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心声

在冷风飕飕的吹拂之下,几滴硕大的雨点滴落在过路行人的脸庞,在飘来的花瓣轻轻摇曳,飘逸落在街巷。

那柔软的云朵遮挡住阴郁的天际,才缓缓放晴,寂寥的街巷渐渐聚集了过路行人,尽管如此,那湿寒的空气混着落花丝丝的幽香涌进过路行人的鼻尖。

“你跟来作什么?方才你在清云楼里是怎么说的?难道你来跟我们要这两个丫鬟不成,莫非你这女子想要反悔不成?”站在傍边的凤凰那双秋水盈盈的黑眸故作惊异朝向秋子羽身后疾步走来的慕灵儿深沉一声。

那凤凰掩藏之下的绝艳之颜已然绽开了笑颜,弥漫着狡黠之意。

随着凤凰这一声落下,秋子羽适才缓缓侧过身去,视线投向随之而来,在他身傍边的慕灵儿,眼见那秋子羽眉宇之间掩藏着愤怒,似是随时在爆发的边缘。

“我...我不是要反悔,我...”慕灵儿亦是支支吾吾道。

“子羽,这天都放晴了,不如我们去别处走走可好?莫在这里挡旁人的路了,”慕灵儿故作细语浅笑一声,青葱的手指轻轻拉扯一下秋子羽的锦绣长袖。

“男女授受不亲,还请慕小姐自重。”秋子羽故意挥舞长袖,远离傍边慕灵儿的拉扯。

慕灵儿那明眸深处亦是诧异,还未等慕灵儿柔声矫情一下,却又听到凤凰空灵一声响起,落入众人耳畔。

“秋少爷,你可得管好你府上的人,方才她在清云楼里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这两个丫鬟可是与她毫无牵扯的。”凤凰故作潇洒地说道,那双眼眸深处弥漫着让人深信不疑的笃定。

原本听到这席话的慕灵儿暗地里深呼吸一口,那悬着的心还未缓缓落下,就被凤凰接下来的话惊到了。

“两个丫鬟的命她不在意,我们送她们二人来这医阁救治,可就在方才,在清云楼里,她还扬言要告我们抢了她的两个丫鬟呢,说什么有秋家的后台,与秋家定了亲,原本以为她是在故作神秘,想不到还真就搬来你如此大的后台,秋少爷,你不会和她同流合污的吧?”凤凰亦是故意询问秋子羽,那是句句珠玑。

凤凰这一声落下,街巷之中轻拂的凛冽寒风宛若黑暗,将慕灵儿渐渐吞噬在其中,等到那黑暗渐渐散去,她从中拨开云雾,秋子羽那彰显着愤怒的神情落入她的眼中。

“你这女子莫要胡乱言语,灵儿深知你们心善,救人心切,但也不必如此诬害与本小姐吧?”那慕灵儿亦是故作潇洒的柔情一声,那眼眸深处宛若星辰,弥漫着无辜之色。

‘哼,两个贱婢而已,给你们就是了,本小姐才不在乎,就全当她们死了,反正这两个丫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待本小姐嫁入秋家,我就是秋家的女家主,日后,再来与你们清算这笔账。’慕灵儿那柔情的眼眸,故作莞尔一笑,可谁能知晓,这女子渐渐浮现笑意的脸庞之下,居然有如此恶毒之心?

这娇柔造作之姿,淡雅柔情之颜,若是不知情的旁人见了定然会被迷惑,可凤凰一行人是谁,此时,那慕灵儿之举,宛若跳梁小丑一般,滑稽荒唐。

慕灵儿心底深处的这一席话,落入秋子羽耳畔,宛若那山谷之声宛转悠扬,虽然还是一样的在心底深处衍生惊惧,却亦是如怒火弥漫在秋子羽心头,威名远扬的秋家以善为本,岂能如小人之心那般?否则,秋家亦不会名动京城。

如今,却要被眼前的女子句句警告,可这慕家的慕灵儿确实与他定了亲,他不能否认,在看到傍边跟着的乔素,那女子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他心里泛起阵阵涟漪,深深入迷。

“不会,秋家向来以善为本,莫说成亲之事,就是结交挚友都尚且得慎重,若是结交之人有小人之心,挚友做不得,那成亲之事就更不成了。”秋子羽掠过慕灵儿的辩驳与心声,亦是深沉一声落下,那双眼眸之处如深潭一般。

“子羽,慕家和秋家的亲事早就定了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莫不是你想要反悔?”慕灵儿慌乱之中,拉扯过秋子羽的长袖,却被秋子羽凛然的一个眼色,扫视过那揪着衣袖的手,慕灵儿亦是缩回那纤细的手,缓缓地放下。

“本少爷说的是成亲之人有小人之心,莫说本少爷我,我们秋家家族之中都是这样的,莫非慕小姐自认小人之心?认为本少爷会退亲吗?”秋子羽亦是掠过她那故作柔情的视线,深沉一声道。

“诶,你这可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颇有不打自招之意啊。”凤凰亦是故作得意的颜笑一声,抬起脚,潇洒的向清云楼走去。

高昀城,龙炎,麒麟,常寿,白陌洹,乔钰,乔渊,萧妤颜,萧婉柔,几个丫鬟亦是掠过那慕灵儿愤恨的视线,紧跟凤凰身后。

那慕灵儿见到高昀城一众人离去的影姿,咬着红润的嘴唇,愤恨的眼神愈发浓烈,那暗中揪着的手帕已满是皱折,却也是在暗中捏了一把汗,深呼吸一口气,他们走了也好,若是在久留下去,只怕会在秋子羽面前泄漏的更深。

秋子羽见到他们离去,已然抬起脚,向清云楼走去,慕灵儿见此,亦是疾步跟在秋子羽身后。

哒哒哒...

