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故技重施

东宫。

这皇宫雕梁画栋且富丽堂皇的奢华,却不曾想在这寂静的夜晚,竟彰显的如此诡秘。沈家俩兄弟如坠落云雾般,恍恍惚惚来到这太子的行宫,哪怕此时,大殿里流光溢彩,二人却仿若置身于魔窟一般。

二人对这深宫之中感到新颖的好奇之心,早就在进入这行宫大殿之际,渐渐的消失殆尽了,心底深处取而代之的只有恐惧。

至此,二人也终归知晓爹爹为何不肯带他们前来这深宫之中了。

大殿敞开着大门,呼啸而过的冷风亦是绕入行宫,琉璃灯璀璨,那烛光却亦是微微摇曳,沈家俩兄弟落座在大殿之中看着众人里里外外繁忙,却无暇理睬他们二人,这让沈家兄弟揣揣不安了起来。

沈家俩兄弟彼此之间虽是不和,因是双生子乃是心有灵犀,颇有默契的互瞧了一眼。

来到这行宫有片刻了,为何迟迟不见太子殿下出面,让他们兄弟来这行宫,究竟有何居心,二人亦是琢磨不透。

“诶,劳烦请教一下,太子殿下命我们前来,不知所谓何事?”沈瑜起身阻拦住一个宫女。

“二位沈公子,太子殿下特意嘱咐,你们二人在此稍等,可先喝盏茶,也可在太子的行宫随意走动观看,只要不去寝殿,以免惊扰太子殿下休息。”那宫女行了礼拂身而去。

闻声,沈家兄弟亦是暗地里舒缓一口气,心底深处渐渐平复,适才放下心来,沈瑜,沈逸端起茶杯,抬起头,抿了一口茶亦是润滑入喉,漫不经心的发觉,这东宫大殿亦是高大巍峨。

速即,二人起身在大殿里漫步饱览,四周装饰着多彩的盆栽,盆栽里花萼多彩多姿,花瓣顶端,颜色深浅不一,亦是在琉璃灯盏之下泛出光泽,浑然天成。

殿内,顶梁的内柱由多根金色的柱子而支撑,每根巨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在这大殿之中亦是彰显的宛若幻景。

大殿摆设瓷器品种繁多且色泽莹润,雕刻有名花牡丹花纹的瓷器淡雅脱俗,或印有山水之景令人赏心悦目,或贴有二龙戏珠图纹亦是精妙绝伦。

最为夺目的要数一个线条圆润的落地瓶,勾勒出蜿蜒的团龙纹,花瓣形状的瓶口,两旁雕镂着双龙且雍荣华贵。

二人环顾四周,大殿之中那不知名的陈设甚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掩藏于角落之中的高昀城他们几人在走出御书房之际,亦是迷惑了徐浚,林汐二人这才从那一群士兵的监视之下逃脱,穿梭于斑驳的城墙,在东宫大殿看着众人的一举一动,依这太子的品行,定是居心叵测。

果不其然,沈瑜,沈逸俩兄弟不知为何瞬间发起疯来,宛若魔怔了一般,与宫女纠缠起来,咆哮之间透露着污言秽语,亦是惹得众宫女在大殿里手忙脚乱,东逃西窜,盯着城墙的高昀城几人深感莫名其妙。

沈瑜,沈逸喝茶之后亦是口干舌燥,误以为是渴了的缘故,岂料,越喝越燥,等感到体内的躁热之际,如同如雷轰顶,霎时间,犹如身处荒芜的沙漠,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

一瞬,那熊熊烈火宛若发了疯似的,在身体里四处游窜,肆无忌惮的将心底深处吞噬,才做出这荒唐之事。

原本头脑只是迷糊,此时,二人已然神志不清了,被众宫女,太监合力制服。其中两个太监各持一盆冷水从二人头顶浇下,寒冷刺骨,直把二人心底深处赤红的火焰熄灭,这下二人如同落汤鸡一般狼狈,亦是想要挣脱众人的束缚。

“可恶,沈家的人胆子真大。”

“就是,仗着沈家在京城的威名,竟在东宫做出如此下流龌龊之事。”

“荒唐。”

“定要治他们的罪,太子殿下邀他们前来,竟对太子殿下的宫女如此不敬。”

众人亦是一片哗然,却惊动了寝殿内的太子殿下。

太子故作虚弱,任人搀扶走出寝殿。

众宫女是胆颤心惊且如临深渊,此时,沈家兄弟是作为太子殿下的贵客前来,在大殿之中作出如此荒唐的事,这兄弟俩不该,可宫女也会难逃责罚。

冷水虽抑制沈家俩兄弟平静了下来,却满面绯红还在软腻的‘嘤嘤’吵闹着要找宫女,这下,太子殿下看个正着。

众宫女看着太子殿下越来越晦暗的脸色,亦是心惊肉跳,如履薄冰。

这二人翩翩少年,作出如此行径,委实让人感到厌烦。

太子殿下故作咳嗽‘咳咳’一声,递给那侍卫一个眼色。

那侍卫收到信号,又浇下两盆刺骨的冷水到沈家兄弟的头上,看到面前的威风凛凛的太子殿下,这下沈家兄弟宛若如雷轰顶,彻底的如梦初醒,固然清楚,他们二人闯下了大祸。

“何事?”太子殿下故作姿态的问道。

“回太子殿下,沈家的俩兄弟...在在大殿调戏宫女,意图不轨。”那太监支支吾吾,甚是胆颤心惊,今日太子殿下中毒不说,邀沈家的人前来,竟在大殿之上明目张胆的对东宫宫女动手动脚,这太子殿下不发怒才怪。

