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御书房

就在徐浚带领林汐一众人走进深宫,前往御书房之际,高昀城漫不经心的余光一瞥,速即凝望。凝望中却发现几个宫人在不远处匆匆忙忙走向城门口。

几个宫人一番言语亦是将沈瑜,沈逸俩兄弟引到东宫的方向,这几人还暗地里东张西望的窥视四周,唯恐被别人发现,举手投足亦是彰显的鬼鬼祟祟,却也没有很在意。

在看向那城门外,宫女聚集的越来越多,俨然成了一排。然而,苏喜则伫立在城门不远处,目光凝视着眼前的宫女,随之视线望去,不必多说,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严婵儿。

林汐眼见高昀城频频回头,亦是随之视线望去,随即了然于心,亦是轻佻调侃的说道:“诶,第一次进皇宫看什么都觉的稀奇吧?这皇宫这么大,莫说你们了,我第一次进宫的时候亦是被震慑住了。”说完脸上浮现傲娇的神色。

高昀城一行人亦是暗中默契的对视了一眼,暗地里却觉得好笑,上古灵兽,凤凰,神龙,麒麟,神龟,还有未来的皇帝,岂会如常人一般见识短浅,再者一说,我们这几人就是从皇城里而来。

高昀城脑海中还在回忆宫门前的那几幕,故作好奇的语气问道:“今日城门外怎么这么多人?发生了何事...他们”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诶,我不是说过在深宫里不要非议以免招惹事端吗?”林汐亦是不满地打断高昀城的话语,哪怕自己也甚是满心狐疑。

徐浚心底深处藐视这一幕,到底是乡野之民,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是蠢透了,随即,心底深处亦是担忧起来,但愿这几人能够解决青凌湖一事,不然,真的要被他们牵连。

见他们不搭话,高昀城亦是缓步思忖,却也没有想出所以然来,再回头望时,宫女们已然排着队走进深宫里来了,然而,苏喜亦是静静地跟在后头,这委实惊了一下却也在意料之中。

龙炎,凤凰,麒麟,常寿几人一个契合的对视,皆是回头,发现了苏喜,再看向那侍卫徐浚,几人暗中一番运气,纷纷点头示意高昀城。

“那些少女是要进宫来当宫女的,那少年是苏家的苏喜,据说是孤儿,是他自愿进宫的,要当太监。”那徐浚言道。

闻声,林汐心底深处亦是莫名其妙,愣了一下心神,却也没有多在意。

“那边通往何处,住着什么人?”高昀城亦是用纤细的食指指向前方不远处的宫殿。

“那边是东宫,太子的寝殿。”徐浚亦是痴痴呆呆,面无表情的回道。

“太子...”高昀城亦是喃喃自语地说道,与龙炎,凤凰,麒麟,常寿一个对视,几人皆是在暗中思量,这太子蛮横无理,跋扈张扬,沈家兄弟怎么和他牵扯到一起了。

听到此处,林汐彻底被震慑住了,再细细打量,徐浚何时这么好说话了,与这几人如此畅谈,再看,徐浚那呆头愣脑之姿,宛若中了邪一般,委实让人深觉惊恐不安。

少顷,徐浚才慢慢缓过神来,当下一颤,恐惧蔓延浮现在心头,这究竟怎么一回事?适才如同魔怔了一般,心神不定宛若丢魂失魄一般令人胆寒。

徐浚回头凝眸高昀城几人,却也没看出来什么,只好忍住恐惧,漠然转身,亦是走在这深宫之中,在淡雅的月色之中,微亮的烛光亦是投影出房檐之下人的影姿,这御书房就在前头。

“这苏喜已经进宫了。”高昀城深沉的暗中自语,龙炎,凤凰,麒麟,常寿互瞧了一眼,天外传音,狡黠一笑:“放心,他不会有事。”

蓦地,御书房传来一声咆哮,宛若雷鸣般,只把徐浚,林汐一行人吓的惊心胆颤,停驻在殿外一时之间不知是进还是退。

皇帝的咆哮声渐渐消退,倒是高昀城一行人大着胆子进殿,徐浚,林汐却也不敢大声呵斥,只好随之而去。

众人缓缓的越走越近,殿内的声响越是清晰。“你是皇子,是朕的骨肉,与太子也是手足兄弟,你岂能作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你胆子太大了,竟假作生辰贺礼毒害太子,简直荒唐透了。”

殿外的众人愣了一下心神,尤其是高昀城一行人,暗地里猜忌,毒害太子?太子怎么了,倘若他出什么事,那未来是不是就要变换了。

却又听到一个少年的一声辩驳。

“没,没有的事,正如父皇所言,太子是我的皇兄,我岂会加害于他。”三皇子义正言辞的道出。

“狡辩之词。”皇帝满腹怒气。

听到父皇不信他的言辞,高昀恒亦是颓堕委靡的说道:“父皇,倘若我有半点毒害太子之心,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闻声,父子连心皇帝心底深处莫名惊悸不安,或许他不该试探,或许他是错的,却也别无选择,实属无奈之举。

