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神龙

“这里是京城街巷最为僻静的地界了,有什么话在这儿说就行。”沈长临说道。

眼见那姓龙的男子左顾右盼,鬼头鬼脑的颇是诡异,暗道莫非自家家仆担忧的没错,到这儿如此僻静的地方即便是高声呼喊估计都没有人能及时赶来,倘若这人要害他,岂不是轻而易举?

沈长临的眼眸深处透露着猜忌,若不是为了不惊动全城的黎民百姓,他至于如此鬼鬼祟祟的吗?龙炎知晓沈长临有所顾忌,这也属人之常情,也无心与他计较。

“救了他们二人以后,你打算如何安顿他们。”龙炎话音刚落下,沈长临俨然一副怔住的样子,当下思忖,这,这人究竟有何居心?两个儿子固然顽劣,可终归还是要回府中的。

“还想回府?假若当今的太子知晓他们二人被人救走,只怕,日后沈府也不能安宁吧?”龙炎狡黠一笑,言语之间透露出嘲讽,却也是事实。

眼见那日影当空高高挂起,映衬着偏僻街巷墙檐之上的影姿,沈长临俨然一副焦急万分的神情,听到那龙炎如此一说,一霎那,悲悯在心底蔓延,亦是急火攻心,满脸悲痛的说道:“我真是人未老,心却糊涂了,我真应该听自家家仆一言,不该找那什么破算命大仙,以至于,遇到你,耽搁了时辰不算,还要在这儿听你的嘲讽,若是向当今皇帝请命还能救我的两个儿子也说不定,这下,已然快要到午时了,只怕,做什么都是徒然了。”

“我这言语的可都是实话,人吗?我们先救,你最好想一下要将他们二人安置在什么地方才是。”龙炎说道。

日头逐渐的在空中缓行,那沈长临感受到日头带来的炙热,对眼前的却亦是熟视无睹,目光瞬间呆滞,仿若行尸走肉一般。

午时已到,什么都晚了。

神龙却道好时机。

浓浓的迷雾弥漫着,神龙拂袖回转,那秀长的身躯渐渐融合成一条灿灿金黄的神龙,庞大的身体慢慢盘旋,一个腾空飞舞将站在原地的沈长临卷入空境,那神龙闪现在空中,此时已然成了沈长临的坐骑,

神龙施以灵气将云雾聚集成浓浓的屏障,亦是将神龙遮挡住,神龙才能在空中飘浮,闪现。

那日影在云雾的后头,映照着神龙,令世人们惊叹,原来,那云雾彰显出神龙之姿若隐若现。

柔光之下,那浮影在空中一闪而过。

“奇了,奇了。”有人仰头看向青空。

“何事,如此大惊小怪的?”另一人随之视线望去,却也没看出什么究竟。

“那边有东西,太诡异了,‘刷,刷’的就没影了。”那人万分好奇,明明晃到了,却什么也没有?

“那是鸿雁吧?已到南飞的时节,再正常不过了。”那人解释道。

“是吗?要是如此,那也是在情理之中。”那人听到此言,面上虽应,却满心狐疑,原本他以为是象那同伴所言,是鸿雁迁徙所致,却又感受到头顶浮影的晃动。

“诶,诶,感受到了没,这天忽明忽暗的,那云也颇有诡异之处啊。”那人抬头仰望,仿若定住了一般。

“嘿,你晓得不?瞧你现在这样儿,你才让人感到惊悚呢,莫要一惊一乍的。”那同伴说完之后,抬头仰望青空,始终没什么发现。

凡是灵敏且感受到的世人想破头脑,终归还是想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

皇城深宫。

西市断头台。

断头台下沸沸扬扬,围观的黎民百姓亦是在窃窃私议。

“这二人听闻是京城沈家的,好象是得罪了当今的太子殿下,才要被斩首的。”

“可不是吗?要说这俩人胆子可真大,虽说沈家的权势让人不可小觑,可这沈家哪里能比的上当今太子啊,这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想要以卵击石吗?”

“是啊,自古卑尊有别,这太子殿下岂是能随便招惹的?这下可好,这俩兄弟都要倒大霉了。”

日头缓行,逐渐的正当空。

“太子殿下,午时已到,这沈家的人还真够狠心的,竟然不敢前来搭救,怕是为了沈家百年的祖业不敢轻举妄动啊。太子殿下这下,还要将这俩兄弟斩首吗?”那侍卫问道坐在台上的太子殿下。

沈家俩兄弟听到这话,哪怕艳日高照,寒意却渐渐在心底蔓延,躯体亦是瑟瑟发抖仿若冰窖一一般,那太子殿下的脸色逐渐晦暗,在他们俩兄弟看来犹如阎王爷索魂一般,亦是毛骨悚然。

“斩,为何不斩?难道那沈长临不前来搭救,我就要释放他们,让他的两个儿子回府不成?倘若如此,日后岂不是谁都可以欺辱东宫了?我就是要杀鸡儆猴,让他们看看,跟我东宫作对的下场,谅深宫之中那些小人也不敢再觊觎本太子储君之位。”太子亦是疾言厉色的说道。

