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清云楼奇遇(二)

霎时间,透过轩窗看到那阴郁的天际淹没了柔和的光影掠过了清云楼,刚刚还往来憧憧游人的街巷渐渐寂静下来,外面那落在银杏枝叶上的鸟儿,也在‘啾啾’一声落下,飞入别处掩藏之地。

蓦地,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忽听一声惊雷轰鸣,那秋雨淅沥淅沥落下,轻轻地敲打街巷的砖石,那轻柔的细雨绵绵,顺着街巷的屋檐流下,那银杏树上,一簇簇沾满细雨的银杏叶,是那么晶莹通透。

“老大,你看,天儿下雨了。”那云风手下的兄弟亦是说道。

“休要扯开话题,你的胆子还真大啊,居然敢骗我?还胆敢沾赌,一赌徒啊你,”那云风亦是云淡风轻地朝门外瞧了一眼,故作挥拳朝那人头上一阵乱舞。

“老大,我不敢了,老大,饶命,打今儿起,兄弟我再也不去赌坊了。”那人亦是伸手抱头,苦苦求饶一声。

云风听到那人言道兄弟二字,挥舞的拳头亦是停驻在半空中,颇是无奈的朝空气锤下。

清云楼里,那傍边的人亦是交头接耳的指指点点。

然而,在楼阁之上的高昀城一行人已然深觉可笑,直直的盯着那云风的举动,只有凤凰胆敢朝着那些个人轻启哄然一声:“你们瞧见了没,这就是盛名京城,令旁人闻风丧胆的山贼。”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听闻凤凰这一声落,那楼阁下傍边的宿客亦是悄然转移了座椅,朝那些个人看去之际,却不想那些人也只是站在原地发愣,不胆敢上楼阁一步。

楼阁轩窗前落坐的萧妤颜,萧沐云,乔钰见此一幕,亦是诧异,虽不再惧怕,却也不胆敢同凤凰那般潇洒。

高昀城亦是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诧异且笑颜道:“方才那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看着可不象戏法。”

“凤凰我啊奉送他们一好礼。”凤凰亦是故作笑颜一声。

“什么礼?到你手里还能有什么好?”落坐的龙炎潇洒的站起身来,站在凤凰傍边调侃一声。

“诶,这回你可错了,凤凰我真是奉送他们一大礼啊,那可是耗费我灵气幻化的一棵‘善念摇钱树’。”凤凰故作神秘的言道。

“‘善念摇钱树’?原本以为你给那少年道士运入灵气,从而以抵世间百年之力,够离谱的了,居然耗费灵气给这些山匪‘善念摇钱树’,凤凰你何时如此大方了?”龙炎亦是诧异的望向凤凰惊呼这一声。

“还不是那道士不肯回京城,若是他在落入绝境,不还是要归罪于凤凰我的头上,他不是吵着作徒弟吗?那索性就给他世间的百年力,那也是要用到善道之中的。至于这‘善念摇钱树’,凤凰也是深有用意,你说,这‘善念摇钱树’在一帮山贼之手,想想就好笑。”凤凰亦是笑颜一声。

凤凰这辩解一声落下,龙炎,麒麟,常寿也是深觉好笑,眼眸望向云风那些人亦是颇具无奈,却也渐渐浮起微微一笑颜。

龙炎,凤凰,麒麟,常寿却只见到高昀城那双眼眸弥漫着诧异,直直看向他们。

“我还是不明白。”高昀城喃喃自语道。

“‘善念摇钱树’那满树金黄,可都是元宝啊,需很深的缘,这缘就是善,一般的善念只能看到,随之脑海深处的善念,且能触碰到,就此摘下以后,那空余的枝叶就闪现一枚元宝。”凤凰亦是辩解一声道。

“诺,方才云风那手下就是长云山里心最善的,却沾染了赌坊,就在那人递给那店小二之际,恶念在脑海深处一现,那元宝就消失回到那人的衣袖里去了,他就是想用都用不了。”凤凰亦是朝楼阁下望去,对高昀城解释道。

“原来如此。”高昀城亦是焕然大悟,朝那些个人望去,如此一来,哪怕,长云山的人为了‘善念摇钱树’又岂能再做当街捆绑人,伤天害理之事。

“凤凰我只是没想到他们悟性如此之高啊。”凤凰亦是故作深沉一声。

这么一席话,在轩窗前傍边的白陌洹,乔钰,乔渊,萧妤颜,萧沐云,萧婉柔亦是彼此之间,两两相视,心下深觉诧异,云里雾里,不明其意。

此时,蓦地‘砰砰’的敲门之声落下,门‘吱吱’的一声响,众人寻落声源,只见清云楼的店小二把门打开迎客。

清云楼,门口站有一装扮优雅之气的富家小姐,而傍边跟有五个丫鬟,门口傍边停驻一辆奢华的车驾,那马儿在飞檐之下,却也被这清风细雨吹的尽显狼狈。

那女子见门已开,亦是双手遮挡住额头,抬脚踏进清云楼,五个丫鬟随之其后,其中一个丫鬟正往回收着一把油纸伞,收好以后,在门外抖了抖落在油纸伞的雨滴,却被一声呵斥惊吓。

