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浮光掠影

凤凰左手作兰花指翘起,挥舞回旋,施以灵气向那木府车驾轻轻波动,那车驾缓缓消失,闪现在不远处的傍边,方才收手。

“哼,木府,凤凰到要看看是哪个家伙,居然不顾婕想往来行人,胆敢如此胡乱赶车。”凤凰闪现到那车驾傍边。

车驾之上两个家仆坐落在车驾外,眼眸深处弥漫惊惧,凤凰抬起手一挥舞,借风掀起那辆马车的布幔。

常寿也闪现到那车驾的傍边,眼见那车驾的布幔被风掀起,向上飘拂摇曳,透过轩窗向那软驾瞧去。

却见一个少年虚软的靠在软毡之上,那俊逸之颜,已然没了血色,却依然流露出云淡风轻之色,深有与世无争之气。

“原来如此,难怪这两个下人如此慌乱,现在看来,这二人所做却也在情理之中。”常寿瞧了一眼凤凰,颇是恍然大悟道。

凤凰漠然的看了一眼常寿,且不以为然,心不在焉的视线望向四处,投向傍边的秋子羽和慕灵儿,那是灵机一动,狡诘一笑。

“凤凰你莫不是又在打谁人的坏主意吧?”常寿眼见着凤凰不怀好意的笑颜,亦是调侃一声道。

“常寿,这,你就甭管那么多了。”凤凰故作深沉一声落下,抬起手,长袖一挥舞,施以灵气,深入慕灵儿的记忆,宛若旋转的花瓣飘落与秋子羽的脑海深处。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厉害,厉害,不愧是神之凤凰,你这番操纵,慕灵儿碰到你,可算是好运到头了。”常寿颇是诧异的目光向凤凰投去,却连连赞叹。

“诶,你这神龟,你这番言语就好象神之凤凰如瘟神一般。哼,那女子攀龙附凤,委实居心叵测,心怀鬼胎,这姑且不谈,最不可容忍的,她还视人命如草芥。以你之言,她若走好运,那以善为本的秋家就该走霉运咯?”凤凰亦是故作深沉一声落下,那双眼眸深处却弥漫着狡诘。

那常寿听此一言,也只得扶额,深感无奈的摇摇头。

“神龙,主人已然穿越回去了。事不宜迟,还是办正事吧。”麒麟看向那街巷惊呼一声落下。

神龙随麒麟的视线,环顾四处,才发现,京城街巷宛若府影般,衍生波澜,微微涌动。

神龙抬脚疾步走向乔渊,萧妤颜傍边,将两个灵果,分别放入乔渊,萧妤颜飘浮的衣袖之中。

龙炎吹呼一口灵气,那灵气幻化成星星点点,轻轻飘落于乔渊,萧妤颜二人脑海深处。

尘世,霎那间,时间缓缓流动,万物苏醒,那京城街巷之人深觉恍然如梦,却也不知为何如此。

那赶着车驾的两个家仆,心底亦是深觉恐怖,二人彼此之间,相视一眼,回眸看向白陌洹一行人,再看这车驾已然穿越他们且并无碰撞的落在此处,细细回想方才发生的那一幕究竟是真是假,却也无从得知了。

“可有撞到旁人?你们两个,我都吩咐多少回了,莫要因我病情的缘故,驾这么快的马车,你们就是不听。”咳嗽之声从车驾里渐渐传来。

那坐落在车驾之上的木之礼强拖着病重的躯体,在两个家仆的搀扶之下,走下车驾,落在街巷之中。

“少爷,你看,他们不都没事吗?这济世阁到了,还是看你的病要紧,少爷。”那一个家仆搀扶住木之礼,苦心的游说道。

木之礼哪里听的进去,亦是艰难的向白陌洹他们走去。

“在下木之礼,这车驾可有冲撞到你们,或者受到惊吓?若是有任何冒犯之处,定然要如实相告,之礼定然不会置之不理,在下在此向诸位致歉。”木之礼亦是在左右家仆的搀扶之下,双手作揖,以此致歉。

此时,木之礼站在风口处,那弱不禁风的样子,若不是那两个家仆搀扶住木礼,只怕,他已然倒下了。

“原来是木家的少爷,都这时候了还想着旁人,真不愧为在京城威名显赫的木家。”

“谁说不是呢,素闻,木家少爷温润如玉且以礼待人,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深有君子风范,却患有重疾,真是造化弄人啊。”

“真是令人惋惜啊。”

满街巷的过路行人亦是交头接耳,动容之处深是掀起哗然之声。

见此一幕,龙炎,凤凰,麒麟,常寿彼此之间,相视一眼,对此亦是不言而喻。

“如此看来,这人倒是好人啊,此时若是有灵果,那这人就能得救了。”麒麟亦是深深感慨一声落下。

“我们是没有灵果,可有灵水啊,就这一小瓶够他撑三年了。”龙炎凝视着握在手中的青瓷药瓶,狡诘的一笑。

旋即,龙炎暗中施以灵气,将那青瓷药瓶抛向车驾,透过布幔,缓缓的落入车驾之中。

白陌洹环顾了一下四处,见傍边之人安然无恙:“这位公子,我们都无事,看你面色苍白,还是让你府邸之人带你到济世阁看看吧。”

白陌洹这一声落下,那龙炎,凤凰,麒麟,常寿亦是不言而喻的相视一眼,一个回旋闪现,消逝在这京城街巷。

白陌洹一行人,眼见着木之礼缓缓地走进济世阁,彼此之间亦是相视一眼,方才那惊险一幕,究竟是真还是梦。

‘在下高昀城,这是灵果,深有奇效,萧妤颜有难之际,即可食用,务必要珍藏好才是。’

