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回信

秋府府邸。

“这下,终归是了结此事了,命令下去:从今个起,秋府之中,上上下下谁也不准提及此事。”坐落在厅前的正椅上凛然一声落下。

“是,老爷。”

那秋景承正要拂袖回转身,却乍现一闪,好奇的视线投向秋竹盎,恭敬顶礼,道:“老爷,这门亲事指定不成了,要怎么给慕家回信?若是慕家的人再来...”

“若是慕家人再来,轰赶出去就是了,威名显赫的秋家,哪怕,再以善为本,也容不得旁的小门小户就此欺侮。”前来正厅的秋子羽亦是落下这凛然一声。

秋竹盎和秋景承亦是随之声响望去,只见秋子羽怅然失落的踏进正前厅,坐落在厅前的座椅之上,深是示意,在傍边跟着的是秋童。

秋竹盎见秋子羽那双眼眸深处弥漫失落之意,深是无奈,果然,秋子羽还是在意慕灵儿的。

“若不是这门亲事,慕府的人还真进不到秋家府上,既然秋家和慕家已然退亲,那就没有来府邸的必要了,你命令下去,以后慕家再来人就不要放进来了。”秋竹盎看向秋景承,凛然一声落下。

“是,老爷。”秋景承应下一声。

“羽儿,你没事吧?”秋竹盎站起身来,漫步走进秋子羽身傍边,轻柔安抚落下这一声。www.qxnyo.com 苹果小说网

“父亲知晓,自幼你就爱慕那慕灵儿,如今,她做出这不齿之事,自然,此事对你有所打击。”

“现两家已然退了亲,就缓缓心神走出来,你就此失意也不是个法子啊,”秋竹盎轻抚秋子羽的肩膀,那眼眸深处深是慈爱。

“秋童,看看,少爷这样多沉闷,也不知晓劝导一番,现在少爷已然有了空闲,应多带少爷出府,散散心才好啊。”秋景承转身看向秋子羽身傍边的秋童,落下这一声。

这两道声响缓缓萦绕在秋童和秋子羽耳畔,亦是让二人的眼眸深处弥漫着诧异,敢情秋竹盎和秋景承是就此担忧秋子羽。

秋子羽漠然的视线投向秋竹盎和秋景承,无奈扶额的点点头,故作懒散惬意的靠在座椅上。

秋子羽对秋竹盎和秋景承的眼眸之意深是无奈,他们二人忧心秋子羽,却也是人之常情,可若是旁人这种神情,那定然是前来挖苦的。

秋子羽和秋童出府是去找乔素的,他深怕坐车驾错过在街巷的乔素,整整一天游走在街巷的四处,寻落乔素的踪迹,可一天下来却没有乔素的影踪,故此,怎能不让他有失落之意。

“退亲?已然退亲...”秋子羽嘀咕这一声落下。

“诶,子羽,我说你...”秋竹盎这一声还未落下,却听到秋子羽正身坐起,落下一声:“爹,方才你说秋家和慕家亲事已取消了?是不是真的?这么快?是慕家来人了,还是你去慕家退亲的?”

“事到如今,莫不是,你还想着和慕家的亲事?”秋竹盎脸庞渐渐晦暗的看向秋子羽,亦是心下思忖:与慕灵儿的亲事是退了,可子羽不会想要跟慕月苏成亲吧?那定然是不能的,也没见子羽与那慕月苏有所牵扯。

“爹,到底退亲了没?你不说我这心里没底。”秋子羽亦是祈盼的眼神看向秋竹盎,他是真不想再跟慕家有所牵扯,见秋竹盎脸庞晦暗,却忘了向秋竹盎解释一下,那祈盼的眼眸又看向秋景承。

“少爷,是慕家来府上退亲的,可...”秋景承亦是支支吾吾,秋景承是真不知晓,那慕家人是怎么想到如此主意的,他都难以为情说出口。

“秋管家,你倒是说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秋子羽见秋景承支支梧梧半天,不肯言语,亦是心急一声落下。

“少爷,是这样的,是慕家老爷前来府邸退亲的,老爷和慕家老爷已然商讨好了,慕府和秋府的这门亲事取消,可...”

