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灵戒的禁锢

京城街巷。

往来憧憧的游人,视线亦是纷纷向京城街巷之中投去,一双双眼眸里透映着或诧异,或好奇,或是惊羡的目光。

“不愧是在京城威名赫赫的王家,瞧瞧,这么多人前来送行。”围观的知情人亦是赞叹一声。

“那可不,素闻,王家在京城有百家百年传承的商铺,岂能只是寻常的场面?”围观的游人亦是一声惊呼。

“听说王家在长谷,这么多人送行,他们这是要回长谷了吧?虽说长谷离京城路途遥远,然而,在下可听说长谷那可是个好地方。”围观的游人亦是惊羡一声。

这围观游人哗然一片,惊叹之声亦是此起彼落在这京城街道之中。

在一双双诧异的眼眸之中,温文尔雅的王贺沅亦是不时的向人群之中绽露微笑,而那俊逸的王庆岩面对这轰动的场面亦是由心底涌现出烦躁,速即,那俊秀的容颜渐渐的越来越冷峻。

在后的几个家仆牵着行装的车驾行走在这繁华喧嚣的街道之中,那些个店肆的客商亦是纷纷在旁送别,相比来京城之前,那叫一个隆重。

“少爷,想不到哇,这么多人前来护送我们,这待遇小的还是第一回碰到啊。”一个家仆睁圆了眼眸,诧异的感慨一声,欣喜却渐渐的在心头蔓延,瞬息之间,嘴角微微上扬,脸庞亦是笑逐颜开。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你要是不想走,你就待在这儿也行。”王庆岩斜视了那家仆一眼,故作不悦地说道。速即,王庆岩拂袖疾步向前走去。

“少爷,你真是说笑了,你们都要走了,我留在这边做什么?我还是同少爷,老爷一起回长谷吧。”那家仆故作嬉皮笑脸,向前疾步追去逢迎的说道。

“你呢,留在这京城找回丢失的玉戒,何时找回玉戒何时再回长谷。”王庆岩故意放慢了脚步,故作深沉的说道。

王庆岩话音刚落,速即,抬起双脚向前,故作潇洒的漫去,那家仆瞬间怔住了心神,停驻了脚步,迷茫的呆愣在原地,亦是不知所措。

看着少爷那不以为然的样子,那家仆暗中喃喃自语道:少爷不会真的要我留在这京城之地找丢失的玉戒吧,听说这些日子以来,有土匪在京城出没,我一个人怎能应付的来。要留,也得找一个人陪我留下来。”

那旁的家仆的见到愣在原地的家仆,束手无策的样子深觉好笑。

眼瞧着那旁的家仆视线亦是纷纷向他投掷神秘的目光,那一双双眼眸里充斥着幸灾乐祸之意。

哼,笑我,你们也得留在这里陪我。

那家仆亦是愤怒的向前踏步,与那些旁的家仆拉扯着:“少爷,要我留在这里,你们得找一个人陪我。哼。”

其余家仆互瞧了一眼,直直的盯着眼前的家仆,一时之间,象看傻子似的,互相争执不下。

“你傻了,少爷不过说说而已,你那么当真干嘛?”一个家仆低声嘶吼道。

“就是,傻啊你,少爷就是说说,吓唬吓唬你,你还当真的了?真是离谱,还拉我们做垫背的。休想。”另一个家仆故作不满的呵斥一声。

这些个家仆在车驾旁拉拉扯扯的争执,亦是引着旁的游人停驻脚步,纷纷侧目而视,即而,哄然大笑。

王庆岩听到周边传来的大笑,亦是停驻了脚步,在看向那些个家仆在嬉笑打闹,亦是呵斥高喊了一声:“你们在做什么?闹什么闹?还不抓紧时间赶路,都不想回长谷了是吧?”

闻声,那些个家仆这才收敛顽性,挣脱了束缚,纷纷整理好衣裳的皱褶,故作深沉拍拍沾染衣物的飞沉,适才,各个面露笑脸迎上前去。“少爷,少爷。”

“依本少爷看,你们几个就是闲的,就不该雇这驾马车,最好这一路都让你们拿着包裹行装,你们就有事干,也不会当街作出这嬉笑玩闹之事。”王庆岩亦是故作深沉的说道。

那些个家仆亦是大惊失色,亦是在暗中斟酌:从这京城到长谷,这一路程遥远,这么些个行装包裹岂不是要累死?幸好老爷雇了一驾车辆,否则,他们几个就真的见不到丛林花花绿绿,宛若世外桃源的长谷之地了。

“可别啊,少爷,我们知错,我们知错了。”

“就是啊,少爷,你是少爷就莫要同我们斤斤计较了,我们几个知错。”

那些家仆的求饶逢迎之声亦是纷纷落入王庆岩的耳畔,适才,那在心底深处蔓延的怒火才渐渐消失殆尽。

“算你们识相,这回就饶了你们几个,没有下回了,别墨迹,抓紧时间跟上。”王庆岩亦是故作深沉的说道。

王庆岩话音未落,只听到王贺沅传来一声呵斥:“岩儿,你们几个嘀嘀咕咕,鬼鬼祟祟的,这是要做什么?”

