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玉佩(二)

此时,已然是西风斜阳之中,终究还是耽搁了路程,傍晚的云彩高高挂在城门上空,在朦胧月色的透光之下,忽明忽暗,瞬息万变,宛如墨云压顶,又宛如轻纱般云烟,令人琢磨不透。

高昀城一行人站在雄伟肃穆的皇城城门外,在微茫的月色之下,亦是投射出众人暗淡的影姿。

“这人去禀报圣上这么长时间?莫非这皇帝...”龙炎望着皇城一通猜忌,可话还未说完,就被林汐阻止打断了。

“嘘,你这胡说什么呢?从这城门外到圣上寝宫来回且有一段路程,圣上定是有重要的事要解决,岂是你能在此妄加非议的。倘若你这番言论让闲人听了去,不光是你,我们这些看守城门的士兵都要受你牵连,因此遭殃。”林汐一通慌乱的解释。

“你们最好悠着点,到了深宫里亦不可胡言乱语,更不可随意走动,”林汐随即又告诫的说道。

龙炎,凤凰,麒麟,常寿亦是默契的相视了一眼,心领神吾,却也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上古四大神兽,无所不能,何时需要这么谨言慎行的了,简直是荒唐可笑。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那道士听到那将士的话,亦是仰天翻了一个藐视的白眼,暗地里敬仰的目光投向他们,他们这几人各个神通广大且诡谲怪诞,岂能受那些繁文缛节的束缚,倘若他们在这深宫真闯了什么祸事,那倒霉的也只能是深宫里的人,就连那皇帝都不是对手。

少顷,从东西方向的两个街巷之中,几个人缓步走到皇城城门外,亦是在依稀的月色映照出投影。

那曼妙的影姿不是严婵儿又是谁呢?高昀城五人亦是默契的对视一眼且了然于心,严家,定要在明日午时挽救严家酒馆才可以。

严婵儿一眼就看到了今日碰到的那些官兵,虽不知他们是如何认识苏喜的,对他们心怀感恩,却也对那官兵心有余悸,因此,不敢靠近亦不敢多言语一句。

或许是等久了,林汐亦是向四周环视了一圈,漫不经心的目光停在那两个人身上,虽已是傍晚,这身影却也在熟悉不过了,林汐望了那城门一眼,心道:他们在城门前驻足,难道他们亦是要进皇城?这沈家是有些事宜要进宫的,众所周知,这沈家向来对这双生子爱若珍宝,岂能让他们二人单独进这深宫之中?

“沈家的双生子,沈瑜,沈逸,他们来这儿干嘛?”林汐亦是喃喃自语地说道。

高昀城几人见林汐望向不远处,莫名的自言自语亦是深觉莫名其妙,直到他喊出了那两个人的名字。

“这不是沈家的沈瑜公子,沈逸公子吗...沈家两位少爷也要进这皇宫...”林汐笑吟吟的走上前寒暄逢迎的说道。

话音未落,这一句话宛若五雷轰顶般击打在高昀城的心上,蓦地,怔住了心神,若有所思。难道:沈瑜,沈逸,可转念一想,如释负重般,是啊,这是三年前。

就这样一群人亦是在皇城门前等候着,那朦胧月色之下的影姿亦是拉的越蜿蜒修长。

东宫寝宫。

寝殿内,金丝楠木的拔步床,门前围栏雕刻有麒麟的纹样,周围挡板雕饰有龙的图腾,甚是精美。

皇帝眼瞅着拔步床上的城儿,再痛喊了之后,亦是沉沉入睡,脸色浮现焦急的神色,心底深处亦是悲痛莫名,这,城儿好端端的怎么会这般模样?皇帝一闪犀利的目光,中毒,究竟是谁这么狠的心,竟然想要谋害城儿,他可是未来的天子啊。

皇帝越想越感到一股浓烈的怒火从心底蔓延窜出,拂袖转身,冲着东宫的宫女,太监们吼道:“今日太子都做了什么?都有谁来过太子的行宫,你们一五一十的都给朕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众人亦是胆颤心惊的侍候着拔步床上的太子殿下,而深宫里的太医们皆是跪在寝殿的台阶下。

“启奏皇上,是三皇子殿下...”一太监支支吾吾,却被皇帝阻断,没能把话说完。

“胡说,三皇子岂会如此残忍,作出这等草菅人命之事?”闻言,皇帝又是一股怒气攻心。

这一声怒吼,只把寝殿里的众人惊的一把冷汗,亦是全身发颤,连睡梦中的太子亦是随声皱了皱眉心。

“启禀皇上,不是三皇子殿下亲自来的,是,是陈威,三皇子的手下陈侍卫前来太子的寝殿的。”那太监解释道。

皇帝一愣,“陈威,他来太子的行宫作甚?”

“是奉了三皇子殿下的命令前来给太子殿下送生辰贺礼,是...这个玉佩。”那太监瘫跪道地上,恭敬的举起玉佩,委实吓的不轻。

无论是三皇子殿下,还是太子殿下都是皇上的骨肉,皇家的龙种,如今却因一个玉佩出了事,作为东宫的人岂能不害怕?

