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满目荒唐

京城秋府。

深深庭院石板路上,落坐在雅致亭阁之上的秋竹盎,凝视且摆弄着石桌前的一樽茶杯,就秋家和慕家结亲一事犹豫未决,再三忖量。

秋景承站在傍边,深思的眼眸看向秋竹盎,秋家和慕家的这门亲事,定然是要取消的,难就难在要如何说辞。

现在是秋家要退亲,在这纷杂京城之地,难保那些闲人不会就此横生枝节,若是不与慕家说以清楚,蛮横退亲。这消息传出,不知内幕之人会认为秋家不信守诺言。

可若是对慕家说清退亲的因由,外人无意间知晓实情,对于慕家,慕家的家世会因此牵连,哪怕是盛行的秋家也会落为那些闲人的笑柄,亦是有损于秋家的声望。

秋景承就此深思良久,看向秋竹盎的眼眸弥漫无奈,也只得心不在焉之际,看向那亭阁不远处的深塘就此掩藏他的郁闷。

就在二人怀揣心事沉闷之际,哪怕,连楼台亭阁之外疾步走来一个丫鬟都未曾在意。

直到一声清脆之音萦绕在二人的耳畔,“老爷,慕家老爷带慕家小姐前来,说是有要事与老爷相商。”

秋竹盎和秋景承二人听闻此言,二人彼此之间相视一眼,心下,那是不言而喻,却也深是愤然,这慕灵儿居然还胆敢进入秋府。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不过,慕家的人来了也好,就此事在秋府说清楚,秋家的人定然会缄口不言,只要慕家在外不随意扬言,也不故意抹黑秋家,那么两家固然相安无事。

“哦?那慕家老爷有没有说前来所谓何事?”秋竹盎故作深沉,且漠然的道出这一声。

秋竹盎这一声响落下,那丫鬟已然是深深的一愣神,这往日里,慕家来人可都是直接进府,带到老爷跟前的。

可眼下,不知因何缘故,慕家老爷非得要人前来请示,看方才慕老爷那支支吾吾的样子,似乎是有求于老爷,再看向自家老爷,那眼眸凛然,语气之间对慕家老爷似乎是有不善之意,不,定然不会是不善,但至少是厌烦的神情。

见那丫鬟一时之间愣神,秋景承亦是故作‘咳咳’一声落下,以此示意,那丫鬟清醒。

那丫鬟听到秋管家这一声,亦是缓过神来,道:“回老爷,事关少爷和慕小姐的婚事,慕老爷说就此想与你相商,不单慕家老爷来了,就连慕家小姐,慕...”

那丫鬟话音未落,秋景承偷瞄了一眼秋竹盎晦暗的神色,亦是凛然的一声落下:“既然如此,知晓老爷在此处,为何不带他们二人前来?”

“奴婢已带慕家老爷前来,就在对面深塘。”那丫鬟亦是向不远处的深塘凝视,秋竹盎和秋景承亦是随之视线望去,却见到两个人的影姿。

那丫鬟亦是无奈的一声落下,道:“老爷,你之前有过命令,只要慕家的人前来府上,可以直接进府带到你跟前来,可这回,慕家老爷说他带来自家女儿,非要人前来回禀你一声,经你同意,他们二人才来。”

秋竹盎一想到慕家结亲一事,原本就深是沉闷,此时,听到慕灵儿也来到府上,亦是愤然不已。

秋竹盎与秋景承二人亦是彼此之间,相视一眼,皆是了然,不言而喻,慕灵儿居然还胆敢来到秋府,委实可笑。

“请他们来,我倒要再好好会会这个未来的儿媳妇。”此时,秋竹盎已然无心与慕家的人周旋,亦是深沉的落下这一声,漠然的拂袖回转过身,坐落于青石凳上。

那丫鬟听着自家老爷落下这深沉一声,亦是愣了心神,刚想要张口说些什么,却被秋管家凛然呵斥一声。

“还不快去,请他们来。”

那丫鬟抬起脚,就移步走向深塘,亦是暗中思忖:这都怎么了,方才她的话没说完,老爷似乎把这慕月苏当成与慕家结亲的小姐慕灵儿了。那也不对啊,少爷倾慕慕家的慕灵儿是有目共睹的,这门亲事还是老爷提议的,平日里,对待慕灵儿也是颇为喜爱的,可如今,却是淡漠疏离,甚至是有愤怒之意。

她眼前的二人,慕林声和慕月苏亦是言谈欢颜,其乐融融,深是一副父慈子孝的样子,却觉得哪里不对劲,对了,那慕灵儿和慕家老爷相处就没有如此温馨,到底是庶出,可这相处之别也太大了吧?

那丫鬟亦是甩甩莫名的思绪,故作颜笑之意,向慕家老爷,慕月苏身前走去:“慕家老爷,慕小姐,让你们久等了,我们家老爷有请。”

慕林声和慕月苏,也只是故作姿态的点了点头,跟在那丫鬟身后。

秋竹盎背对着走来的慕林声和慕月苏,故作潇洒的一声落下:“这成亲之日还未到,慕家老爷怎的有心带慕家小姐一同前来了,莫不是...”

