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驱逐沈府

就在沈长临昏昏沉沉之际,耳畔萦绕着嘈杂之声,令沈长临心头蔓延出急躁之意,那刺耳的声音渐渐的越来越清晰,拧起了眉头。

“你们府上两位少爷呢?”一个痞子样的男子,身旁跟着一群人,这些人脸上灰头土脸的甚是狼狈。

“你问这个做甚?”搀扶着沈长临的家仆眼眸躲躲闪闪,甚是慌张的说道。

“作甚?你们这两个狗腿子,莫非你们几日不见就忘了我们这些人不成?”那地痞手下的小弟愤然地说道。

“狗腿子?指不定谁人是狗腿子呢?”另一个家仆小声嘀咕着,却不想还是被那地痞的手下听个正着。

“你在低声叨咕什么?之前是谁说罩着我们的?如今,我们几个在京城街巷如同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若不是你们家俩少爷,我们兄弟几个能落到如此地步吗?”

“他们两个在哪儿呢,让他们滚出来。”

“对,让他们滚出来。”

那两个家仆一瞧这阵仗,想搀扶着沈长临离开此地,那些地痞流氓眼见他们想溜走,于是便伸手拦住他们的去路。

“诶,想走?”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告诉你们,我们在京城的所作所为就是沈家的两位少爷怂恿我们的,你们若是想报仇,就去沈家找他们就行了。”那些地痞流氓一个个高喊着,那些小商小贩,往来驻足的行人鄙夷的视线也随之而来,投向了主仆三人。

此起彼落的高喊声宛若重锤一般,彻底激醒了沈长临。

那家仆见沈长临已清醒,道:“老爷,你醒了。”

还未言语一声,却听道刺耳的舆论传来。

“原来是这样的,且说呢,这些地痞流氓怎敢有这胆子在京城集市为非作歹,原来身后有靠山,还是京城的沈府。”

“可不是吗?那沈府是什么地界?听说还与皇宫之中有所交易,就连皇帝也给几分薄面呢。”

“那沈家俩兄弟在下是见过的,任性不说还甚是嚣张。”

在旁驻足的行人亦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你莫要听这些地痞流氓胡言。”那家仆轻声辩驳道。

沈长临怒目相视,两个家仆亦是不敢再言语半分。

“沈家教子无方。如今,他们二人已然被在下逐出沈府去了,犬子在京颇有惊扰之处,还请诸位见谅。”那沈长临亦是当街怀抱着拳,决然地说道。

围观的众人听到此话,亦是大惊失色,怔目结舌,素闻,京城的沈府可只有他们这两个儿子,难道,那沈家老爷真的大义灭亲不顾沈家的香火吗?

那些地痞流氓听到此话,也啐了一句:“这俩兄弟也是活该,兄弟们,我们走。”

言毕,那些地痞流氓便转身离去。

那两位家仆彻底愣住了,宛若塑雕泥木一般,这老爷向来是最宠溺两位少爷的,如今,老爷怎转了性子了?逐出家门?难道两位少爷出了事...

“还不快走,要我搀扶你们吗?”沈长临转身呵斥说道。

两个家仆亦是甩甩头,赶走那些胡乱的思绪,连忙追上去。

一个家仆问道:“老爷,恕小的冒昧问一句,少爷他们怎么样了?”

“你们两个只需要清楚,两位少爷没事就行了,其他的莫要多嘴。”沈长临厉声说道。

那两位家仆听到自家老爷如此说,适才如释负重。

沈长临固然忘了遇到神龙一事,可他心底深处清楚的知晓,他的两个儿子现在沈家庄,夫人也在,只有如此,他的两个儿子才能相安无事。

一时之间,这沈家俩兄弟被驱逐出沈府的消息轰动了京城。

话说,与神龙道别的高昀城一行人向严家酒馆前行。

就在距严家酒馆尚有些路程之际,严婵儿莫名感觉到心口揪了一下,亦是紧蹙着眉头,双手捂住胸口,越往前走,心头越是涌现痛楚,不禁‘嘶’的一声。

众人察觉到严婵儿不对劲儿。

“你怎么了?”苏喜慌张的问道。

“你没事吧?”众人一口同辞的问道。

也是奇怪,就在瞬间,那痛楚一闪而过,仿若微风轻轻拂过心口。

眼见,那严家酒馆就在前头,严婵儿道:“方才不知怎么了?心口疼了一下,现在无碍了。”

高昀城一听到这话,眼看头顶柔光映照,日影斑驳,与凤凰,麒麟,常寿一个默契的对视,道:“快到了,走快点。”

适才,三步作两步,疾步向严家酒馆飞奔。

苏喜和严婵儿默契的相视一眼,心底深处感觉到莫名其妙,这几人竟比他们二人还要匆忙,二人虽不知情况却还是紧跟了上去。

高昀城一行人一进到门口,就有一股浓烈的酒香扑鼻而来。

“幸好,幸好,还未出事。”凤凰说道。

这话倒是让严婵儿,苏喜琢磨不透了,二人皆是满心狐疑。

“婵儿,苏喜?你们不是进宫去了吗?”那酒馆的老板亦是睁圆了双眼,眼眸深处蔓延着惊悚。

“你们,你们莫不是逃出了皇宫?这私自出逃皇宫可是死罪啊,你们的胆子可真大。”那老板说道。

“爹,你莫要急,我们二人并未出逃,我们二人在此也是当今皇帝恩准的,爹爹莫要慌乱才好啊。”严婵儿说道。

“原来是这样,那就好,那就好。”

