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流放

皇帝听到陈威说的如此这般有理有据,顿时,皇帝亦是怔住,愣了一下心神,莫非,真如他所言,城儿真的如此不惜代价来诬陷恒儿?可他已然是太子了,为何要这么做?

此时,多番思量,皇帝已然知晓,无论事实真相如何,都不能再探查,倘若,真是城儿诬陷恒儿,却也不能因此不顾父子情面,废了城儿的太子之位,那么就会有损城儿储君的名誉,未来天子的威名。

恒儿是心地良善,这深宫之中的尔虞我诈,朝堂之上众臣的勃勃野心,都是恒儿所招架不住的。

“事到如今,既然你们执迷不悟,事实真相如何,朕亦是没有知晓的兴致了,明日,将三皇子流放,不得进入这深宫一步。”皇帝似是决绝,似是颓然的拂袖转身,亦是愤然甩手命令道:“将这二人拿下,明日即可流放。”

闻声,不只陈威,高昀恒,就连御书房的一众奴才都被深深震撼了,相由心生,三皇子殿下是绝对不会这般行事的。

霎时间,高昀恒面色憔悴,黯然伤神,一双忧郁的眼眸,眼眶已然湿润,迷离的看向皇帝的背影,暗地里苦笑,终究还是抵不过自幼的陪伴。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也对,在流浪之时,父皇找到他,要他进宫之际,他心底深处不是没有顾忌的,哪怕,他素来听闻,天家无情,不少历代帝王因争夺储君之位,手足之间互相残杀,父子之间心生芥蒂,残酷的流言。

即便如此,他深信那骨子里与生俱来的血脉,天赐的情感。哪怕,他在宫中待了一年,父皇才向外界承认,甚者见识了那深宫之中的尔虞我诈。无所谓,只要能常与父皇相见,他知晓,在这深宫里,在这世间他还有亲人,他愿意忍,无怨无悔,甘之如饴,可这深宫终归不是他能待的地方。

“父皇,是儿臣不孝,儿臣没有福气,不能侍候在您身边,儿臣就此告别,只愿您日后多多保重。”高昀恒说完,双手作揖,磕头拜别。

闻言,皇帝心底深处亦是发颤了一下,缓缓的转回身,见高昀城磕头,甚是羞愧难当,同为亲生骨血,却也只能这般对待,只因是生在皇家。

陈威心生愧疚,暗地里懊悔,却已然悔之晚矣。今日在东宫,他就该察觉太子不对劲儿的,对太子有所警觉的,太子一向与三皇子殿下为敌,又岂能接受三皇子殿下送的生辰礼,哪怕,他稍有一丁点儿的警惕之心,也不至于让太子的奸计得逞,三皇子殿下亦不会落入那人的圈套,原本,只祈盼太子任性,莫要难为三皇子殿下,哪成想,这人机关算尽,终究还是容不下三皇子,就此诬害。

“不必再多说。”皇帝打断了高昀恒的话,言语中透露着决绝,似是颇有不忍,又道出一声:“好好珍重。”言毕,一个轻盈的转身,龙袍也在摆动中飘逸起来,彰显着皇帝的威严。

速即,高昀恒亦是心如死灰,踉跄站起身来,见状,陈威立马搀扶住他,亦是在侍卫的包围之下蹒跚走出御书房。

御书房殿外,徐浚,林汐,高昀城一行人亦是在焦急地等候,高昀恒从高昀城一行人身边缓缓走过,余光一瞥的对视,心底深处莫名的一惊,蓦然回首,仿佛时间静止,再细细琢磨,却也是木然的掠过一行人的怜悯之颜。

高昀城暗中斟酌,或许这要被流放的三皇子才是真正能承担起乾夏国重任的人,未来的储君,天子之选。

御书房殿内。

“启奏圣上,人我都带来了,就是他们。”徐浚亦是双手作揖,恭敬的说道。

闻声,林汐亦是恭顺的站出来,双手作揖,说道:“启禀皇上,末将是郊外青凌湖的守将,这几人在贴告示之际,揭下了皇榜告示。”

“你们揭下了皇榜告示?这青凌湖一事非同小可。”他原道是哪个神通广大的大师,可站在大殿的不过几个翩翩少年,他不信,几个青涩的少年,能将青凌湖一事搞定,亦是让人满腹猜忌。

“你是道士?”皇帝深邃的眼眸,直直凝视那道士,似是要将他看个通透。

皇帝清楚,一般人岂能轻易揭下皇榜,定是有过人之处,果然,其中一人身着道袍,亦是彰显的仙风道骨,可这人眼神却满是畏怯,让人委实不可信。

那道士亦是揣揣不安,发憷看了高昀城他们一眼,眼神颇有无辜之色,似是在向高昀城他们求援,脑海中却已然一片空白,道:“回,回圣上,贫道是游方道士,游荡栖身于京城的客栈。听闻,道中青凌湖谣言一事,故才与在京的几位好友揭下皇榜告示,特地前来宫中拜见皇上。”