一辆奢华的马车疾驶在京城街道之中,车轱辘闷声响动,马蹄踏过那滴落的积水,溅起污点,那车轮碾压过积水,印出一道深深的水痕,那一滩滩积水只留下微微波澜。

“凤凰,方才其实你不必那么说的,世间常言道,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你这么做,万一错拆一桩好姻缘,岂不是大错特错?”高昀城亦是深沉一声道。

“好姻缘?昀城哥哥,他们俩怎么就好姻缘了?如那秋少爷所言,名动京城的秋家容不得那小人之心的人存在。何况,是这女子负心在先,那秋子羽尚且被蒙在鼓里而已,这秋家可是世代以善为本,难道这样的家族不配找一个心善,心仪之人相伴吗?”凤凰空灵一声落下。

“只怕,那秋子羽已然听到了那慕家小姐的心声了,他们两个在一起也没什么结果的。”麒麟颇是无奈的一声,对高昀城解释道。

“心声?你们是说...”高昀城话语嘎然而止,看向凤凰,龙炎,麒麟,常寿他们,那是不言而喻。

“没错,你是没听到,那慕家小姐心可真够狠的,秋家可是名门望族,秋子羽之妻可是要当秋家主母的,若是往后那样的人在秋府当了家,只怕这秋家不再姓秋,改姓慕府了。”常寿亦是凛然一声道。

“原来如此,那你们做事可有点分寸,莫要坏了旁人的事,莫要坏了世间规矩。”高昀城亦是故作深沉一声,看了龙炎,凤凰,麒麟,常寿一眼。

“那是自然的,我们是谁啊,这么点小事,我们还是有分寸的,昀城哥哥,你就放心好了,莫要担忧。”凤凰空灵一声,惬意的笑颜道。

在身傍边的白陌洹,乔钰,乔渊,萧妤颜,萧婉柔,萧妤颜,亦是听的云里雾里,不明所以,几人彼此相看了一眼,心底深处亦是思忖,这几人好生神秘。

“那两个人怎么又跟上来了?真是阴魂不散的。”萧婉柔搀扶着夏凌,回首一瞧,看到秋子羽和慕灵儿在身后紧紧跟着。

“你啊,就莫要忧心了,他们只不过是回清云楼而已,自然与我们同一路。”凤凰回眸一望,惬意的笑颜道,颇是不以为然。

听到凤凰如此一说,萧婉柔适才了然,放宽了心,不知为何,萧婉柔深深的觉着,似乎一切都在凤凰的掌控之中,只要有凤凰在,她就不用在害怕。

凤凰眼见着萧婉柔的脸庞渐渐浮现笑颜,知晓她的心意,也适才回眸微微一笑,亦作安抚。

正当众人穿越过街巷,走回清云楼之际,那疾驶的马车亦是踏踏而来,车驾之上的家仆挥舞长鞭鞭笞着马儿,‘啪,啪’两下,那马儿受了惊吓,宛若疯狂了一般,那马儿却不受控制的在街巷之中来回乱窜,马儿却朝着高昀城一众人奔驰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那灵活的家仆牵制绳索,马儿高高腾起身来,却不想还是把众人狠狠的冲撞了出去,然而,高昀城,龙炎,凤凰,麒麟,常寿亦是从车驾之中穿透了过去。

那街巷过路的行人亦是惊呼一声,高昀城,龙炎,凤凰,麒麟,常寿彼此之间,相视一眼,深深感受到难以置信的视线。

“为何我会从马车中穿过来?难道你们对我施了法?”高昀城难以置信的询问道。

“没有啊,这是我们都始料未及的,这是哪家的马车?莫不是疯了吧?”常寿亦是诧异一声落下。

高昀城几人回眸一瞧,那车驾停驻于街巷之中,白陌洹,乔渊,萧沐云,秋子羽,还有那几个丫鬟狠狠的被冲撞了出去,落于街巷之中,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然而,萧婉柔,乔钰,萧妤颜,乔素几人在惊悸过后亦是紧忙站起身来查看。

推荐阅读:

史前第一祭司[基建] 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先生 跟着课文学历史 藏起孕肚离婚,郁总全球疯找 千面女帝:废材法师要逆天 损道友莫损贫道溜溜居 碳基实验 尸生子,鬼抬棺 我只想修炼,没想拯救世界 九龙吞珠 王宣 薄爷夫人出价一个亿要退婚叶凝薄寒年 重生悠然异世 末世生活指南,大佬,喝茶 [BTS]独一无二 万界仙游 吞噬星空:开局六翅黑蚊分身 完美世界之血脉遍布诸天 末日邪灵 圣道无极 截教传承 阴命风水师 NC031年鉴 史上最强进化 透视天骄 最强重生之学霸女神帅呆了 穿越成了炮灰女配 剑道邪尊 我是真的不想再被柴刀了 源机 重生后我老婆只想搞钱 撼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