高昀城一行人突如其来的出现亦是惊扰了严家酒馆正在品酒的一群士兵。

“老大,老大。”林汐身旁的侍卫提醒道。

“不是都说称我为将军了吗?胆敢不将皇上的圣旨放在眼里是不是?”林汐故作愤然,将面前的一碗酒,一饮而尽。

“老大,不,将,将军我这喊惯了不是。”那侍卫说道。

“在这儿也就罢了,等本将军上任,你们可都要改称呼的。”林汐故作深沉的说道。

“是啊,是。”那些侍卫亦是漫不经心的回道。

“这酒好酒啊,昨日里不是盼着要喝这酒吗?如今,这酒就在你们眼前,还不快喝?过了今日,进了皇宫,可没有这么好的酒让你们品尝了。”林汐见他们如此懒散,放着眼前的美酒竟然不喝,亦是说道。

林汐又抬手给自己倒了一碗酒,速即,一饮而尽。

“不是啊,老大,你看后面。”那侍卫战战栗栗的说道。

林汐手中的酒碗还未放下,听到这话回转过身去,往门口一看,大惊失色,手中的碗也摔在了地上。

‘哗啦’一声刺耳的声响传来,高昀城一行人抬头向声源望去,原本以为是旁的一群官兵,没想到是林汐他们一行人。

“你们先坐,我帮你们倒茶。”严婵儿说道。

高昀城,苏喜,凤凰,麒麟,常寿亦是挨个就坐。

片刻,严婵儿将茶水端了上来,为他们一一斟茶。

高昀城端起茶杯,那浓郁的清香扑面而来,亦是沁人心脾,速即,一饮而尽。

“润滑入喉,这茶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不愧是祖传的。”高昀城亦是赞许道。

听到这话,严婵儿亦是满心狐疑:“你喝过这茶?”

高昀城适才反应过来,漫不经心的解释道:“在下在‘客来客栈’喝过,那老板说是严家酒馆的老板馈赠的,故才知晓。”

严婵儿适才焕然大悟。

林汐眼见着高昀城一行人坐到他的邻桌,他是进退两难,如坐针毡啊。

林汐虽不知昨夜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可今日里,解决青凌湖一事之后,他们却是向皇上请旨,封赏与他,故此,他才能当上将军的,原本以为不会再碰面,可此时,又在这严家酒馆遇上了。

林汐亦是咬咬牙,鼓足了勇气,大着胆子,站起身来,向他们走去。

“嘿嘿,这,没想到,想不到在这儿碰见你们了,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林汐或许是有些慌张,此事说起话来结结巴巴的。

“你们啊,不要紧张,也不用害怕,我们几个是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那日里不过是误会一场,何必想着躲着我们几个呢?遇上就是缘分。如今,青凌湖的事已然解决了,这不是皆大欢喜吗?何苦,难为自己呢?”凤凰亦是故作无奈的摇摇头。

听到这话,林汐愣住了,宛若被一道天雷击中心头,这人,这人竟知晓他们在想什么?

眼见着林汐脸庞渐渐浮现不安,那眼眸深处饱含的惧意如同见了鬼似的,比方才还要严重。

“凤凰,你看看,你瞧他们那样,你就甭说话了,你这么说他们岂不是更怕?”麒麟说道。

“就是。”常寿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林汐一众人彼此之间默契的一个对视,睁圆了双眼,眼眸深处蔓延着匪夷所思,似乎在言语:这些人果然不简单,倘若,先前只是颇有些怀疑,那么,此时他可以断定,这几个人真的不简单。

林汐一行人那桌案上的双手亦是颤抖了起来,将桌案上的碗,碟抖的‘砰砰’只响。

凤凰瞧了他们一眼,亦是暗觉好笑。

“凤凰,莫要闹了,他们本来就挺害怕,何苦再这样难为他们?”高昀城故作呵斥。

“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这外头大正午的日光高照,你们怕成这样,如此心虚,莫不是做了坏事不成?”凤凰狡黠一笑。

推荐阅读:

嚣张王妃自请下堂 空间之霸宠田妻 女王重生的逆袭日常 我的娱乐圈是这样的 全提瓦特只有我一人[综原神] 逃之妖妖 于淼钟丽木色木 亡灵君主:天灾纪元 夏幕 先婚后爱:追妻九条街 街头测试:装鬼吓人?给我死刘锋张浩 都市鉴宝天王林枫 [陆小凤]西方之玉 徐卫彪二哥,从制霸燕阳开始 护花医圣 从做美食游戏开始 惊变九重城 红旗 秘术佣兵 凤命难违 通天证道 指挥官的枪娘物语 小人治宋 从火影开始做曹贼 我的骑士旅程 方先生的修士生活 都市仙帝传奇 诸侯争霸 转角没有你 阿雕赵萱儿大陈陈大 山林大亨 超神工程之绝世兵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