秋竹盎漠然的一转头,却被眼前的一幕愣住了,秋景承亦是如此,二人见到是慕家大小姐慕月苏,那厌烦之颜才平和了一些。

秋景承拉过那丫鬟,低吼呵斥一声落下:“你不是说是慕家慕小姐吗?怎么是慕家的慕月苏?”

“我想说的就是慕家小姐,慕月苏啊,可是秋管家你不听啊,还凶我,让我快点请他们。”那丫鬟亦是辩驳一声,越往后响动越小。

“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你先下去吧。”秋景承深知这是他的缘故,事已至此,他也不好说什么,亦是对那丫鬟挥挥手,以此示意。

“不知我父女二人前来可有惊扰到亲家?”那慕林声故作淡然的落下这一声,虽不知方才是何缘故,可定然和他二人的到来颇有牵扯。

“只要不是慕家慕灵儿怎么都好。”秋景承或许是太过愤然了,居然暗中轻声嘀咕这一声。

那秋竹盎见到不是慕灵儿亦是暗中深呼吸一口气,哪怕此时是要退亲,可若是见到慕灵儿依然会控制不住的愤然,可听到‘亲家’一词亦是晦暗了脸色。

秋竹盎听到秋管家这淡然一声,还未明白其二人的来意,亦是故作高声落下,将秋景承的一声嘀咕所掩盖:“慕老爷前来怎会有所惊扰?不知你们前来所谓何事?”

秋竹盎这漠然一声落下,因慕灵儿的事,原本就不在意这二人所来目的,亦是淡然的看向慕林声,可见到慕林声犹豫未决的样子,同慕月苏眼眸深处掠过的羞涩,秋竹盎和秋景承二人彼此之间,相视一眼,顿时,对此深是兴致盎然。

“是这样的,事关秋侄儿和小女慕灵儿的亲事...”慕林声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这事说出来,若是成了还好,若是不成,只怕秋府会看不起慕家啊,可若是不解决此事,他还得日夜防着慕灵儿,慕灵儿毕竟是庶出,在慕府时日不长,他委实不喜这个女儿,若是她当了秋家的主母,岂能有慕家的好?

“慕家老爷,但说无妨。”秋竹盎亦是故作柔声细语落下,听起来似是安抚,实际上却是不以为然。

慕林声听到这一声落下,心下亦是愣了心神,却也只是一瞬,虽然不知哪里出了错,听到秋竹盎这柔语一声,也是就此释然。

“既然如此,在下就直言了,慕府想取消秋侄儿和慕灵儿的这门亲事...”慕林声话音未落,秋竹盎和秋景承的两双眼眸深处亦是弥漫着诧异,虽有那么一丝波澜,在这二位外人看来,是震撼,是愤怒。

慕林声亦是柔声细语,游说一声落下:“这是在下的另一个女儿慕月苏,秋老爷你定然是知道的,与秋侄儿同岁,在下想将爱女许配给秋侄儿,不知你意下如何?”

“不知你的另外一个女儿可知晓此事?”秋竹盎亦是故作深沉的落下这一声响。

慕林声和慕月苏二人彼此之间相看一眼,皆是不言而喻,看来秋家老爷还是认可慕灵儿的,可就是觉的秋竹盎这话哪里不对劲儿,却也找不到因何缘由,只得在心里自作遐想。

“自古以来,儿女婚姻之事,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想当初,这门亲事就是秋亲家提及的,如今只是换了人选而已,慕灵儿与小女慕月苏相较而言,略逊一筹,与子羽定然会结成美满良缘。”慕林声亦是故作轻松的落下这一声,宛若此事不过集市上的一场交易。

秋竹盎和秋景承二人彼此之间亦是相视一眼,皆是无奈之意,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慕灵儿那边举止深是荒唐,然而,慕林声这边居然把这么大的事当成儿戏,委实可笑,不愧为亲父女。

当初,秋竹盎深知的秋子羽和慕灵儿两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故此,才向慕家提及亲事,点名慕灵儿。

虽说此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门亲事是他提及的,却是秋子羽认可的,若不是秋子羽认可,只怕就秋子羽的秉性而言,定然闹的是家宅不宁,可谁知到头来终究还是一场闹剧。

“就依你所言,慕灵儿和秋子羽的亲事就此取消。”秋竹盎亦是高呼喧喊一声落下,那眼眸深处还故作无奈之意。

推荐阅读:

逍遥假太监,开局帮太子入洞房!楚轩冷雨 不戒之佛 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主 武侠:我,武当酒剑仙 我在异界捡垃圾吃的那些年 请称我创世神 井姐传奇 人世草木心 穿越成了魔教少主 甜蜜系暖婚 锦绣侯门 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 鹤之仙 超神散财系统 魔法纪元之群雄并起 官商 百变大明星 我携手位面超市和国家搞发展 武道乾坤 十里红尘不如你 嫡女归来:每天忙着给相府上坟姜倾染景墨玄 恃宠而骄:大明星,别追我! 阴间鬼爷 透视天骄 刘峰三星挢上的鹰 苏卿 梦亿人生 异界之基地在手 我真不想长生 惊世神凰 山鬼敕令 退婚当天,无上帝族的父母寻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