果然,一声怒吼咆哮在耳畔,惊的众人打了个寒颤。“岂有此理,本太子是在修养期间,可还没到东宫任凭旁人欺辱的地步,本太子绝不允许东宫的宫女受此侮辱。倘若,这口气本太子隐忍下了,那么等闲的人岂不是都可以不把本太子放在眼里了。”

“回太子殿下,可这俩兄弟这毕竟是沈家的人啊。”那侍卫故作深沉的说道。

“沈家又如何?还能比皇权更为尊贵,难道堂堂太子比不过一个沈家?哪怕,沈家在京城之中颇有威名又如何?就是父皇平日里助长沈家的嚣张气焰,这俩兄弟才如此胆敢不把本太子放在眼里。”太子亦是故作愤然的说道。

沈家俩兄弟听着太子这番言语,心亦是怦怦直跳,渐渐的面无人色。

“那他们...”

“押出去,明日午时,断头台斩首。”

沈家兄弟亦是失魂落魄,二人不明白,不过进了一趟皇宫,怎会落得个如此地步,二人真是百口莫辩啊。

“可圣上那里要如何交待。”那太监不敢直视太子殿下。

太子余光瞥了那太监一眼,可恶,一再地质问提醒,本太子倒要看看,一个沈家算得了什么?

“这沈家俩兄弟在东宫大殿上行事乃是有目共睹的,沈家他们推脱不掉。”太子如此说道。

“冤枉啊,太子殿下。”

“冤枉啊。”

沈家俩兄弟亦是求饶道。

太子亦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把他们的嘴封住,再拉出去,免得惊了父皇,扰了皇宫里的清静。”

太子进到寝殿,悠闲的躺在拔步床上,亦是如释重负,这下终于解了心头之恨。

良久,殿外传来一声禀报。“太子殿下,萧世子进宫了。”

“快请。你们都出去,没我的差遣不得进到寝殿。”

众宫女,太监们走出大殿之际,亦是拘谨的轻轻抬头,瞄了那寝殿内一眼,那摇曳的烛光亦是柔和,映照着拔步床前的影姿甚是秀长,此时,万籁俱寂,无一人惊扰,以至于,这寝殿中都弥漫着淡淡温馨的错觉气息,众人心底深处亦是如释重负,深呼吸一口气,脸庞皆是绽露欢欣之颜。

是了,这太子的行宫向来是暮气沉沉的且让人不寒而栗,也只有在那人来到太子的寝殿之际,这东宫才有些许生机可循,不再象阎罗地狱那般可怖。

可这次不知怎的,一声咆哮在寝殿内响起,吓的众人亦是推开大殿的门疾步惊慌而逃。

咆哮声的回荡合着呼啸而起的风声,在众人耳畔响起,亦是惊扰了这静寂而深邃的夜空。

寝殿内。

“你胆子也太大了,你有没有想过,这事儿让你父皇知晓以后,该当如何?好,退一步,暂且不说圣上。”一个翩翩少年站在拔步床前,深呼吸一口气。

“你是储君,未来的天之骄子,仅仅因报复,却如此不惜命,当真就不顾你的身体了吗?平日里你娇纵任性也就罢了,岂能如此心胸狭隘,诬陷与他,好歹他是你的手足兄弟,你就如此心狠?连他你都可以肆意诬陷,是不是哪一天我都要惨遭你的毒手?”那翩翩少年深邃的眼眸里痛惜,愤然,无奈不断的交织着。

听到那翩翩少年如此之说,拔步床上的太子哪怕很是虚弱,‘噌’的想坐起身,却也被蔓延在心底深处一股莫名的忧伤气息所镇压住,‘咳咳’了一声,又躺回原处。

那翩翩少年见此,心有不忍双手踌躇不安,却也没有要上前搀扶。

“萧沐阳,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我自幼相识,在这勾心斗角的深宫里,也只有你,在我彷徨无助之际,陪伴我度过难关。可说,你我情同手足,结下的深情厚谊,难道抵不过一个所谓的三皇子?”太子见到那翩翩少年深邃的眼眸亦是颤动了一下。

“在这明争暗斗的深宫,倘若,反转过来,换成他是太子,我也躲不过,你想想我同胞的皇兄,自幼他是怎么对付我们的?然而,今日你竟为了一个外人来谴责与我?真是可笑。”拔步床上的太子言语甚是激烈,愤然一通发泄,便静默不语,侧身而躺,闭上了双眸。

“真是执迷不悟,外人,亲兄弟你给我说是外人?你恨大皇子那么对待你,你就该知道被人残害,诬陷的滋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你那自幼流浪在民间,尝尽人间疾苦的兄弟,他岂能是这种人。也对,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自幼在皇家看透了尔虞我诈的事端,也难怪你这么做。只是,你因此不惜拿命来作诬陷的筹码也太荒唐了。你知不知道,在府中听到你中毒昏迷不醒的消息,兄弟我都要心痛死了,倘若...”顿时,萧沐阳亦是无语凝噎。

推荐阅读:

萧凌 李凌 全能女婿 民国:从白鹿村开始捡宝箱! 灵泉空间,我带亿万物资当王妃 世界在我脚下 古代养儿记 天鹏纵横 重生缘来到 我真是大土豪 第九军区之地球风云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白首墨璃之绝世御王妃 诸神脑域 都市高手 寻龙档案 幻想乡的定制屋 官商 重回末世之美人如刀 我夺舍了二郎神 富贵惹人来 废材逆袭:鬼帝的异能狂妃 奈何再见,错与流年 左苏 泰拉创世纪 创界灵皇 铸工先锋 带着军队到三国 仕警官途 生肖猎魂传 魔兽之狂乱贵公子 终极商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