‘在下高昀程,此程非彼城,在下与萧沐阳,萧世子深有渊源,这果子深有奇效,定要好好珍藏。’

那天际传来这两道醇厚之声,亦是落入乔渊和萧妤颜耳畔之中,那脑海深处的灵气显现,一个乍现想起龙炎的俊逸之颜。

萧妤颜和乔渊二人暗中轻抚掠过那锦绣长袖,果然,在那长袖之中掩藏着一个不明之物。

乔渊和萧妤颜二人回想方才那惊险一幕,虽然知晓是错觉,却宛若真实一般,彼此之间,深情的相视一眼。

乔渊,萧妤颜那两双眼眸里散发着柔情的光芒,落入彼此的眼中,宛若天地之间,只有二人存在。

“子羽,时候不早了,你送我回府可好?”那慕灵儿祈盼的眼神,凝视那秋子羽,故作娇柔一声落下。

秋子羽想到与慕家定亲一事,也只得点了点头。

慕灵儿见秋子羽点头,亦是如沐春风般,抬起脚,故作姿态向慕府车驾走去,秋子羽随之脚步,凝视着其影姿,这还是慕灵儿回京城第一次见到她,不知为何却只想要远离。

坐在车驾之上的秋子羽,蓦然的回首,发现那街巷一灵动的少女站在街巷向这边望来,那是陌生的,却心头弥漫着不舍,宛若隔世的错觉,却深有熟悉之感。

“二哥。”萧婉柔与萧沐云一个对视,颇是深情的喊了这么一句,缓缓的落入萧沐云的怀中。

“你这傻瓜,当街这么多人呢,你这是做什么?你都长大了,莫要耍小孩子脾气。”萧沐云颇是无奈地惊呼一声。

“婉柔知晓,二哥不论何时是最疼爱婉柔的,婉柔以后再也不和你吵闹了。”萧婉柔带有哭腔的说道,想到方才那千钧一发之际,臆想二哥为救她受了重伤,不知是梦还是真,却也让她感到温暖。

“平常都是大哥护着我们,如今,大哥不在场,作为兄长的我,定然要守护好妹妹的。”萧沐云扬起嘴角,微微一笑,轻抚着萧婉柔飘逸的长发,柔声的说道。

“婉柔知晓的。”萧婉柔亦是扬起嘴角,那嘴角的弧度翘起,宛如明月一般,甜美而可爱。

“钰儿。”白陌洹亦是紧紧抱着乔钰,感受着乔钰在这深秋带来的温暖,漠然的瞧了不远处那木府车驾,居然有种远离乔钰的错觉。

再细细回想,那可怖之感在心头弥漫,令人胆寒,白陌洹那双眼眸落于乔钰的秀发,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方才释然,深是庆幸:还好,乔钰在他的怀中。“钰儿,此生有你,陌洹再无遗憾了。”

白陌洹,乔钰,乔渊,萧妤颜,萧沐云,萧婉柔,乔素亦是在众人围观的京城街巷渐行渐远。

那京城街巷已然影影绰绰,宛若浮光掠影,时光悄然流逝,转眼之间,已然过去三年。

皇城之中,养心殿。

凛冽的寒风掠过养心殿寝殿的门外,那狂啸之声惊的深宫之人,心生郁结,再仰望看向那深秋之季,晦暗的天际,令人沉重。

高昀城,龙炎,凤凰,麒麟,常寿五个人,一个回旋,落于寝殿内。

“龙炎,方才临走之际,你干嘛冒充昀城哥哥?”闪现在寝殿内的凤凰看向龙炎,故作深沉的言道。

“我得让他们知晓救萧妤颜的是主人啊,那两个灵果原本就是主人要留下的,若不是神龙我说主人与萧沐阳有所渊源,谁能把那果子珍藏三年?只怕到时候我们就白忙一场了。”龙炎对凤凰不以为然地说道。

寝殿外,苏喜听到寝殿内有所响动,亦是抬脚疾步向寝殿走来。

那寝殿哗然之声响起,那五个人的影姿,落入苏喜的眼眸深处,那是又陌生又熟悉。

“你,你是皇上?你为何作这身装扮?”那苏喜那双眼眸弥漫着诧异,望向乔装打扮的高昀城。

苏喜见到高昀城,同他傍边的龙炎,凤凰,麒麟,常寿,只是笑颜不语,苏喜脑海深处才回想起,初入深宫之际,遇到过的那一行人,一时之间,宛若深入梦境之中。

推荐阅读:

完美星辰 全提瓦特只有我一人[综原神] 校花的贴身兵王 都市无极仙医 楚天徐兰芝免费阅读 李晓暖顾林炉沣市的白公主 金玉良医 我在村里斩妖除魔二十年 在柯学世界当BOSS好难 孤舟一系洛阳边 作家——霖 嫌妻不下堂 你的对手是超人 丑妃祸国不殃民 春光媚:佛子王爷入红尘沈幼凝容阙 我有一颗小太阳 天玉图鉴 导演的快乐你不懂 重回末世之美人如刀 永恒信条 我老公超暖哒 腹黑总裁攻略记 原神之艾伯特竟是我自己 人在斗罗,开局被唐昊抛弃 千帆掠过只为君 快穿攻略:男配滚远点 星际争霸之大殖民时代 三无神医 寄灵 盛世之官路商途 重生后正派大佬盯上了 网游之血影盗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