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前往青凌湖

“报歉,方才让各位久等了,事不宜迟,现在可以出皇城了。”高昀城见那些士兵们亦是诧异之颜,解释的说道。

听到方才那士兵的一席话,林汐惊的是舌桥不下,只能轻轻的点点头,以此示意。

高昀城几人在前,士兵们在后亦是往城门的方向走,林汐频频回头凝望那身后朱红且高大的宫墙暗地里琢磨,却也想不出丝毫头绪。

城门外。

“林汐大哥,你们这是要出皇城?难道那几个人已经找到了?”那守城门的士兵好奇的问道。

林汐见那守城门的是徐浚的手下,说道:“是,麻烦你帮我向徐浚大哥转告一声,就说揭皇榜的几个人找到了,徐浚大哥在巡戒,此时,我们必须要出宫,不好向徐浚大哥当面告辞,林汐欠他一个人情,来日定当重谢。”

守城门的手下说道:“放心,我会禀报的。”

“诶,林汐大哥,你看那几个人。”守城门的士兵亦是诧异的说道。这些个人怎么胆敢不顾林汐大哥,自顾自的走在前头。

“告辞了。”林汐双手作揖地说道,速即施以号令。“跟上。”

林汐带着士兵们连忙追随。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那守城门的士兵盯着那前头揭皇榜的那几个人,暗道这几个人好大的谱,竟不把士兵放在眼里。想到那惊动全京城的青凌湖,却也暗中释怀,听老大说,在御书房里,他们这几个人对此是信誓旦旦,那也难怪。

可他哪里知晓,是林汐听了他手下的一席话,因害怕,特地与他们拉开距离的。

高昀城一行人亦是在拐角处发现了一座客栈,透着梁门上吊挂灯笼的微光,才清楚的看到那上面雕刻着的几个字‘乾坤’客栈。

此时,天色虽晦暝,那敞开的大门却亦是迎送着往来的客官,客栈之中灯烛摇曳,映照着客栈里人影绰绰。

“我们今晚就住这间客栈吧,这客栈看着就挺好,离皇城又近,这样再好不过了,你们怎么看?”凤凰悦耳之声响起。

“我看这儿挺好。”龙炎说道。

“我没意见。”麒麟也附和的说道。

“我也同意。”常寿点头说道。

“诶,你甭说话,我可没问你,你还用住客栈?你那龟壳就挺好的,我瞧着这世间任何一地方也比不上你那乌龟壳。”凤凰故作愤然,嘲讽的说道。

闻声,常寿悻悻然的说道:“凤凰,你不会还在为恩公苏喜的事,打抱不平吧?我这还不是为了我们恩公,你不至于记这么久吧?”

凤凰没有理睬常寿,向高昀城问道:“昀城哥哥,你觉得呢?”

“天色已不早了,今晚就在这儿吧,正如你所言,这儿离皇城也近,是个好地界。”高昀城抬头望星空,又环顾四周,除了这客栈别的商铺早已打烊,这京城里的人形形**,什么人没有?胆敢这时候还不关门的定是与皇城的守卫脱不了干系,在此住宿也不失为上上之策。

听到高昀城这话,凤凰亦是大步向客栈里走去。

常寿见凤凰不理他,亦是甩袖故作生气的说道:“你们瞧瞧,她这脾气。”

“好了,别与她一番计较,都进去吧。”高昀城看着那雅致的客栈说道。

“是啊,谁让人家是神之凤凰呢,你有她那灵力你也傲娇去,再说她那脾气我早就领教了,不必如此大惊小怪的。”龙炎劝诫道。

龙炎,麒麟,常寿,那道士亦是向客栈走了进去。

高昀城正要进到客栈,却发现林汐一众人呆若木鸡的站在门前。

林汐暗道这些是什么人啊,说的话也甚是莫名其妙的,令人难以捉摸。

“你们还不进去?”高昀城问道。

“马上,马上,你先进,你先请进。”林汐亦是逢迎的说道。

这猝不及防的一下令高昀城摸不着头脑,他也不好管士兵的事,于是走进了客栈。

见高昀城走进客栈,林汐适才松懈,舒缓一口气。

手下的士兵说道:“老大,咱们真的要与这几个人同住一间客栈啊?”那手下漫不经心的发现那‘乾坤客栈’的对面也是一座客栈。

“老大,对面也有一间客栈,我去敲门。”那手下抬脚便往对面走,却被林汐双手阻拦。

林汐向对面瞧了一眼,发现那客栈黯淡无关,已然是打烊了,愤然地说道:“开什么玩笑,那打烊了看不到吗?咱们怎么进?敲门?惊扰了那客栈的那几个,发觉不在一个客栈,不就心生嫌隙了吗?你有没有点脑子。再说,就这一晚,明日解决了青凌湖的事,再离他们远远的也不迟。”

