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长云寨

高昀城,萧婉柔,龙炎,凤凰,麒麟,常寿,掩藏在幽深的丛林之中。

云风那双深邃的眼眸,在岗哨林来回巡视,不知为何,绑了这三人来,方才进山心底居然有不安的错觉,在断定长云山四处没有可疑的人出没,才如释负重,对着看守岗哨的小弟说道:“好好守着,留神四周,小心戒备,切记有任何风吹草动定要及时回报。”

“是,老大,你就放心吧,你此番下山,行程舟车劳顿,你回寨子里休息,这儿有我们守着,保证万无一失。”那看守岗哨林的小弟阿谀逢迎的说道。

云风一听到这话,隐藏在心底深处的猜忌方才荡然无存,满意的点了点头。

要说这痞子,不,这土匪名讳云风,一个孤儿,自幼流浪在街头,无意之间听闻长云山,闯入这荒郊野外之地,在此设立了寨子。

这长云山奇雄险峻,高耸入云,穿梭过石梯,踏过盘旋在长云山的一条蜿蜒崎岖的山路,山后柔光日影的透映,那两傍的树木或有枝繁叶茂,显的苍翠葱茏,或有傲然屹立树干高挂着颓败苍黄的树叶,或有染尽满红的枫叶,亦是在这山林之中彰显诡秘。

云风一行人绑着萧沐阳,萧沐云,萧妤颜三人,踏过这重重山林,来到了山头前,那耸立的木牌上面雕刻着‘长云寨’三个大字。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云风对着手下的小弟厉声施发号令,道:“将他们三人关押地牢。”

“是。”云风的小弟得到命令回道。

“这帮土匪到底绑来多少人?居然还绑架了道士?”龙炎亦是满心狐疑,将心底深处的困惑道了出来。

“这些人心是真狠,连道士都被他们绑来了,那我大哥,二哥,堂姐他们会不会有危险?”萧婉柔亦是揉搓着冒出冷汗的双手,那一股寒风吹拂过幽深的深山老林,哪怕是在有柔光的时节,彰显的颇是古怪。

速即,高昀城,龙炎,凤凰,麒麟,常寿愣住了心神,脑海中那道士的容颜一闪掠过,高昀城几人彼此之间一个默契的对视。

“这道士不会是先前在青凌湖遇到的道士吧?”龙炎难以置信的说道。

“不会吧?我看那家伙挺伶俐的,虽说胆子是小了点,不至于蠢到被土匪抓来此地吧?”凤凰亦是口无遮拦的说道。

只是这话说完,几道凝视的视线齐刷刷的向她投去,盯的凤凰是浑身不自在。

“都这么看我作什么?我只是说那道士,又没说旁的人,”凤凰认怂的小声嘀咕着。

凤凰还不知这些人在想什么吗?不就是那萧沐阳是昀城哥哥的兄弟吗?不就是她赶走了那道士吗?这人看着挺机灵的,却不想如此愚笨,居然被绑到这荒山野岭,此前这人还纠缠着他们四个想要当上古灵兽的徒弟,这,真是荒唐至极,这道士是被她撵走的,此时,不免心中有些许愧疚。

“真是新奇,这凤凰也有示弱的这一天?”龙炎亦是调侃的说道,凤凰却听出了这言语之中的落井下石之意。

“哪个承认示弱了?那是本凤凰不与你们几人计较,在者一说,他们这些个人被绑,又不是本凤凰的主意,自然不是本凤凰的错。”凤凰颇是不满的说道。

“没有人说是你的错。”高昀城安抚的说道。

“就是,我们可没说。”龙炎,麒麟,常寿亦是一口同辞的说道。

“可你们心底不都是这么想的吗?不就是我把他给赶走了吗?这人也是古怪的很,一夜之间胆子也肥了,居然不怕我们四个了,这暂且不说。还胡搅蛮缠,要当我们四人的徒弟,谁知晓他有何居心?那凤凰我自然要把他赶走了,这你们不都是赞同的吗?如今,这出了事就来怪我,这不合乎常理吧?”凤凰愤然的说道。

萧婉柔听到这话,好奇亦是蔓延在心底深处,却因忧心萧沐阳,这困惑亦是一闪而过。

“凤凰没错,这道士啊,又不是同苏喜那般有恩于我们,不能事事应着他,谁知晓他学了本领,会不会牵缠到旁的人,倘若,到时候无辜的人遭殃,我们四个就是罪魁祸首了。”龙炎替凤凰辩解的说道。

“就是嘛,还是神龙明事理,不想你们几个。”凤凰这才消了气,满意的说道。

眼见着就要平抚凤凰的情绪,却看到凤凰狠狠的一跺脚,速即,咋咋呼呼懊恼的说道:“对啊,我这,怎么把苏喜的事情给忘了?”

“苏喜的什么事?你想要作什么?”高昀城满心狐疑的说道。

高昀城,龙炎,麒麟,常寿亦是好奇且在心底深处蔓延诧异,这凡是牵涉到苏喜的事,这凤凰可都是尽心的。

“作什么?谁招惹了苏喜,那我就要找谁咯。”凤凰狡黠一笑。

“现在?还要救这儿的人呢,这时候就不要再多生事端了。”高昀城说道。

“就是,救了人再去也不迟,不急于这一时。”龙炎亦是说道。

“哎呀,还是帮苏喜要紧,稍等我片刻,凤凰去去就来。”凤凰说完就掩藏于旁的林子里了。

萧婉柔听的是云里雾里的,余光却瞥到那旁的林子里斑驳树影之中若隐若现一道闪烁的光,速即,消逝殆尽。

萧婉柔感到十分好奇,再俯身往丛林里探去,哪里还有凤凰的身影?