皇帝递给身边的公公一个眼色,示意他上前接过那枚玉佩。

这玉佩不就是朕赏赐的吗?这枚玉佩是贡品,恒儿对它亦是爱不释手,这才封赏于他,岂料,转眼之间,恒儿竟然把它当作生辰礼转送于城儿。

“回禀圣上,太子已无碍,再修养一段时日,身体就会恢复,圣上大可放心。”那太医一番诊治过后,诚惶诚恐地说道,幸好,太子殿下中毒不深,不然,太医院这些人都得陪葬。

寝殿内,皇帝望着拔步床上沉睡的太子亦彰显的凛若冰霜,且若有所思,要说恒儿谋害城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可这恒儿好端端的为何要送城儿生辰礼,可按太医所言,城儿却是差点连命都没了,城儿亦不会冒这么大风险,难道仅仅是要陷害恒儿?皇帝亦是想不出所以然来。

他在心底实在不敢想,恒儿向来温润如玉,又岂会作出如此伤天害理,心狠手辣之事,莫非,真的只是掩藏的深?可太子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亦让人心生猜忌,可他毕竟是太子,是储君,是未来的天子。

东宫殿外的侍卫亦是匆匆而来,听到宫人说东宫太子中毒,皇上赶来东宫寝宫探望,在来太子行宫的途中,原本他还纠结要如何向皇上禀报青凌湖的事,在殿外听到太子无碍亦是叹了一口气,至少皇上心稳了一些,或许不会因此迁怒于他。

“启禀圣上,京城郊外青凌湖一事有人揭了皇榜告示,那一行人现如今在宫门外等着面见圣上,是否要他们进宫?”那侍卫亦是忐忑不安的启禀。

“快,速速前去,宣他们进宫,到朕的御书房。”皇帝听到有人揭了青凌湖的皇榜告示,心底深处亦是隐隐的心安了些。

“遵命。”那侍卫退出寝殿,亦是疾步如飞的向宫门外跑去。

皇帝深沉凝望着拔步床上的太子殿下,深觉此事颇有蹊跷,他定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才可,不然,这深宫定要因这俩兄弟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摆驾御书房。”皇帝亦是轻轻的扫视了拔步床上的太子一眼,似是晦暗不明,又宛若慈爱的目光从他脸上悄然掠过,速即,轻启一句:“速传三皇子到御书房。”

皇帝亦是随即拂袖离去,走出寝殿,在大殿外坐上龙辇前往到御书房。

东宫寝殿内,众太医确定床上的太子殿下无事,也随之离开太子的行宫,眼下,太子殿下最需要的就是静养了。

此时,殿内只有太子一人,东宫寝殿外,一侍卫从暗藏的拐角处走出,进到太子寝殿内恭敬的双手作揖的说道:“启禀太子殿下,沈家兄弟已在城门外静候,是否让他们现在入宫。”

蓦地,床上的太子殿下闻声坐起,漠然地说道:“快,速带他们进宫,来本太子的行宫。”速即,脸庞渐渐浮现狞笑,又宛如云烟悄然消逝,容颜变的肃穆,胆敢跟本太子作对的都没有好下场,沈家如此,三皇子亦是如此。

“是,奴才这就前去。”那侍卫双手恭敬作揖,退出大殿,去往宫门外的路途,心底深处窃喜,太子殿下终归要行动了,天时,地利,人和,太子殿下好不容易当了储君,半路却来个三皇子,不只同年同月同日生辰,且深得圣上喜爱,这不是威胁是什么?要知道,圣上原本是宠爱太子殿下一个人的。

皇城城门外。

“徐浚大哥,圣上怎么说的?”林汐亦是好奇问道。

林汐见徐浚点点头这才放松下来,看来皇帝是允许他们进宫了,只要他们能进宫且解决青凌湖一事,那自己的前途就明朗了。

“就是你们揭了郊外的皇榜告示?”那前来徐浚侍卫亦是瞟了高昀城一行人一眼,甚是不屑一顾,虽说是道士不过一个少年,且眼色中有些许不安,虽极力隐藏,但还是让他看的个通透,那旁边几人,俨然几个少年,就更不必言辞了,几个年少的公子哥竟想搞定青凌湖这么大的事,实在荒唐至极。

这是什么眼神,即便已然是傍晚,但高昀城几人还是将那侍卫的神色看的个清楚,那语气中甚至还带有轻蔑。

还未待几人发怒,且听到那侍卫说道:“皇上在御书房要召见各位,请随我来。”

“切记我说的话,不得擅自行动,不得在深宫招惹麻烦,在圣上面前不得胡言乱语失了仪态。”林汐亦是轻声叮嘱,语气中隐藏着温和,似是极怕他们胡来。

推荐阅读:

重生后,傅爷的小祖宗野翻天 诸天打手系统 曾许诺·殇 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 龙族:没神杀的我只能屠龙了 愧煞天下须眉 咸鱼的无耻生活 全职业体验系统 召唤诸天反派系统 趁女帝未证道,投资这个小可怜 重生:末世我为王 重生2005:回到大学时代 皇族全员读我心后,要把男主噶了栖喵 次元圣贤界 穿成病娇大佬的恶毒大嫂陶真裴湛 最强豪门女婿萧瑾轩宁语柳 神秘老公,玩心跳 纯阳丹尊 天上掉县令石之嵋 请叫我威廉三世 嫡女策 都市无敌神豪女婿 网游之屠夫 美女邻居 凡人修仙之大道兴隆易云 水浒之天王本色 美漫之灵咒师 许我星辰如慕 全能大画家 周白周正平喜乐一夏 烽火从壮士出川开始 杨柏林凌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