奇了怪了,这人眼眸之中掩藏着心虚之色,瞬间,却能如此侃侃而谈。这道士竟说青凌湖一事乃是谣言?难道这百年来,全城黎民百姓活在一个谎言之中?皇帝哪里知晓,暗地里,凤凰见那道士哆哆嗦嗦,浑身发颤,亦是用天外传音,警告乃至威胁,才能让那道士正常了些。

‘你这臭道士,在皇帝面前失仪可是大事,我们几个固然是不怕的,到时候,可没人救你。’凤凰亦是天外传音道。

明白,贫道再也不敢这般魔怔了。

‘这还差不多。’凤凰面容浮现傲娇之颜。

“谣言?这青凌湖的传说已流传百年,百年前当时的皇帝深入膏肓,因一道士作法,帝王才得以药到病除,福寿绵长,你却跟我说这是谣言?倘若,这京城百姓因此堕入水深火热之中,你说,谁能承担这后果?”皇帝坐在紫檀木椅上,气势恢宏,脸庞浮现愤然之色,双手紧握住龙椅的扶手,暗中轻抚着龙纹的图腾。

蓦地,冷风呼啸声响起,吹拂而来,回旋在大殿之上,众人亦是打了一个寒颤,瑟瑟发抖,一霎那,大殿之中的气氛凝重而充满诡异。

见无法游说皇帝,高昀城五人亦是彼此之间无奈地瞧了瞧。

徐浚暗中传给林汐一个质疑的眼神。适才林汐心急如焚,暗地里跺脚,这几人莫不是疯了,才来这深宫之中说这荒唐话,三百年来谁人不知青凌湖一事,如今,岂能是你说一句谣言,圣上他就能信的,倘若因此皇帝发怒,那么他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怎么办?索性就将他...’凤凰天外传音,可脸庞浮现狡黠一笑。

龙炎,麒麟,常寿亦是悚然的望着凤凰,这凤凰还是上古神兽吗?此时的凤凰,如此狡猾,像极了狐狸,这皇帝虽不是主人的亲人,可却有缘份所在啊,怎能如此这般,荒唐至极。

‘凤凰你疯了,这皇帝亦是平凡之人,这青凌湖已然流言了百年,也难怪他不信。’龙炎天外传音。

‘话虽如此,这二百人的命运也全然落在这皇帝手上了,可也不能让京城的黎民百姓,因这荒诞的谣言,祭奠青凌湖而丧命吧?找别的法子对付他就是了。’麒麟天外传音。

‘对啊,凤凰,要杀他简直是太荒唐了。既然我们碰见了这青凌湖一事,那是一定要阻止的。不然,就太对不起上古神兽的威名了。’常寿天外传音。

‘什么?我神之凤凰,我只是说要迷惑这皇帝,要他乖乖听话,你们三个却认为凤凰要害他?真是蠢透了,凤凰我还不屑于世间俗人一般计较。’凤凰天外传音,亦是诧异,速即愤怒,颇有傲娇之颜。

皇帝莫名的感觉到大殿之上些许异样,懵然清醒,也许他该听听,这些人要怎么做,或许是因恒儿要流放一事,让他亦是心不在焉的,触发了心底深处的怒火,让他落空了理智。

“不知,你们要如何解决青凌湖一事?假使真的找不到解决青凌湖的法子,那么就只有将二百人祭奠青凌湖了。”皇帝亦是好奇的说道,言语之间却俨然透露恢弘大气,不愧是帝王之尊。

闻声,大殿上的众人却是惧意缠身,由心而生的可怖。

“启奏皇上,草民有一策略。圣上不信这青凌湖一事源自谣言,那么就挑选二百人前往这郊外祭奠青凌湖,只要这二百人安然无事,还请皇上下旨昭告全城,解除这百年的谣言。”高昀城谏言,颇是了然于心,那语气让人不容置疑。

看这人如此胸有成竹的样子,颇为感慨,“你们就这么笃定,青凌湖是谣言?那你们就明日前往青凌湖,定要在午时之前,把事情解决咯。”

“谨遵圣命。”高昀城几人亦是一辞同轨的说道。

“你们都退下去吧。”皇帝亦是颓然的说道,脸庞浮现惆怅之颜,尽管他心底深处终究对此不深信,却也没有办法,只能让这几人试一下。

就在众人悄然退出御书房大殿之际,殿内的皇帝,亦是在怅然若失,脑海中思忆浮现与恒儿的欣喜相认一幕幕的往昔,委实让人痛心。

推荐阅读:

林逸 直播古代:盘点那些坑爹的皇二代 重生2017当资本大鳄抽风的稻草人 美女保镖降伏万兽:诛天九夫人 阴脉先生 斗罗之黑小虎 皮剑青 我行走在诸天世界 网游之蜀山奇缘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魔法学渣 初之心盛霆烨 曾振灵感 懒人修真系统 世外桃源之七姓传说 一剑诛尘 离婚后,假千金拒不复婚 漫威世界里的农场主 兽神藏 修仙:我真的只想种田 兵法大圣 魂穿流犯废柴嫡女,带崽摆烂躺赢 剑藏衣袖 天灾末日:开局囤货,我嘎嘎乱鲨 无限废土 美女的近身护卫 蜀汉之庄稼汉 徐敬欢徐自伦 全职法师之人族帝皇 朱茯苓程越 夏锦宁 综合影视大玩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