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关押地牢

巡逻的小弟递给李子一个眼色,朝着丛林的寨中瞄了一眼:“老大在他的寨屋休息呢,老大在外奔波劳累的,莫要丁点儿的事就要惊扰他,老大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面对巡逻之人的游说,李子心底深处没有衍生出一丝的惧意,他倒是赏心悦目般盯着眼前的绝艳佳人,倘若,这么个妖艳货色贡献给老大,老大岂有生气之理,犒劳我都来不及呢,那李子亦是暗中窃喜。

凤凰亦是暗中怒火冲天,却故作嫣然一笑,那李子亦是满心的只顾欣赏,殊不知绝艳容颜之下已然狰狞一番,竟腹诽神之凤凰妖艳货色?

蓦地,李子回转过头对着巡逻的兄弟故作深沉的说道:“我清楚,小弟我有要事回报大哥,这女子在长云山外迷了路,寻不得前往京城的路途,大哥对京城最熟悉了,我带她找大哥定能帮助她。”

闻声,那巡逻的兄弟亦不再言语,盯着不远处前来的女子,暗中思忖,这女子定然是误闯山林,被李子拐至林中的,先前,老大对抓来关押的那些个女子亦是无动于衷,问其缘故,只道一般姿色,瞧不上。

老大就是老大,连那京城达官贵人的掌上明珠,富家千金那么倾国倾城的女子都瞧不上。

如今,眼前的女子定能深入老大的眼,倘若,这女子要是作了压寨夫人,哪怕是远远的瞧上一眼,都是满满地享受啊。

长云寨,木牌两傍固然有错落有致的寨屋座座,可这都比不上不远处深林的云风阁。

领路的李子视线投向那幽林之处,速即,故作轻松作出了请的姿态,对凤凰逢迎的说道:“你这边请,大哥就在那边。”

凤凰坦然自若的点了点头,步步生莲,踏过着清新的泥土地,向林中的寨子走去。

萧瑟的秋风吹落纵横交错的树木上一片片微黄的落叶,落叶在半空中因冷风轻抚,亦是舞动起完美的弧线,随即落下,或悄然落在地上,或落在寨屋的檐角,亦是给这山寨平添一份桃源气息。

若不是已然知晓这里是土匪窝,凤凰还真要惊叹于这天然之作,在瞧瞧那些个巡逻之人,似乎方才的桃源气息瞬间弥漫成贼匪之气。

凤凰和李子站在云风阁外,正当李子想要敲阁楼门高喊之际,门外岗哨的兄弟阻拦一声:“哎,李子,老大可刚刚歇息不久,你这就前来惊扰,不怕老大发怒啊。”

速即,那人又鬼鬼祟祟的拉过李子,轻言细语道:“李子,你又不是不知情,这几日地牢里的那些人都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依旧嘴紧的很,要不说找不到亲人要赎金,要不就是不开口,虽说我们山寨还有些财物傍身,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老大正在苦恼呢,万一要是惊扰了老大,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我知道,我心里有数,这不送个美人给老大解闷吗?嗯。”李子递给看守云风阁的兄弟一个不怀好意的眼神。

那人抬头望向云风阁,适才发觉云风阁门前居然站着这么一个惊艳的女子,顿时双眼明亮起来,眼眸深处蔓延惊叹之色。

“瞅瞅你那猥琐的样儿,这女子你可别肖想啊,这可是老大的女人,岂是我们这些小喽啰可以碰的。”李子嫌弃且故作好心的游说道。

“我知道你是送给老大的,你也是走运了,被你这小子拐来了,老大知晓以后,这寨子里你就可以翘着尾巴走路了。”那人回转过身,漫步回到云风阁,走进凤凰,似是要将凤凰看的清楚。

速即,李子亦是抬脚跟了上去。

“怎么样,那这门你是开还是不开?”李子在云风阁前意味深长的笑道。

“开,开开,二位请。”看守云风阁的手下故作点头哈腰的说道。

“外头发生了何事?如此大声喧哗?扰了老子的清静有你们好看的。”寨屋里,栖身躺在床榻上的云风模糊之中狞起了眉头。

闻声,云风阁外李子和看守的兄弟亦是故作愧疚,只怕这女子被吓唬住,逢迎的对凤凰说道:“诶,我大哥睡迷糊了,这是梦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且不必感到害怕。”

“对,我大哥人就是这样,豪爽,不拘小节,但心地良善,你莫要被这言语给唬住咯,那样我大哥就是真的怨啊。”那看守云风阁的人一双眼眸乌溜溜的转着,说起谎话来那是侃侃而谈。

凤凰故作漫不经心,委屈的回道:“是小女子饶了你们公子的清静,公子如此不欢迎小女子,小女子告辞就是了。”说着抬脚要往此前来的方向走去。

“且慢,我再去喊,我再喊就是。”李子亦是硬着头皮说道,似是不管不顾老大有何惩戒了。

“对,我们再去喊就是了,你莫要走开。”那看守云风阁的手下讨好的说道。

闻声,凤凰亦然停驻了脚步,无辜的眼神盯着他们,这下二人已然知晓她不会走了,大着胆子敲了敲云风阁的门。

‘咚咚咚’的敲门之声此起彼落,云风依旧在迷糊之中,身体象是被定住,可梦境之中嘈杂的声音回荡在耳畔,心底深处蔓延着一股莫名的怒火,沉睡里亦是呓语:“你们两个胆子真是肥了,敲这么大声的门作什么?”