“你怎么笨手笨脚的,这风都吹进来了,快将门关上,若是让本小姐沾染了风寒,小心我回府收拾你。”那进来的女子亦是深沉的惊呼一声,却在人前故作矫柔姿态。

那丫鬟听到这一声落下,亦是心底深处惊悸一下,疾步踏进那清云楼。

那满楼的众人亦是看向这主仆几人,那也是见怪不怪,司空见惯,这京城之地,主家怒骂,怒打家仆乃是常事。

“店小二,把你们这清云楼的招牌菜上来一份。”那女子亦是步步生莲,且找下了一座椅,故作笑盈盈的喊道。

那女子环顾清云楼楼阁四处,亦是暗中思忖:这清云楼果然是盛名,名不虚传啊,不说这上好的佳肴让人意犹未尽,就言这装饰都是让人处于赏心悦目之中。

望到邻桌满坐的乡野之人亦甚是反感,可就是有一处瑕疵,那就是,不论是何人,何地位,都能进这清云楼,这清云楼若是只能尊贵的人前来就好了,哪怕,她花十倍的价钱都甘愿。

如此一想,那脑海之中尊贵二字亦是深深直击她的内心深处,让她漠然一愣,又苦涩的摇摇头。

那店小二端着美味佳肴,上满了一桌案,亦是喊道:“客官,你慢用。”速即,奔忙于别处去。

只见那女子盯着满桌佳肴,拿起竹筷,品味了起来,那傍边站着的五个丫鬟,却也只有抿住嘴,垂涎欲滴的份儿。

“这女子好大的架子,真有傲气,颇有凤凰之风采啊。”龙炎亦是透过阑干的空隙回眸笑颜道。

“你说这话亏心不亏心,那么一待人刻薄的女子,你言道傲气?还同凤凰我?嗯?难道一直以来,凤凰在你们心里就是她这样的?”凤凰亦是故作深沉一声紧紧盯着龙炎,随之视线望向麒麟,常寿,乃至高昀城。

“有过之无不及。”麒麟故作神秘一声。

“赞同麒麟说的。”常寿添油加醋一声。

龙炎,麒麟,常寿,高昀城,还有白陌洹等人亦是不言而喻,暗中憋笑。

凤凰亦是故作不满,气呼呼的在座椅之中跺脚,还未等凤凰辩驳一声,楼阁下传来一女子的‘阿嚏’之声,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呵斥。

“可恶,你这死丫头,我这一满桌的佳肴,全让你给糟蹋了,我好不容易出府来清云楼吃这一顿,你这死丫头就见不得我好,见不得本小姐安逸是吧?”那优雅的女子亦是愤然一声,伸出手来,那傍边的丫鬟愣了一下,却也是深有默契的将手中的长鞭递了过去。

那女子挥洒长鞭,一声‘啪’的响落在那满桌佳肴之上:“只不过在外头淋雨罢了,笨手笨脚的亦就算了,就你娇柔造作,这么好的菜全让你给糟蹋了。”

这长鞭一落菜盘之际,亦是让那丫鬟心中惊悸一下,却也站在原地,不敢动,且不敢言语一声。

随之,那女子挥舞长鞭落于那丫鬟的身上,一声声清脆响亮,鞭打的那丫鬟连滚带爬的苦苦求饶。

“小姐,都是奴婢的错,你就饶了我吧,我,奴婢再也不敢了。”

楼阁上阑干处的白陌洹,乔钰,乔渊,萧妤颜,萧婉柔,萧沐云,高昀城,龙炎,凤凰,麒麟,常寿,见到如此一幕,亦是心底深处惊悸一下,彼此之间相视一眼,慌忙站起身来。

还未等众人有所动静,却听得另一声女子的哭喊求饶之声:“小姐,你就饶了她吧,她已然得了风寒,已是遍体鳞伤了,之前的伤还未痊愈,现在小姐你又打她,让她如何撑得住啊。”

推荐阅读:

穿越到进击的世界 大唐山海行 我该吃药了 画破星空 逆天剑帝萧辰 如果仅仅是爱情 姬晗男主们 团宠小公主,疯批暴君沉迷养崽 我在日本战国当领主的日子 武则天之无敌风流李天狼 八零:满级狗仔手撕系统大女主 大千无间 新任河神日常 温柔的背叛 最强豪门女婿萧瑾轩宁语柳 诸天:开局越女阿青 相爷 浪打桃花 婚昏欲睡 叶枫张晨宇 人在亮剑,暗助晋西北铁三角 飞刀战神在都市 第五征鸿 我的帝国 修仙赘婿归来 麻雀不愿上枝头 剑榜之主 九天踏仙 挚求 徒儿你无敌了,下山去吧 正负时空 时间大战之永恒纪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