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重回清云楼

长云山道上,一驾驾马车在尘路之上渐行渐远,那岗哨林前看守的几人亦是轻抚额头上冒出的冷汗,故作惬意的一把甩出,且深呼吸一口气,道:“呼,他们终于走远了。”

“是啊,他们再不走啊,咱们就该崩溃了,那女子,不,那神物还真是奇啊,世间万物有灵啊。”李子亦是凝视着山道上渐行渐远的影影绰绰,亦是仰天感慨一声。

高昀城,萧沐阳,凤凰,龙炎,麒麟,常寿亦是落座于第一驾马车之中,亦是在这山道前开路。

萧沐阳亦是暗中拘束不安,不知为何,这几个人执意的要同他落坐一辆马车,这凤凰可是一女子,还是个绝艳的女子,这男女授受不亲,同坐一辆马车,委实不成体统,这真是有失君子的风度。

萧沐阳那双眼眸心不在焉的扫视雕窗外匆匆而过的山野景致,那山道傍边绽开的不知名的花散发出淡淡清香气息,飘溢在车驾之中四处回旋,直直钻入鼻端,亦是让人心旷神怡。

“好了,都别这么盯着沐阳,这么冷的天儿,你们瞧他,汗都渗透出来了。”高昀城心里天外传音,速即,将视线投向木窗外,看这满山道的姹紫嫣红渐渐的消失在车驾后头。

可高昀城天外传音刚落,那凤凰,龙炎,麒麟,常寿亦是齐刷刷该的凝视着萧沐阳,故作探查,他有没有落汗。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蓦地,萧沐阳余光惊觉,突如其来的目光颇是唐突,却也只得故作镇静。

“你们几个人还有完没完了?都莫要看了,还盯着瞧,嫌不够傻?是吗?”高昀城亦是故作深沉的传音,向他们投向凛冽的视线以示警惕。

龙炎,凤凰,麒麟,常寿听到高昀城这一声落,亦是一致的转移视线,在车驾四处游荡。

“对了,我们穿梭来这儿的时候,萧沐阳到养心殿找过我,象是遇到了什么事,好像同他的堂姐有所牵扯,你们几个是否知晓其中的情由?”高昀城亦是天外传音。

龙炎,凤凰,麒麟,常寿亦是暗中斟酌,正当龙炎,麒麟,常寿施以灵气探查的之际,却被凤凰空灵一声所惊扰。

“先前,凤凰在地牢里对萧妤颜运灵气之际,发现萧妤颜恐怕有难,这萧妤颜不就是萧沐阳的堂姐吗?”凤凰亦是天外传音。

听到凤凰这一声天外传音,高昀城漠然的略过雕窗外的景致,转过头来,视线向凤凰投去,凝视着凤凰。

“萧妤颜有难?那是怎么一回事儿?”高昀城亦是暗中思忖,天外传音这一声。

“昀城哥哥,你莫要心急,凤凰看到一个掠影,是萧妤颜身怀六甲,入住萧府,还萦绕着凄然之声,若是灵气无错的话,应当是难产。”凤凰笃定的天外传音一声。

“难产?”高昀城难以置信的凝视着凤凰这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宛若他听岔了一般,再次天外传音询问道。

“是真的。”凤凰镇定自若地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还那么镇定?”高昀城天外传音问道。

“怎么不镇定?有什么事,是灵果解决不了的?待我再施灵气探查一番。”凤凰亦是傲气的天外传音这一声。

凤凰亦是暗中施以灵气,那灵气化作一团云雾,穿梭过他们行驶的马车,停驻在空中,待萧妤颜那驾马车随之而来,亦是穿透直至萧妤颜脑海深处。

果不其然,这次看的分明,掠过的还是同样的浮影,那一声声凄然惨叫之音再次萦绕在凤凰耳畔,若是旁人,定然会深觉不寒而栗。

“昀城哥哥,这次错不了,萧妤颜就是难产,萧沐阳同他堂姐向来情逾骨肉,且萧妤颜入住萧府,将灵果给萧沐阳定然不会有错。”凤凰亦是天外传音一声。

高昀城直直的盯着萧沐阳,亦是暗中思忖,如凤凰所言,萧妤颜入住萧府,别说是萧沐阳原身,那穿越来的萧宇航定然也不会袖手旁观,不然,宇航也就不会前去养心殿,那么撕心裂肺的哭喊。

萧沐阳深觉一股莫名的冷空气在心底深处衍生,在萧沐阳看来,这几个人眼眸深处的余光视线,已然是在无声的高谈阔论一番,却也只得暗中自嘲,太过有戒备之心。

“在下与萧公子也颇是有缘,这是在下无意中得到的果子,世人称其灵果,在下食了一个,甚是有奇效,若是不嫌弃,这枚灵果就赠予萧公子了。”高昀城的手伸进衣袖里,穿透过灵戒,闪现出一个灵果,放到萧沐阳眼前。

萧沐阳的视线漫不经心的,掠过那枚灵果,蔓延着好奇的眼眸投向给他灵果的高昀城,推拖道:“这,高公子,在下万万不可收下此物,这无功不受禄,恐怕有失妥当。”

萧沐阳这一声落,亦是惹得凤凰心底深处颇是不悦,斜视了萧沐阳一眼,傲气的质问,道:“无功不受禄?只怕,你是担忧此物有毒吧?”