“爹,我是在教导他们。”王庆岩辩驳一声。

“你教导他们?你们主仆几个碰在一起准没好事儿,莫不是又想策划什么?这可是在赫赫有名的京城之地,不是任你逍遥的长谷。”王贺沅低声呵斥,嘶吼的说道。

王贺沅话音刚落,还未等王庆岩辩解一句便甩袖,向前走去。

“好啊,看来雇这辆车驾却是错了,居然走的这么慢,还没有你们这些人走的快,就不该雇,到前头就将这辆车驾卖了去。”王庆岩亦是故作不满的说道。

那些个家仆亦是向傍边瞧去,两傍哪里还有车驾的踪迹,向后一瞧,原来是在幸灾乐祸之际,忘了牵引的绳索,他们这才走在了车驾的前头,速即,几个人连忙向车驾走去。

王庆岩眼瞧着他们惊慌失措的样子,适才满意的向前踏步潇洒走去。

那些个家仆在后齐声高喊道:“少爷,我们知错了。”

这一声落入王庆岩的耳畔之中,适才狡黠一笑,故意不理睬他们的求饶之声。

灵戒之中。

高昀城,龙炎,凤凰,麒麟,常寿盯着屏障之上彰显的空境,亦是诧异相视了一眼。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麒麟诧异的问道。

高昀城脑海深处浮现一个大胆的猜测,亦是喃喃自语的说道:“这灵戒是王贺沅的,原本是要在王庆岩手中。”

“这我们不是都知晓了吗?这一线索没用啊。”凤凰亦是辩驳的说道。

“现如今,因我们的到来,与这灵戒融合,他们祖上流传的玉戒消失,那是这灵戒只能出现一枚。”高昀城亦是细细斟酌。

“倘若,此时,他们回了长谷,那么这屏障之上的六幅图的场景,自然不会再出现。”高昀城亦是一通分析。

闻声,龙炎,凤凰,麒麟,常寿深深的觉着高昀城的这番话颇有些道理,亦是暗地里细细恭听,直直的盯向高昀城。

“三年后的灵戒解开了封印,我们几个固然才能穿梭时空,可若是这屏障之上的六幅画的场景不出现,那么灵戒也就不会解开封印,倘若,他们没有灵戒,那我们也会长久被困在这灵戒之中。”高昀城亦是深沉的分析道。

“不对,这是在三年前,若是这王庆岩没有拿到灵戒,那么三年后的事才不会发生,可我们已然从三年后穿梭回到这三年前,那么,这王庆岩定然是拿到了灵戒的。”凤凰亦是分析的说道。

高昀城觉得凤凰言之有理,可脑海之中猛然浮现一个人,那就是苏喜,

“还是不对,别忘了我们之前救了苏喜,就如凤凰你说的,倘若这三年后的事定会发生,那么我们何必救苏喜?还有严家酒馆,你们确实救了他们,这不容置疑。”高昀城亦是辩驳的说道。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如今,这灵戒的禁锢冲破不了,我们莫不是要一直被困在这里吧?我们是无所谓,但主人可不同我们一样的。”常寿亦是大惊失色的说道。

“如今,也没有旁的法子,倒不如把这灵戒给那王家,王庆岩得了,反正这灵戒戴在主人手上都快要透明消失掉一样,也是没用的。”一向话不多的麒麟不以为然地说道。

麒麟话音刚落,只见高昀城,龙炎,凤凰,常寿亦是难以置信的盯着他,似是要把他看透。

“我这没说错什么吧?”麒麟亦是谨慎的看向高昀城,龙炎,凤凰,常寿他们。

“麒麟,你没说错,这倒是个好主意。”常寿暗地里斟酌,喃喃自语的说道。

“什么破主意,现如今,我们几个能出的去吗?这离京城且有一段距离呢,光是我施展灵气冲破禁锢在这长云山就废了我百年灵力,若是凤凰我冲破着这禁锢,逃脱出去,这灵力还不得全废了?我不去,休想。”凤凰亦是瞪圆了眼睛,一双眼眸深处弥漫出愤怒之气。

一听凤凰这番话,高昀城,龙炎,麒麟,常寿亦是霎那之间没了精神,纷纷盯着屏障之上的空境,当下细细斟酌:这却是个好主意,可如何才能将戒指给王庆岩倒成了一个难解之题。

推荐阅读:

大神祖王 道士夜仗剑 封妖记 日暮倚修竹 重生之四海帝皇 穿越反派卧底气运之子女主们急了 叶良楚柔 四合院:打造最强科技龙国微笑中遗失 鉴宝:我有一双黄金血瞳 天衍大红人 人在宁安:开局签到大雪龙骑! 快穿:渣了大佬后他又疯又宠沈鸢傅寒池 网游:我能无限重置奖励 我于神愿游戏中登临成神 不死创世神 封神:从龙三太子开始 最强废婿 吕少卿 我以天下渡红尘 众神空间 云月相徘徊 田间小农女 沈少,求你别再爱我了 重生彪悍小萌妻 圣徒 天道酬勤:从火球符开始 这个武圣超有素质 遭遇星外文明 混沌侠义天道 帝君,你家夫人太秀了! 新时代求职者 钻石王牌之王者降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