林汐言毕,便抬脚进了客栈。

见此,众士兵也只好随之而进到客栈。

天空淡去了那深邃的帷幕,此时,晨光熹微,秋风吹散了云际的雾霭,淡淡的霞光徐徐升起,一缕缕柔光也冲破天际撒向世间,点缀着万物。

皇城,深宫之中。

皇帝颁布了一道圣旨,一个时辰之内,各宫殿挑选一百名宫女,一百名太监前往青凌湖。

众人亦是因皇帝施以圣旨,祭祀青凌湖的人选,此时深宫之中早已乱成了一团,以至于众人亦是提心吊胆,搞的是人人自危。

宫殿外,宫女们亦是一片哗然。

或作木然之姿认命的,或不寒而栗吓的魂飞魄散的,或哭的梨花带雨瑟瑟发抖的,或悲从中来,怅然若失的。总之是让人悲天悯人。

“我怎么这么倒霉?我可是昨夜才进到这皇宫的,今日却要被祭祀?”一个宫女六神无主的说道。

“凭什么我们都被祭祀了,那些人却可以置身事外?”一个宫女指着不远处的一群宫女叫嚣的说道。

那公公斜着眼眸盯了那宫女一眼,愤悠然且眇视地说道:“各个宫殿祭祀的人选是咱家决定的,你这么谴责,你这是在怪咱家咯?”

“没,我没,我只是,只是...”那宫女惜雯吓的是瑟瑟发抖。

“只是什么?这是圣上颁布的圣旨,你若是胆敢质疑,你找皇上说理去,咱家绝不拦你。到时候,只怕你连个全尸都没有。”那公公嗔笑道。

“我不去了,我不...”惜雯听到这话亦是感到毛骨悚然,吓的失魂落魄,绝望的啜泣着。

“谁胆敢在言语半句,就别怪咱家不留情面了?”那公公亦是呵斥威胁道。

站在不远处的严婵儿早已泪眼婆娑,苏喜竟然也被选上了,可是,为什么是他,倘若,他去了,她还要活着做甚?苏喜为了他进宫,如今却连个全尸都留不得。

严婵儿心底深处的痛楚,一步一步接近苏喜,她的心便宛如被撕裂开,令她悲恸欲绝。

苏喜见到严婵儿的举动亦是心乱如麻,她究竟要做什么?这地方岂是她能待的,她何不离的远远,既然没选中她,为何要来这是非之地。

苏喜眸光一闪,严婵儿泪眼朦胧,紧紧的盯着他,也是,严婵儿定是因他而这般模样,可苏喜也颇是无可奈何。

“既然你都是宫里的老人了,就由你做个带头表率也未尝不可,只有这样那些个别的太监才不敢造次。”那宣旨的公公说道。

那宣旨的公公言语这番话自然是故意道出的,眼前这年长的太监之前得罪过他,他定要好好的趁机解了这心头之恨。

“我替他。”苏喜站出来毅然决然的说道。

那年长的太监昨日里可谓是一直在照顾着苏喜,他清楚那青凌湖一事,是由昨日那几个人解决的,那么在青凌湖他定能见他们一面,那么他也就死而无憾了。

不只如此,昨日里那几个人看着不象大奸大恶之人,性命攸关。倘若,他们要解决青凌湖一事,定不会用这种法子,既然他们这么做定有他们的缘由,那么,他也可以相信他们,他们定不会置之不理,定能保护这深宫之中二百人的性命,

所以他才胆敢站出来顶替。

“那怎么行?”那年长的太监诧异的说道。

“无妨,公公虽说只在这深宫里待过一晚,可您贴心照顾苏喜,亦是让苏喜感受到家人般的温暖,虽早已听闻这深宫尔虞我诈之事狡猾甚多,可您不一样,苏喜甘愿替您祭祀。”苏喜说道。

“好,好大的气魄,既然你替他,那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那宣旨的公公愤然地说道,亦是挨个的点名了其余的太监。

顿时,监栏院里,鬼哭神嚎之声哀悼一片。

霎时间,苏喜如梦初醒。

严婵儿已然站在队伍之中,只听那宣旨的公公说道:“好啊,今日咱家算是大开眼界了,好一个舍生取义,好一个置生死于度外,监栏院里有那小太监苏喜顶替,宫女之中有严婵儿顶替,只是可惜,这是深宫庭院,容不得仁慈,勾心斗角乃是常事。”

闻言,严婵儿亦是诧异,原来苏喜竟是顶替的,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也是,苏喜心底良善,也在情理之中,她自己不也是顶替别人了吗?

推荐阅读:

开局继承了大帝之力 嫡长子 冤种系统:这届宿主带不动 穿成炮灰一家,反派弟弟忙开荒 穿越明朝当暴君 风流皇太子 天潢贵胄 从真结婚假离婚到假结婚真离婚 [原神]跟帝君求婚后他死遁了 黑暗战传 米奈歇尔梅林 娱乐搬砖工 从仙界归来的厨神 夜天子 太古凶神的小弟 蛮荒记·鲲鹏 沉寂之旅 离婚后,假千金拒不复婚 火影之万能抽奖系统 至尊优化 一个人的宗门 挚求 前妻不准跑:撒旦的首席独宠 神级杂役 龙王传说之金银龙王 玄幻:说书说哭圣女,开局荒天帝 重生田园秀色:一品贵妻 特种兵之尖刀 都市魔帝逍遥 我家阁楼有世界 极品大专生 高武纪元,我的魔蜥分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