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春玉楼

梁叶派人调遣了众多官兵前往春玉楼,大有把那春玉楼洗劫之势。

往春玉楼的途中,沈瑜,沈逸,梁叶三人高谈阔论,话说到动情之处亦是乐不可支,三人重逢于异世,固然欣喜若狂。

众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手底下的人不敢言语半句,梁天泽,苏洛轻亦不觉稀奇,倒是花颜为之迷惑不解。

“莫昭,你看,他们三个人的那欣喜劲儿,这哪里象是去救人啊,看着到象是去逛花楼的。”花颜盯着他们的背影,亦感到莫名其妙。

“花颜,莫要胡言。”莫昭绵言细语道。

花颜不满莫昭劝阻她:“本来就是嘛。”

这事她非要问清楚不可:“梁大哥,他们三个人真是今日才认识的吗?”

梁天泽见他们相谈甚欢,说道:“是啊,然而,堂弟先前就亦听闻他们的事迹,今日遇到,聊的如此投机,或许,是一见如故吧。”

闻言,花颜心底亦是疑信参半。

薄暮冥冥,春玉楼门前红灯高挂,来往春玉楼的人络绎不绝,那些女子犹如天籁泉韵的悦耳声游荡在春玉楼的每一处。

楼上楼下香艳娇媚,男来女往,搂搂抱抱,那些红粉青蛾,亦是妖娆柔媚。

春玉楼门外。

“梁大人,就是这里了。”花颜见那暮色下的春玉楼三个字深觉恐怖。

“我,我就不进去了。”苏洛轻低声道,好歹一女子对这地儿亦是充满了惧意。

梁天泽亦是羞涩道:“我不进这地方,我在这儿陪洛轻。”

此时,春玉楼前厅,亦有一娇柔女子挂起招牌笑容,亦等今日的竞价,那容颜倾城绝艳一时之间不知迷惑了在场多少人,那女子眼睛瞥过那些猥琐之颜,这些沉沦堕落之人,哪里能想到,今日这里将成为地狱。

这一遐想,却被门外的声响惊扰了。

伴随一声轰鸣,春玉楼的大门应声而倒地,大厅的人当下惊慌失措,再看那官兵蛮横抢占春玉楼,压制住春玉楼所谓的打手,那些人瞬间亦无所适从,一时之间,土豪劣绅,或达官显宦,或风流公子,亦是狼狈万状,或许他们自己都不知为何如惊弓之鸟一般。

阁楼里,招待客官的赵妈妈亦是闻讯而来,原本愁眉莫展之颜在愤怒的边缘,然而,那赵妈妈见到眼前之人带重兵把守,亦是逐渐笑开了颜。

“梁大人,怎会有空前来春玉楼,招呼不周,还请梁大人宽恕。”那老鸨阿谀逢迎道。

“快,招呼着。”那老鸨拉过一清秀女子推到梁大人面前。

“不用了,听闻,你这里关押了十二个女子?”梁叶问道。

那老鸨听此,以为梁叶是要那些女子侍候,当下环手一圈道:“梁大人,她们还未接客...你看,这些你中意哪个,都任你挑选。”

梁叶一行人心底深处亦是安心,好在还未接客。

梁叶执意道:“不用了,让那柴房里十二个人都出来。”

“对,快放了她们。”

闻声,那老鸨的脸色煞白,再看向身后的两个人,犹如看到鬼魅一般,后退了几步。

这是花颜,而在她身旁站着的翩翩少年,不是莫昭那穷小子还能是谁?可他的伤?此刻他亦不能动才是,为何现在如此容光焕发。

“你们...要干什么?”那老鸨亦是栗栗危惧。

“干什么?马上你就明白了。”

梁叶往阁楼后探身瞥了一眼:“这后面是个院子吧?”

