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逆转时间

那横冲直撞的车驾停驻在街巷不远处的地方,然而,越来越多的过路行人前来围观在京城街巷。

“陌洹,陌洹。”乔钰环抱住白陌洹,泫然欲泣。

“我无事,莫哭。”白陌洹感受到身躯传来的痛楚,眉宇之间亦然紧蹙,却故作轻松,深情的凝视着乔钰,轻抚着她的脸庞。

乔钰看到白陌洹强忍痛楚的样子,心底深处酸楚涌现,那双眼眸里晶莹的泪珠滴落脸庞,也浸湿了衣襟。

“二哥,二哥。”萧婉柔看着被撞伤的萧沐云,虽说俩兄妹平日里吵吵闹闹,可遇到危险之际,最先守护的还是彼此。

“幸好你二哥我行动快,不然这么痛苦,你这傻瓜怎么承受的了?”萧沐云说到此处,揪心的‘咳咳’一声,喉头只觉腥甜,一丝殷红缓缓从嘴角涌出,蜿蜒而下,滴落在地上,混和积雨成一滩血水。

萧婉柔看到萧沐云这凄惨境况,那酸楚涌动喉头,泪水也缓缓流淌下来。

“乔渊,乔渊。”萧妤颜慌乱的疾步走向乔渊傍边,她不敢想,乔渊居然推开她,救了她。

“妤颜。”乔渊柔情似水的看向炎前的萧妤颜,温柔一声落下。

乔素担忧的看了一眼乔渊,但看到萧妤颜疾步向哥哥走去,却也释然,心神慌乱之际,朝那所谓的秋家之人走去。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你,你怎么样?”乔素向那少年柔声细语的问道。

“你无事就好。”秋子羽迷糊之间,睁了睁眼眸,却微微扬起嘴角回道。

乔素听到秋子羽这昏昏沉沉的一声,如惊雷轰顶,掀起惊涛骇浪,从而,波动了乔素的心弦。

见此一幕,围观的过路游人亦是看着揪心,再看向那车驾,人群之中有人向那停驻的车驾,惊呼一声,指责道:“你们看,那是木府的车驾,真不知这么慌做什么,撞了这么多人,你们是怎么驾车的?”

“想来是马儿惊吓过度了,这也是难以预料啊。”那围观的游人哀叹一声分析地说道。

那傍边赶车驾被甩出去的两个家仆,听到围观行人的指责,强忍住伤痛,急忙站起身来,二人相视一眼,慌乱的视线朝那车驾看去,旋即,一瘸一拐向车驾走去:少爷,快去看看少爷。”

“大夫,他们可都是好人啊,请大夫救救他们。”这柔弱的哭求一声落下,原来是夏凌和蔓儿强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把那济世阁的郎中请了来。

那济世阁的郎中提着药箱奔走而来,那郎中瞧了一眼,那几个缓缓醒过来的丫鬟,知晓她们并无大碍,再向那地上的几个人探去,急忙上前一一诊脉。

郎中一一探过白陌洹,乔渊,萧沐云,秋子羽的脉搏以后,亦是惋惜的摇了摇头,哀哉一声,道:“这四个人有些危险啊,只怕华佗在世也救治不了。”

听到郎中的这席话,在傍边围观的众人亦是纷纷惋叹,乔钰,乔素,萧妤颜,萧婉柔悲从心底深处弥漫,已然是悲痛欲绝。

这轰动一幕,不远处的高昀城,凤凰,麒麟,常寿亦是彼此之间,相视一眼,那哀殇宛若波涛在心底深处翻滚绞痛。

“庸医,只瞧了这么一眼就断定人不可救医?简直荒唐。”凤凰凛然的看向那郎中低沉的呵斥一声。

“凤凰,这也实属无奈,这就是尘世间,生生死死乃是人之常情。”那常寿无奈一声落下,哪怕他心头弥漫着浓浓的酸楚,可明面上却云淡风轻。

常寿刹那一想,总觉的哪里不对劲,与龙炎,凤凰,麒麟一个漫不经心的对视,皆是了然于心,看来大家遇到的都是同一个难题。

上古神兽属于尊者,那秉性,行事且是淡然处之,他们可是上古神兽啊,如今,沾染了世俗之气,却也是多愁善感起来。

“你们是上古的神兽,对此应该有法子吧?他们可都是好人,你们可要救救他们。”高昀城说完,居然双手作揖,双膝跪落在地上。

这一下,吓的龙炎,凤凰,麒麟,常寿慌乱了心神,那双双眼眸里飘逸着不可思议,瞬即,闪现到傍边搀扶起高昀城。

“万万不可,你可是灵戒的主人,岂能对我们下跪?这太荒唐了,你快起来,莫要折煞我们。”麒麟亦是在傍边搀扶之际,惊呼一声。

“就是,你可是我们的主人,若是没有你,我们至今都要被封印着,岂能逃离禁锢?”常寿亦是搀扶之际,对高昀城游说劝导。

“对,灵戒。”高昀城急忙摸索着衣袖,想要拿出灵戒,脑海深处一个浮影乍现,亦是停住了举动。

“我怎么忘了,那灵戒给了王庆岩。”高昀城漠然一声,喃喃自语道,却在掩藏衣袖之间,找到了灵果。

高昀城看着捧在手心之上的两个灵果,旋即,想要漫出脚步,向白陌洹他们走去,却被凤凰伸手阻拦住。“这不行,这是留给萧妤颜的。”

