了。”黎倾回道。

“那不一定,在来客客栈阁楼里,其中有两个人明明看到咱们了,却向其他的人说没看到,这不奇怪吗?”黎城道。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可是这能说明什么?”黎倾诧异道。

“这说明,他们想救咱们啊,平日也是这二人给咱们送餐的,我想,他们肯定能帮咱们。”黎城心之笃定。

但愿如此,听到此言,众人心底掀起了一丝希冀。

济世阁。

街巷往来行人亦停住奔走的脚步,络绎不绝的围观济世阁。

此时,门前聚拢了围观的行人。

“我看,这济世阁就是讹人钱财之地,那么贵重的药物吃下去竟对少爷的病情没有一丝好转?你给我家少爷吃的什么药?连这点小病都瞧不好,看看,我家少爷被你们济世阁折磨成什么样子了?我看,你就是个庸医。”那人脸色焦急,窘迫破口大骂道,看衣饰穿着,华贵庄重,象是大户人家的管家。

两个家丁搀扶着一个俊秀的男子,正往车轿里去,只因身染重病苍白了脸色,此时,站在风口前,身子摇摇欲坠,甚是憔悴。

“木管家,你这话说的也忒不讲理了,木少爷的病本来就不好救治,莫说你们权重富贵,就说木家少爷这重病在全京城只怕没有一个医馆敢接手,是我们济世阁不惧人言可畏接收了你们,哪怕你们木家不感恩,亦不必这般忘恩负义吧?木家少爷的病不见起色,但不是说没有成效,好歹抑制住了,倘若不是济世阁,木家有再多的钱财,只怕这世间已经没有木家少爷了。”济世阁里药童辩驳道。

听到此言,围观的众人皆是指指点点。

木家少爷的病,在京城各地,即使木家老爷悬赏,听说病症的郎中也无一人敢接。庙宇,医馆拜了一座又一座,驱邪的道士,念经的和尚,江湖的术士,郎中亦请了又请全都无济于事。

最后在闻名的济世阁才救回一命,只不过这三年病情加重身体每况愈下,木家才心急如焚。

推荐阅读:

星河圣朝 大邪佛 你的出现温暖了世界 镇仙髓 暗黑哥特式 全民神祇:英灵死灵魔神三灵祭台吴枫 穿越影视之心愿系统 今世猛男 混在漫威当剑仙 我的灵魂 黑科技算命大师 柳臻颃瞿啸爵 重生黑莲,校草的专属甜心 人间异传 极品神医赘婿 奴婢娇软,丞相大人强势宠 腐烂末世 我的世界之方块万岁 凭虚御风 十里红尘不如你 第五征鸿 我养的宠物都超神了 名门嫡姝 三界妖灵 玫瑰挞 嫁给帝国首富后我飘了 超级明星助理 异星战皇 血祭百万丧尸,我在末世当魔修 重生后正派大佬盯上了 婉唐 我的富三代生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