蓦地,二人心里亦是‘咯噔’一声,双手在半空中颤抖的停下。

“大哥,山外一女子迷了去往京城的路,小弟特地带她前来请教大哥。”原本李子试探着想推开这扇门,只要这门开了,只要大哥看到这女子自然也不会与他计较了,却不想云风阁的门居然从里面闩住了,推了几下依旧没有打开。

“大哥...”话还未说完,却被蓦地一声打断。

“什么女子迷了路,老子这时候没空见,先关押地牢之中,等我有时间了再去地牢审问。”一声怒吼从云风阁里传了出来。

闻声,一时之间,三人是各有各的神色,李子的献媚,逢迎失策了,对这女子亦是满心婉惜之色,然而,那看守云风阁之人说不准还要搭上看守不利之罪,凤凰亦然在心中欣喜,明面上却眼眸蔓延泪珠,故作惊异之色。

“对不住了,你也听到了,这是老大嘱咐的,我也是没有办法啊。”那李子亦是想要将凤凰双手束缚住,只是这双手还未触碰到,就如上山之际那般,被莫名的刺痛,霎时间弹了下来。

‘嘶’又是一阵痛楚,李子睁圆了双眼,满目惧意,却不知,亦琢磨不透这惊恐之意从何而来。

凤凰容颜之下深沉且狰狞,又想着动手动脚,真是可恶,速即,狡黠一笑,嘴角微微上扬。

“地牢在哪儿?”凤凰一声天外传音深入李子的脑海之中。

“地牢在那边。”霎时间,李子亦是面无人色,呆楞的指着云风阁不远处深林傍边的洞口,速即,才清醒过来。

只听到那女子一空灵之声传来:“小女子自认不是你们的对手,你前面带路就好,我不做反抗。”

这下李子诧异了起来,这女子居然不畏惧于此,奇人啊,可转念一想,莫非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又或者只是如她所言,知晓自己不是我们的对手?不做反抗,有自知之明?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可此时,不论是什么,这女子老大已然知晓了,自然是要关押进地牢的,可一再触碰与她,这双手就会莫名的刺痛一阵,只好任由她去了。

“你带着她去地牢,我在这云风阁守着,等老大醒来以后,我在跟老大细说这小女子的事情。”那云风阁看守的手下看向那不远处的洞口,递给了李子一个意味深长的眼色。

“对不住了,你请。”

二人抬脚就往深林地牢走去。

云风阁之中,云风睡梦中的空境消逝,沉沉的睡了过去,‘打鼾’之声从云风阁里传了出来。

看守云风阁的小弟亦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这老大居然还真能睡着,有女子都不出门瞧上一眼。

他们哪里知晓,凤凰暗中施以灵气将长云寨看了个透彻,那是一览无余,见长云寨外居然没有显现关押的地牢。云风睡梦之中毫无警惕之心,凤凰依灵气趁虚而入,云风才将凤凰打入地牢。

二人踏过这丛林深处,来到洞口前,凤凰施以灵气耳畔渐渐传来各种莫名的声响,蓦地,‘哗哗哗’的流水声落入耳畔,再以灵气看个通透,画面渐渐的清晰,原来丛林外有一处千尺瀑布,奔腾在这丛林之处,原本是清凉的舒适,那微风轻轻袭来,却有一股莫名的寒意,定然是那瀑布的杰作。

因是地牢,洞口之中常年晒不到日光,自然一股寒风凛冽扑面袭来,那李子亦然是在寒洞之中打了个冷颤。

推荐阅读:

雷霆斩天 贵女上位手札 农门小娇妻,殿下狠心急! 陈牧 穿越三国以后 将军夫人惹不得沈婉 洛清欢君九离 诸葛沄 大乾暴君 我的神级血脉天赋 行走的天道 皮剑青 透视小药王 脑核风暴 冷少追爱 林铭砖头闲聊 春棠欲醉 死亡格斗 炼器狂潮 神界播放器 龙辰楚倾城 冒牌牧师 剑宗首席大弟子 重生崛起于香江 奥术篇章 汉主 穿越之庶女的逆袭 烙情:红颜醉,帝王劫 崇祯 极品都市太子 夏锦宁 超级封神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