“凤凰,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虽不知哪里出了状况,照原来的境况,那乔渊定然是与萧妤颜成亲的,若是三年后萧妤颜会难产的话,那么这车驾原本就不该撞向这些个人。”麒麟亦是凛然看向那街巷围观的游人与车驾,分析一通。

“对啊,还有乔钰,凤凰我先前施以灵气探查过了,一年以后,白府可是要有两个孩子的。”凤凰亦是惊呼空灵一声落下。

“那有没有可能是因我们的出现,才导致这些事发生改变,还有,若是方才你们没有施法,那我怎么会穿越过这车驾的?”高昀城看向龙炎,凤凰,麒麟,常寿好奇的问道。

高昀城这一声落下,龙炎,凤凰,麒麟,常寿亦是彼此之间,相视一眼,心下各自斟酌,难道是跟灵戒有关。

“莫不是跟灵戒有关?”高昀城这一声刚落下,只见那慕灵儿疾步掠过围观的行人,向清云楼门前奔去,其身后跟着三个丫鬟。

‘真是倒霉,这下秋子羽出了事,不论使出什么手段,我定要取消这门亲事不可,若只是冥婚,那本小姐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那慕灵儿慌慌张张上了停驻在清云楼前的慕府车驾,然而,那高昀城,凤凰,麒麟,常寿就站在傍边,宛若是透明一般,慕灵儿左右探查了一番,面色苍白,颇有做贼心虚之势。

哪怕,秋子羽昏昏沉沉之际,慕灵儿这些心声依然萦绕在耳畔,令他愤然不已,那心底深处蔓延的怒火环绕在他周边,直到耳畔回响起乔素慌乱担忧之声,那燃烧的火焰才被湮灭。

“这可怎么办?大夫,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乔素亦是哭喊道。

只见那郎中颇感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定然是跟灵戒有所牵扯,莫非是穿越的时限到了?”龙炎凝望着高昀城喃喃自语道。

“什么时限?”高昀城望向龙炎,凤凰,麒麟,常寿亦是不明所以。

“还有奇怪之处,你们发现了没?方才那慕灵儿同那几个丫鬟,还有这路过之人,好象没看到我们一样。”麒麟看向那傍边前来的行人,心生疑虑。

“暂且不提这些,说了这么多,没了灵戒,你们究竟有什么法子救他们?”高昀城看向白陌洹他们,哀求地说道。

“对了,凤凰,先前你不是静止了时间吗?那有没有法子逆转时间?”高昀城亦是深沉一声道。

“常寿,是你施展本领的时候了。”凤凰狡黠的看了常寿一眼,潇洒地说道。

凤凰话音落下,高昀城,龙炎,麒麟,亦是紧紧的凝视着常寿,似是要把他看个通透。

然而,傍边传来‘哒哒哒’的声响,牵引马儿的绳索,马蹄之声响起,车驾的车轮回转,慕灵儿惊慌失色的坐落在车驾里,那丫鬟挥舞动长鞭,马儿一声长啸嘶鸣,车驾匆忙急奔,远离街巷,只掀起一场飘飘然的飞尘。

“郎中,你救救他们,只要能救他们多少银两都不是问题。”萧妤颜哭求道。

听到萧妤颜这一声落下,龙炎,凤凰,麒麟,常寿彼此之间,相看一眼。

常寿暗中施以灵气,幻化成寒风吹拂过京城街巷的界限,洗涤尘心,从而,尘世间万物皆是逆转。

哒哒哒,那拐角的街巷,疾驶的马车窜出街道,车驾之上的家仆对着马儿,挥舞长鞭,那家仆再次牵引绳索,马儿高高腾起身来,这千钧一发之际,凤凰腾空舞起,施以灵气,直冲青空云际,那柔光挥洒,从而世间万物静止。

“好险。”站在街巷的凤凰深呼吸一口气道。

“神龟,你这逆转的时间可有些离谱啊,若不是凤凰我及时,这次可就悬了。”凤凰柔声故作呵斥一声。

“是,是,是,谁有你本领大呢?你就莫要斥责与我了。”常寿当下愧疚一声落于众人耳畔。

“幸好,还来得及。”高昀城喃喃自语走向木府的车驾傍边。

此时,街巷之中还没有那么多人,满街行人皆如泥塑木雕,车驾之前,白陌洹惊悸之下护着乔钰,萧沐云那眼眸惊惧之下推向萧婉柔,乔渊柔情之下护着萧妤颜,然而,在傍边的秋子羽护着乔素。

凤凰挥舞双手,施以灵气消除那马儿的暴戾气息之际。

高昀城的影姿却渐渐透明,消失在原地,只留有两个灵果飘然落下,见状,龙炎一挥手那两个灵果缓缓朝手中游来。

推荐阅读:

堕魔后,反派头子她摆烂不干了 唐绾绾顾靖川 趁女帝未证道,投资这个小可怜 回归都市的仙帝 超神:盘点脑叶基金会从炎雀开始 姜亦依夙沧墨 无始皇手谕,不得出银河边关白衣乘风 青衣蛇蛊 我于神愿游戏中登临成神 元气猎人 捡到一本木叶忍者 重生晚点没事吧 天幻之书 美梦年代 她还活着 莲痕世界 极道开天姜子尘 高武:我是不死魔人 这个影帝看着不像好人 在全职法师里疯狂抽卡 人在斗罗,开局被唐昊抛弃 麻雀不愿上枝头 鬼马塔罗师 神偷符轮箓 江南一梦 六界寻情录之牵思 机甲封神 曜天神女 铸工先锋 梦恋之姻缘 妙馆医仙 常风徐胖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