“是,奴才多嘴了,还请太子殿下宽恕奴才。”眼见太子殿下狠狠的样子亦是不寒而栗,速即求饶。

“知道就好,再一次口无遮拦,小心的你的嘴。”太子言语之间亦是鄙夷,速即,视线转移到跪在断头上的俩兄弟身上,眼眸深处亦是发出精光,想起侍卫回禀的那些话,他心底深处衍生寒意,亦是毛骨悚然。

父皇竟然为了那些俗人,贬低自己不说,却想要那野种继承皇位,还好那人出身低贱,早先流落在民间,否则,还真成了他的威胁了。

太子心底深处是越想越恨,明面上却稳如泰山,他就是要彰显睥睨天下的气质,才能衬托出皇室的尊贵,皇室的威严。

太子稳稳的抬手拿起斩首令,‘噔’一声落到俩兄弟身前,俩兄弟亦是如临深渊。

那身材魁梧的刽子手,手起刀未落,瞬间,一阵冷风吹拂袭来,轻抚众人的脸庞。断头台,台上台下弥漫着淡淡的的迷雾,就在众人将要慌乱之际,时间却宛若静止一般,众人亦是岿然不动。

一股强风卷进淡淡的迷雾之中,神龙一个飞舞盘旋将沈家俩兄弟带入空境,神龙狡黠一笑,红色的龙须摇曳唇边,速即,威风凛凛的飘荡在青云之上。

空境之中。

“爹,爹。”两道声音回响在神龙耳畔。

“瑜儿,逸儿,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沈长临满腔悲悯。

“爹爹,我们都还以为你不来救我们俩兄弟了。”沈瑜带着哭腔说道。

“爹怎么会轻言放弃你们呢?这不爹爹来了吗?”沈长临说道。

“我们这是在哪里?这人是何方奇人?竟有如此本领?”沈瑜面露新奇之色。

“瞧,外面,莫不是在空中吧?”俩兄弟亦是心惊胆寒。

“甭管这么多了,这人是来救你们的,你们也别害怕,他没有恶意的,否则,他也不会来京城救你们两个人了。”沈长临厉声喝道。

“这人?他这是人吗?”沈逸嘀咕道。

“休要胡言乱语,都这时候还要言语风凉话?他救了你们,他是你们的恩人。莫要对恩公不敬。”沈长临呵斥的说道。

龙炎一听,暗道:本龙乃是龙,神龙,要比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好多了。

恩公?你们都会忘记的,龙炎当下狡黠一笑。

“你们得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怎么好端端的,你们两个进宫作甚?我不是百般教导你们,这深宫之中,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之事太多,不是你们俩兄弟能进的。我不怕你们在京城任性,就怕你们进宫啊,这深宫冷酷无情,保不齐一句话你们的任性得罪了谁,就遭人诬陷了,幸好,有如此奇人将你们二人救出,否则,就再也见不到你们俩兄弟了。”沈长临厉声呵斥。

“爹爹,不是我们的错啊,是,是,是那太子殿下邀请我们前去的,太子殿下邀请我们二人,我们能不前去吗?倘若我们兄弟二人不去,那不照样治我们个死罪吗?我们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莫要责怪我们才好啊。”

“责怪?就怕你们不长记性,你们好端端的他能治你们的罪?你们做了什么?”沈长临盯着他们两个人,象是要把他们看穿。

沈长临察觉到此事不简单,沈家是与皇宫有所牵连,可是,这皇宫的事宜一向由宫中的人交代,何时需要太子出面了?而且,那太子不认识他们兄弟二人,为何要前去府中邀请?还是在沈长临不在府中的时候,这么一想,却是有些蹊跷。

“爹爹,你莫要问了。”沈瑜结结巴巴的说道。

沈逸也是支支吾吾:“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你们两个究竟干了什么好事?让太子殿下抓住了把柄,倘若,你们没有错,他会气的要把你们斩首吗?”气的沈长临高声喊道。

这声响猝不及防,亦是把神龙惊着了,原本飘荡的龙身亦是摇摇晃晃,速即,才能稳当一些。

“是,是我们两个喝了一盏茶,一盏茶之后才铸成大错的。”沈瑜低下头小声说道。

沈长临看着俩兄弟眼色越来越犀利了,他不信,一盏茶就能让他的两个儿子陷入绝境之地。

推荐阅读:

绝世强者陈野 沧安录 重生1979姜小白 升龙道 古代吃瓜看戏的日子 黑暗之魂:我是不死队长 我欲横推此世间 马小玲姑苏九爷 炼道长生 我是欧皇,吊打重生者不过分吧 护花医圣 我用超能力红遍娱乐圈 都市透视狂医 巫女巫女爱丽丝 闲修 一锅煮三国 御天楚言 海贼王之我有英雄联盟 封神:从拯救闻仲开始 极道2 开天证道行 武道人仙 导演的快乐你不懂 师兄我真的是高手 戮仙之城 苏卿 最强军工 拔刺行动 曾活一万年 神级鄙视系统 长乐的贴身护卫 美人计是种传染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