“怎么,怎么回事?这人,人呢?”萧婉柔亦是大惊失色,慌乱了心神。

萧婉柔诧异的目光投向高昀城几人。

“凤凰她,往林子里面探路,救人去了。”常寿亦是解释道,情急之下常寿亦只好如此搪塞一番。

“看吧,龙炎,哪个要你多嘴了,这下可好,以后啊,就不能当着凤凰的面说苏喜这两个字。”麒麟亦是轻声嘀咕着。

“这,这也不能怪我啊,只能再稍等片刻了,没事,凤凰有分寸,她不来救这不还有我们呢?耽误不了事的。”龙炎亦是辩驳道。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斑驳丛林里,凛凛冷风吹拂掠过,那盘旋舞动的树叶亦是在沙沙作响,粼粼的微光忽隐忽现。

凤凰漫步走了出来,“我回来了。”

“这么快,苏喜怎么样?”高昀城问道。

“听我给你们说,幸好我去了一趟皇宫。不然啊,指不定那人要怎么欺负苏喜呢?这下好了,我保证,那人以后,不敢有半分欺凌苏喜的心思,见到苏喜都得恭恭敬敬的。”凤凰亦是狡黠一笑。

原来凤凰一个原地回旋施以灵气,凭青云遮挡,展翅高飞在空中闪现翱翔,穿梭过这长云山,越过这京城大街小巷,飞往皇城之中,施以灵气,寻觅到那人的踪迹,落脚于深宫的长廊之中。

凤凰瞧见不远处,一个熟悉的面容,这不是欺负苏喜的公公是谁?凤凰一个回旋幻化成人,掩藏于无形,轻轻飞过在长廊之上。

“瞧瞧这些个人还真是走运,摊上青凌湖这么大的事,居然死不了,愣是给送了回来。”那宣旨的公公亦是不悦的说道。

“尤其啊,是监栏院的苏喜,和宫女严婵儿。这不,圣上颁发圣旨,特地要给这两百人封赏,每人奖赏二十两银子,说这二人成仁取义,这在深宫之中是俨然不多见的。这俩人不光没葬身在青凌湖,还得到了皇上的封赏,这下,这后宫里不少有传言,这二人可有的得瑟了。”

“这都不算什么,甚为重要的是这二人竟与解决青凌湖一事的几个人有所牵缠,那么这二人的进宫目的不容小觑啊,你们这些个要提防着点,别被人家卖了还不知晓,怎么作,就不用咱家交代了吧?”那宣旨的公公漫着小碎步,带着一大群太监从长廊里穿梭而过。

“是,奴才明白。”那些太监亦是凛冽的一笑,回道。

掩藏于无形的凤凰一瞧这些个人的架势,这还了得,想欺负苏喜,欺负严婵儿,过了我凤凰这关再说,凤凰狡黠一笑。

那宣旨的公公恭敬的举着圣旨,两傍跟着太监,漫着小碎步,走在长廊的最前头。

无形之中,凤凰挥舞着纤细且修长的双手,在那宣旨的公公面前,施以灵气,那灵气发出一道光,亦是流光溢彩,那光凝结在空气中阻断了那宣旨公公的去路,与那若隐若现的灵光撞了一个满怀,速即,在他快要倒地之际,在他后头那帮太监又狠狠的撞向了他。

众人亦是慌乱了分寸,纷纷不明觉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这公公怎么不往前走了?

“你们这帮蠢货,一个个眼睛哪里瞧的?都不会走路了不成?如此粗莽,倘若,冲撞了圣驾,又该当何罪?”那宣旨的公公甚是不满的说道。

这帮蠢货就是愚钝之极,若不是想在那李公公面前耍个威风,他也不必如此,要这么些个人前来帮衬,可他却不知这全是凤凰暗中搞的鬼。

等宣旨的公公从地上俯身站起来,再想往前漫步,却又被无形之中的灵光阻挡去路,象是禁锢一般,始终冲不破这牢笼,等他瞧见两傍的奴才诧异的视线,方才清醒过来,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推荐阅读:

娱乐王朝 回到北宋做皇帝 黄云天飞翔的黑鲨鱼 这个谷主不一般张一峰 农家福女:带着全村种田暴富 周渊系统儿憨乎 宠妾灭妻?重生嫁奸臣夺你狗命!苏幼月谢渊 天魂武帝 谁家年少 万界仙游 褚先生,你老婆要离婚 纯阳仙境 惊变九重城 领主争霸之心想事成 十万层最强炼气期 豪门游戏:女人,别想逃 天神之体 月挂东风应长庚 锦衣大汉 锦鲤农女她被糙汉夫君无限娇宠 白袍小武僧 我养的宠物都超神了 异界纵横之英雄幻想 幽默宗师 禁欲上司夜敲门 文娱大时代 都市古武高手 罪恶之城 修道神仙录 阿伦的哈利波特世界 那就追吧 这个老公还顺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