凤凰这空灵一声落下,萧沐阳亦是深感诧异,还未等萧沐阳辩驳,凤凰又漠然凝视着萧沐阳,道:“诶,你不用急着辩解,事先言明,这灵果却是深有奇效,可不是给你吃的,这是给萧妤颜,也就是你的堂姐,她的,你若是真心的疼惜你堂姐,你就收下它,放入萧府之中,待日后自有用处。你若是不关心她的死活,你只管拒绝就是了,真是枉费凤凰我把你们三个人从那帮山贼救出来,我们几个还要被你这么心生怀疑,哼。”

“凤凰。”高昀城,龙炎,麒麟,常寿亦是一口同辞的喊住凤凰。

听到众人这么一声喊她,凤凰亦是故作不满的扭过头,望向雕窗外,赏起了景致,喃喃自语,道:“反正这灵果他是铁定要拿的...”

“咳咳。”高昀城,龙炎,麒麟,常寿亦是一起故作咳嗽制止凤凰,只是这一声在萧沐阳看来颇具风趣,甚是诙谐。

“这,盛情难却,在下就收下此物,在这儿替堂姐多谢诸位了。”萧沐阳亦是双手作揖,致谢一声,恭敬的接过高昀城手中所谓的灵果。

此时,那雕窗外点缀在两道傍边的花间景致一一掠过,片刻之间,长云山的路牌出现在众人眼前。

那一辆辆的马车穿梭过幽深且静谧的后巷,踏着‘嗒嗒,嗒嗒’马蹄之声,从‘清云楼’傍边缓缓的走出来。

京城街巷的往来憧憧的游人见此一幕,那是深感诧异,纷纷停驻向前漫出的脚步,退到街道一旁,直直的盯着车驾,透过雕窗亦是将里头座驾何人看的分外清楚。

“诶,那不是白府的人吗?白夫人还有白府的少夫人。听说白府的白夫人和府上的少夫人失踪了,前日里,白陌洹在京城街巷苦苦寻觅了两日,都不见她们的影踪。据传,是被盛行的山贼绑了去,如此看来是没错啊。”

“是啊,你们看那衣饰落魄的,定然是糟了山贼的欺凌了,那白夫人额头间还有伤痕呢,这伙山贼下手也太不知轻重了。”那游人亦是一声叹息感慨。

“山贼是什么人?是山贼啊,就是没人性,一伙强盗当街绑了人,岂能好心宽大为怀,手下留情,那简直是做梦啊。诶,她们能回来就已然是万幸了。”那在后停驻脚步的游人,亦是惊呼这一声。

一驾驾马车在京城街巷停驻,众人亦是从车驾上走出来,缓缓踏下车驾。

“诶,你看那走下来的是不是宰相府的人?”那人亦是惊呼一声。

“你说的是当朝宰相?”那人轻声的俯过同伴的耳畔。

“对啊,是宰相府的人,萧沐阳,萧沐云,萧碗肉,诶,那就是他们的堂姐萧妤颜了。”那知情的游人看客亦是惊呼一声。

“他们怎么会同他们在一起,莫非,他们中间也有人被绑了去?这也太难以置信了。”那游人宛若看到惊世骇俗之事。

“诶,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也太小题大作了,那些可是山贼啊,还是那句话,山贼不同我们这般寻常百姓,哪儿管你当官在何位照绑不误啊。胆子可真肥啊”那游人亦是感慨道。

“这宰相府的都被绑了去,那这些山贼可真够猖狂的,可若如此,他们再出来当街绑人,这京城街巷哪里还有咱们这些寻常百姓的立足之地啊,这是哪里跑来的山贼,强盗啊,这当朝宰相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推荐阅读:

被迫无奈,我快穿救了星际元帅 从漫威开始无限变强 咒术路人也能饲养最强猫猫吗 李凌 三宝助攻宠妈咪 无极月光 江风施诗叶媛 舞仙 从挑战好声音开始成为顶流 家父李世民,让你女儿怀孕怎么了一叶瓜州 玄幻之万古第一僵尸 混在漫威当剑仙 我的房东女神 我不想当大侠 高手下山:千金总裁倒贴我 锦衣卫之从明玉功开始 天庭采购商 我是系统程序员 来生只为一个你 怪异少年之韩娱 和恶魔财阀的契约婚姻 遮天 璃洛传 文壕 我的绝色总裁娘子 魂天战皇 悍妃乱天下 血神至尊 仙君下凡:狐狸尾巴藏不了 花间瑾秀 六月萤火挽风舞 诸天幻想聊天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