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严家酒馆

此时,夕阳已沉落,薄暮冥冥,天色渐渐微凉,好在穿过这条嘈杂的街巷,就能直达京城。京城之中,八街九陌,街巷往来的行人,或有外地来的旅客,或远道而来的客商,或有商贩叫卖的小曲,或有孩童玩闹的嬉笑,川流不息,车水马龙,不愧是繁华闹市。

街巷之中,随着冷风吹拂而过,飞扬的气息中弥漫一股幽幽的酒香四溢,缓缓进入鼻端之中,刺激了众士兵的味蕾,众士兵纷纷左顾右盼,依着灵敏的嗅觉,寻落酒香的源头。

“诶,这是哪里来的酒香,如此醇厚,浓郁,清柔,真是太香了,你们闻到了吗?这一定是好酒啊,若是能品尝一下,亦是一番享受啊。”其中一个士兵颇是美滋滋道。

闻言,众士兵们轻轻的闻入酒香,脑海中遐想:香醇的液体悠然滑过舌尖,滋润着喉咙,顺流而下入嗓,一股升腾的暖意在腹中浮动,瞬间,让人垂涎欲滴。

“你可拉倒吧。”那首将亦是瞥了那士兵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酒啊,你们今天就甭肖想了,我们现在是要去皇城面见圣上,倘若是喝了酒,满身酒味不说,若是在深宫里惹出麻烦,或是在圣上面前失了仪态,这后果我们难以承担,我们每个人都难逃责罚。”那首将环视了众士兵一圈,亦是布施号令道。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闻声,众士兵们这才严肃起来,亦是默契的互相瞧了一眼,闻着酒香却喝不到酒,满心的失落感,亦是浮现无奈之色,就是不知出了皇城还能否再来品味一下。

“酒馆?莫非...”一个士兵满脸狐疑道。

“原来酒香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那少年士兵使劲从空中的气息中闻了一下,指着那酒馆满心欣喜地说道。

闻声,众人随之视线默契的一同看去,且渐渐停驻了脚步,此时,那酒馆就面前,酒香味甚是浓郁,可众人亦只能眼睁睁看着舔唇咂嘴。

“一群没出息的,没喝过酒?”那首将漠然一个白眼,随即深深一呼吸闻到酒香,又改了口,故作深沉道:“最多,等出了皇城,解决了青凌湖的事再来这儿,到时候这酒,你们要喝多少喝多少。”

闻言,众士兵不可思议的看着老大,彼此之间互瞧了一眼,亦是觉得诧异,老大何时这么好说话了?向来老大决定了的事情可不轻易改变注意的,再看,老大的眼眸一直看着酒馆,敢情老大也被这美酒震撼了,怪不得,这么目不斜视的盯着。

众士兵默契的对视了一眼,不敢拆穿老大的心思,满心欢喜地说道:“是,多谢老大。”众士兵亦是暗中窃喜,不久就能喝上这美酒了。

高昀城抬起头,直直地盯着那古香古色的酒馆,牌匾上雕饰有四个大字‘严家酒馆’,这就是严家酒馆了,定然是与严婵儿有所关联。

严家酒馆里,小二端着酒菜的身影,飞快地穿梭于后厨与大厅之间,偶有谈笑声,猜拳声,杯盏碰撞声传来,亦给这繁闹的街巷凭添一份色彩。

正当众人沉醉在这酒馆之际,一个颇具曼妙身姿的少女,象是心不在焉,时不时的向后看去,疾步踉跄撞到了那首将,与首将撞了一个满怀。

“抱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那少女感觉撞到了人,慌张的向后退了一步,弯腰鞠躬致歉道。

“这官爷都敢撞,这女子太敢了。”

“就是,这可是官爷啊,胆子太大了。”

“真是倒霉啊。”

围观的众人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闻声,那少女感觉不对劲了,猛地抬头看到一群士兵,亦是怔住,愣了心神,那少女战战栗栗,如临深渊,随即又是弯腰鞠躬致歉。

今日就要进宫,特地前来,到自家酒馆向爹爹告别,不曾想,竟莽撞撞到了人,而且还是一群官兵,看起来亦是不好惹的样子。

待首将看清那少女的容颜之后,原本烦躁的心绪亦是柔软了起来,妙曼身姿甚是唯美,那花颜月貌浮现在脑海中,让这天色都有些黯然。

“严婵儿。”高昀城亦是不假思索地说道,这少女不过豆蔻年华,然而,高昀城一眼就看出来,她就是宫女严婵儿,果然不出高昀城所料。

闻声,众士兵亦是感到莫名其妙,随着视线看向那少女,却发现那少女与他们一样的莫名其妙且神思恍惚。

“严婵儿,好名字,在下林汐。”林汐不等高昀城多作解释,抓住那严婵儿的胳膊,颇是轻佻地说道。

严婵儿猛地打了一激灵,浑身发颤,很明显被林汐的鲁莽,轻浮浅薄的举动吓的慌了神,想要挣脱束缚,却始终无济于事。

高昀城当即上前解围,与林汐形成对峙之势,牵制住林汐的胳膊:“住手,这就不劳你了。”

高昀城暗想:林汐?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在灵光一闪,这不就是登基那天救驾的林将军吗?