皇帝背对众人默不作声,因御书房无人敢言语一声,良久,似是万籁俱寂,殿内的空气渐渐的凝重起来,令人窒息。

乍然,皇帝拂袖赫然转身,锐利的目光注视着宫殿中的高昀恒,速即,又注意跪在殿上的一个侍卫,陈威。

皇帝眼眸深处精光一闪:“听东宫的奴才说是你的贴身侍卫替你送生辰贺礼的。”

陈威亦是惊慌失措的抬头瞧了一眼皇帝,如临深渊地磕头求饶说道:“回,回圣,圣上。”

“朕没问你话。”皇帝亦是怒目圆瞪。

“是,是恒儿让陈威去的。但那是...”高昀恒亦是解释道,却也没能把话说完。

“对,你让他去了,这人将生辰贺礼交与太子,如今,太子中毒昏迷,他是你的奴才,你是该有责任。”皇帝亦是深沉的说道。

闻声,不光陈威恍然如梦,一头雾水,连那高昀恒亦是如云如雾,对这话琢磨不透,二人亦是无奈的相视一眼。

高昀恒暗地里道:太子的生辰贺礼是他让陈威送去的,可他深信陈威绝对不会动手脚残害太子,甚至陷害于我,这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

可太子他却是昏迷不醒,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涌现翻腾跳跃,难道太子为了诬害他,特地作了这场戏,他竟为此不惜代价损害自己的身体?就此冥想着。

“古太医,你说太子的毒究竟如何?”皇帝愤然地说道。

“回圣上,太子佩戴玉佩中毒昏迷,臣与众太医齐心协力救治,好在太子中毒不深,及时通知太医院,否则,真就回天乏术了。现在,太子已然无碍,只要静养些时日便可恢复往常,圣上莫要忧心。”一个太医恭恭敬敬的双手作揖,言语之间慷慨陈词。

“你都听到了,古太医的品性深宫里的人众所周知,难道他还能作假吗?玉佩上有毒还有何好狡辩的,你认错此事就此作罢,倘若你再如此执迷不悟,就休要怪朕不留父子情面了。”皇帝似是无奈,又宛如忠告。

“父皇,你若不信任儿臣,儿臣做什么都是错的,或许只因儿臣没那福气,没能如太子一般从小在这深宫陪伴你左右,故此,父皇才如此猜忌儿臣,可儿臣绝没有毒害太子,请父皇明鉴,还儿臣一个清白。”高昀恒亦是深深的磕头在地。

殿外的众人已然被这一幕震慑住了,红了眼眶,虽说天家无情,可这从小在民间流浪的三皇子殿下才不是如此,从小便懂得民间疾苦,纯真无邪,在这深宫里一年多却也没有沾染这深宫里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污浊之气。

再看那太子自小就顽劣,长大之后仗着立为储君的身份就更是在深宫里肆无忌惮了。

“启禀圣上,臣有话要说。”陈威亦是大着胆子向皇帝说道。

高昀恒看向陈威,虽不知他要说什么,可他要说的定很重要,不然,断然不会在皇帝发怒这紧要关头冒着生命危险言语一声。

高昀恒亦是脸庞浮现无辜之色,眼眸深处多了些什么看向皇帝,似是乞求皇帝给陈威言语的机会。

“好,朕给你机会说,我倒要看看你能说破什么天来。”虎毒不食子,皇帝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

“古太医,那玉佩上的毒倘若碰一下会如何?”陈威问道。

“只要碰一下就会沾染上此毒,且中毒昏迷。”古太医回道,脸庞却也浮现好奇之色,这陈侍卫究竟是何意?

“那东宫里是否只有太子一人中毒。”陈威又问道。

“却是如此。”太医回道。

“怎么?你还想东宫的人都沾染上此毒不成?”皇帝听到陈威如此不顾人命的话,亦是愤然地说道。

“回圣上,奴才不敢,这玉佩不是奴才直接交与太子殿下的,是太子殿下的手下接过去的,当时太子连看都没看过一眼,倘若那玉佩上真的有毒,那太子殿下的手下也应该中毒才是,请圣上查明此事真相,还三皇子殿下一个清白。”陈威亦是暗地里掩藏着心中的不满说道。

推荐阅读:

自在真仙 道断修罗 江山 咱们结婚吧之为你而来 师道艰难gl 琳琅清斋记 九尊神印 蓬户生晖 路漫漫欺修远兮 甜妻逆袭,三爷追妻不手软 球场全能王 精武门 绝世赘婿 我不想当神王 如画尘光 士无归期:抗日从端个炮楼开始 玄天至尊 神通主宰 阴间鬼爷 一个战神三个娃 幕府将军本纪 人在原神写日记,女孩子绷不住了 我的星空时代 重生之新手村村长 血祭百万丧尸,我在末世当魔修 超级兵王狂婿 我真不想长生 诸天:从赌圣开始 火影之我被秽土转生了 重生之庶女娇妃 第6666次重生 万域魂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