闻声,那老鸨抿唇不言。

“不说话就没事了?”梁叶质问道。

“梁大哥,这阁楼墙外就是后院。”花颜站出来回道。

闻声,那老鸨横眉怒视,狠狠地道:“花颜,你这贱人,你有胆子了你,胆敢出卖老娘。”

花颜当下退了几步,想到梁大人在此又回瞪了过去。

“去,去后院搜去,务必把人找到。”梁叶一声令下。

“是。”那些官兵声如洪钟,亦是把这春玉楼人的心弦震慑住了。

黎倾目睹这一幕,跑到花颜身旁,柔声细语道:“花颜,这个梁大人是不是来救我们姐妹的。”

“黎姐姐。”花颜当下惊呼一声。

花颜感到黎倾发抖的身体道:“对,别怕,他是来救我们的。”

从柴房里出来的十一个少女,无一不是心惊胆颤,这些人是谁,一切顾虑都在见到花颜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黎城姐,你们都没事吧?”花颜迫不及待的问道。

“没事,花颜这些人是你带来的?”话音未落。

花颜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见此,十一个人皆是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阁楼厢房里,一声惨叫传来,亦让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一个女子衣衫不整的从厢房里逃出,身后的男子亦是猥琐之颜,追的那女子当下四处逃窜,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宛如小丑一般。

那女子名芙蓉,发颤的身躯在桌前来回徘徊。

那男子霎时间暴跳如雷:“你这死贱人,跑什么?在这春玉楼,你能跑出本少爷的手掌心?”

还是梁叶轻咳一声,那些官兵默契十足的将那男子拦了下来,那男子或许是饮了酒的缘故,酩酊大醉,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那老鸨居然上前搀扶道:“秦公子,你喝太多酒了,这个不合你心意,另选一个就是了。“

“梁大人,这些个人你要是想要,吩咐一声送到府邸就是了,何必如此兴师动众。”那老鸨心有不甘道。

老鸨清楚,在京城梁大人是绝对不能得罪的,随即谄笑道:“梁大人,今天这人亦挺多的,春玉楼还要做生意,你看这些官兵要不要先退下。”

“退下?我在我的春玉楼,我的官兵为何不能在。”梁叶意味深长道。

梁叶不知为何那老鸨说这春玉楼是梁叶在背后支持。

“对,梁大人帮衬春玉楼自然是待得的。”她自欺欺人道。

那老鸨见到那些女人皆不在招待客人,把怒气全发泄到她们身上,怒吼道:“一群贱人都赶紧的,招呼好客人。”

闻言,那些女子皆是违心地接待了起来,可那些客人瞧那梁大人铁青脸色哪能心无旁骛的再与身边的女子寻欢作乐,当下纷纷飞奔了出去。

梁叶当下斟酌,这些女子如此害怕那老鸨,似不是头一回了,说道:“哼,你也可以滚了。”

闻言,众人看向那老鸨亦是众目睚眦。

那老鸨随之反应过来,脸色煞白的急道:“梁大人,你不能这么做,这春玉楼是我半辈子的心血,我后半辈子全靠它了。”

梁叶听她如此之说,话不投机,亦是懒的再与其言谈半句。

那老鸨作垂死挣扎,道:“我这春玉楼可有萧世子罩着的,你敢对我这春玉楼动半点心思?”

那老鸨亦是赌一把,之前春玉楼的流言蜚语就是她传扬出去的,是她对外宣称春玉楼背后有高官扶持,否则春玉楼今日亦不会成为京城最大的花楼,那梁大人在京的威名再显赫,他亦不敢找那萧世子对峙吧。

只是他笑了是怎么回事儿。

听到萧世子,春玉楼里的人惊的是满面苍白,这下梁叶彻底明白了,敢情这老鸨在用诈术,借用梁叶的威名使这春玉楼在京城成为最大的花楼,敢问普通的人谁敢找那梁大人的麻烦呢。

“哦?本官叫你滚听不懂吗?”梁叶嘲讽道。

梁叶环视了春玉楼上下,一字一句道:“哪怕你这春玉楼是当今皇帝开的,我...也...不...怕。”

梁叶一个挥手示意,那些手下亦是默契,把那老鸨扔了出去。

推荐阅读:

寻龙太保禹陵后裔 纵使晚风吹 和星际大佬结婚后,我被带飞了! 远去的风筝 农家种田:我有一座物资回收空间 兽世田园:夫君来种田 如意仙途 离剑江湖 林浩宁轻雪 再组相对论 末日后我觉醒异能和鬼怪开乐园 洪荒世界道 王元罗峰 诸天最强玩家 你豪女婿 游戏万界之群员全是我自己 你的星光很美丽 混在古代搞工业 世子他不想和离 方寸大弟子 我的美女俏房东 凤命难违 非酋变欧之路 兽拳 校草,你站住 你们宇宙真是太脆弱了 央央小岛 偌曼茨的魔王 让你炼蛊,拿蟑螂搞环境治理? 少年南陵游 末日双子星帝 网游之雄起神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