林汐感觉到手臂传来的酸痛感,亦是冲着高昀城厉声质问道:“这女子跟你有什么关系,少管我的事。”

凤凰听到林汐竟然如此高声呵斥主人,那还得了,亦是恼怒的瞪着林汐,似是要上前理论,且暗暗运气一番,却被龙炎,麒麟,常寿三人暗中阻止,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

“诶,这事却是不关我的事,但关他的事,他的事就是我的事。”高昀城指着不远处一个翩翩小少年,亦是调侃道,在严婵儿魂不守舍频频回头之际他便发现了。

蓦地,严婵儿怔住,愣了一下,满腹猜忌,这男子是谁?难道他认识苏喜?一时之间,困惑的看向高昀城似是要把他看个通透。

“哪儿啊,谁啊,给我出来。”林汐凛冽的眼神环视着四周,终于在梁柱的拐角处发现了探头探脑向这边窥视的少年。

“去两个人,把他给我抓过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林汐昂了一下头,视线投向苏喜那边,示意那两个士兵,厉声命令道。

“出来。”那两个士兵得到命令之后便疾步冲上前,把那少年从柱子后面抓住苏喜,揪了出来。

“你们要干嘛?你们凭什么抓他。”严婵儿大声疾呼,亦是狠狠的瞪着林汐。

这一声惹得往来行人纷纷侧目而视,亦是向林汐这群官兵投向好奇,甚者厌恶的神色。

林汐似是被这一声怒吼惊到了,小小的女子竟爆发出如此呐喊,亦是手抖了一下。高昀城趁林汐六神无主之际,毅然阻拦住林汐,搀扶起了严婵儿。

却没想到这一触碰,脑海中竟如电光石火般涌现出一幕幕惨烈的浮影。

那升腾起‘噼里啪啦’的火星,燃烧的熊熊火焰,将严家酒馆吞噬,黑烟缭绕,霎时之间只剩下残垣断壁。

严婵儿泣声的站在严家酒馆外悲痛的哀悼,及进入深宫的倩影,苏喜站在皇城前的悲痛纠结。

高昀城脑海中感应到这一丝悲惨的幻象,瞬间如触电般,亦是在惊愕之中松开了严婵儿的手。

怪不得严婵儿说她宫外没有一个亲人,如今算是找到了缘由,这严家,严家酒馆的命运太惨烈了。

“老大,人带来了。”那两个士兵突如其来的高喊,同时惊醒了林汐和高昀城。

“你是什么人?”林汐对着苏喜质问道。

“诶,你问他是什么人?人家俩人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在这儿从中插一杠子算是怎么回事儿?你才要莫要多管闲事吧?”凤凰亦是愤怒地说道,她终于忍不住了,这人太过无赖了,苏喜是他们的恩人,她绝对不允许别人如此对他。

闻声,严婵儿和苏喜俩人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此时,说什么话都显得苍白无力,严婵儿不知如何面对苏喜,严婵儿就要进宫了当宫女了,俩人彼此之间,谁也离不开谁,可是严婵儿当宫女恐怕今生都出不了深宫,那么只有苏喜一起进宫了,可苏喜却只能...一想到此处,严婵儿的心宛如刀绞般的疼痛。

“可恶。”林汐似是恼羞成怒了,竟然又一次被一女子的话语给震撼的噎住了。

“我懒得和你说。”林汐似是无奈,不知是否被这女子的气场给震慑住了,这女子貌美天仙,从看到她第一眼起,林汐就觉得这女子不简单,象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或者心里隐隐感觉他们五个都没那么简单,胆敢揭皇帝的告示哪里是一般人能敢做的。

“这可是要当将军的人,被你这么一吼,吓破了胆可如何是好?”高昀城似是呵斥凤凰,又话里话外隐藏着讽刺。

那些士兵听到高昀城这么说话,皆是在愤怒的边缘,蠢蠢欲动,暴躁起来,要对高昀城动粗。

“谁被吓破胆了,我说你是不是...”

林汐亦是停顿了一下,似是想起了什么,伸出手制止那些士兵,粲然一笑地说道:“哎,将军这个称呼不敢当啊。好吧,看在你的份上,今天的事就算了,本将也不计较了。”

林汐听到高昀城的话,彻底忘记严婵儿的事了,沉浸在这将军的称呼上,已然暗中窃喜,若是把青凌湖一事给解决了,没准圣上龙颜大悦封赏我林汐做个将军也说不准。

“放了他。”林汐轻轻的瞥了苏喜一眼,这少年不过舞勺之年,再看那严婵儿亦不过在豆蔻年华,林汐也不再过多与他们纠缠。

“别理他们,这皇城就在眼前了,咱们走。”林汐满腔热血的说道。

“严家有难。”高昀城肃穆庄重的说道。

“昀城哥哥,你打算怎么做?”凤凰轻声的问道,而龙炎,麒麟,常寿三人亦是好奇的看向他。而那道士却觉得莫名其妙,但他不敢言语一声。

“到了皇城再说。”高昀城深沉望了一眼那雄伟的皇城。

推荐阅读:

神受纪年 相亲当天和亿万富翁闪婚了!叶旋霍见琛 史前第一祭司[基建] 美女收藏家 人在美食,吃美味,就进化! 综武:我用观想法创功! 全职法师:吾妻雷神,寂灭永恒! 携崽归来,薄情前夫卑微求宠 惊绝天下 顾萧知是荔枝来 夫君个个不好惹 英雄联盟之电竞称神 霸气老公惹不得:家养小萌妻 霸神 万能系统大乱斗 遮天 海贼王之我有英雄联盟 重生之末世异种 我在三界找兼职 文盲顶流:摆烂三年,火成巨星 重生之豪气纵横 叶麟 遮天鹏王传说 三国双绝 蜀山新剑侠 自荐枕席:腹黑少董惹不起 仗剑醉江湖 从笑傲开始的异能诸天时代 最强妖孽升级 奥术篇章 田园小厨妃 微爱余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