听到这一声那秋子羽的的脸庞逐渐绽露笑颜,听到还有后话,亦是绷紧了神经,凝视着秋景承。

“可不单慕家老爷来了,还带来了慕家大小姐慕月苏,慕老爷一来就提议,取消慕灵儿和少爷的这门亲事,然而,提议要把慕月苏小姐许配与少爷...”秋景承话音未落下,就传来一凛然之声。

“荒唐,可笑,这慕家父女当秋府是什么?当秋家的联姻是什么?是谁人都能进的?若不是先前...”秋子羽话音还未落下,就看到秋竹盎,秋景承,秋童那双双眼眸深处掠过一丝凉意,适才停驻了言语。

或许这慕灵儿一事已然不是牵扯到秋子羽一人,且事关秋府的声望,或许秋子羽因乔素释然了,可在旁人眼里,这在秋子羽眼里就是心殇。

“哼,真不愧同为慕家人,果然真是父女,或许他们慕家就是信奉于此,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少爷,老爷也是这样想的,正想要对慕家如何说辞,这慕家就送上门来了,故此,老爷接受了慕家的退亲。此事一出固然不会与慕家有所牵扯,老爷就稳住那二人回府静候消息,待少爷回府以后商讨,再去慕府上回信。”秋景承对秋子羽恭敬拂身回道这一声。

“爹,既然已然和慕家取消了亲事,为何不直接拒绝?”秋子羽对此深是不以为然,出了慕灵儿的事,他岂能接受慕家另一个女儿的亲事,与那慕家大小姐慕月苏根本不熟,何况,乔素在他的心底深处已然落下根,他岂能再去想旁的人?

“爹也知晓,定然不会再与慕家有所牵扯,若是不稳住,这二人在府邸大闹怎么办?秋府是能把他们二人轰赶出去,可若是如此,只能是让旁人看了秋府的笑话,可如今不一样,是两家商讨取消的亲事,他们回府静候消息,哪怕,秋府派个人去,说这门亲事不成,他们也不能就此前来秋府闹事吧?”秋竹盎亦是凛然落下这一声响,秋子羽看向自家爹爹,那眼眸深处居然弥漫着狡诘之意。

也是,秋家虽信奉良善,可跟如此之人打交道,也不能让旁人欺侮,那慕林声听到亲事不成,定然会气的七窍生烟,那也是咎由自取,这门亲事可是他亲自来取消的。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秋管家你和秋童一起去,记住,不要进慕府,就在慕府门外转告。”秋子羽亦是凛然这一声落下,那双眼眸里弥漫着警惕之意,慕家府邸宛若黑暗之地,慕家人宛若豺狼虎豹。

“少爷,我们只是前去慕府回禀一声,又不是前去大闹,那慕府的人还能吃了我们二人?”秋童深是不以为然的落下这一声。

“少爷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跟少爷时日长了,胆敢质疑少爷不成?”秋景承亦是低吼呵斥那秋童一声落下。

“是,是,是,我定然不胆敢质疑少爷的言辞,少爷你就放心吧,我们去去就回,我也不想沾染那慕府污浊之气。”秋童故作讨好一声落下。

“好了,你们就按子羽说的做,快去快回。”秋竹盎亦是施以命令这一声。

正当二人接到这命令,想要回转过身之际,秋子羽亦是漠然一声落下。

“慢着,我这也是以防那慕林声暴跳如雷之际拿你们二人撒气,就此诬害你们。你们想一想,慕家人都胆敢如此行事,还有什么做不出的?秋家是以善为本,可还是要防着点,那慕林声若是想要知晓秋府的消息,定然会出门的,若是不出门相迎,那就更有说辞了。”

秋子羽亦是狡诘落下这一声,那是暗中思忖:有其父必有其子,爹爹能想到的,他定然也能就此分析一番,慕家的人他定然要防着点。

可秋竹盎和秋景承,秋童不如此想,三人看向秋子羽,那一双双眼眸深处弥漫着敬佩之意,却也掩藏落寞之意,秋子羽是有少家主的样子了,因慕家,从而对人对事有了戒备之心。

可眼下,秋子羽还是那个纯真无邪的秋子羽,只不过,对慕家深有防备。

慕林声和慕月苏坐着软毡车驾,游走在京城街巷,半刻,那马儿缓缓踏步,回到了慕府府邸,停驻在了慕府门前。

慕林声的车驾在前,先下了车驾,亦是走向后头慕月苏的车驾。

“爹爹,你说秋府的秋子羽会接受与苏儿的这门亲事能成吗?”那慕月苏故作羞涩,望向秋府府邸的方向,轻柔落下这一声。

慕林声亦是走上前,安抚着落驾的慕月苏,落下这一声。

“放心,苏儿,你是我的女儿,你不比那慕灵儿差,这满京城之地谁不想和秋家结亲?可就偏偏就轮到了慕家,这是天大的幸事啊。想当初,若不是秋竹盎点名为秋子羽要慕灵儿,爹爹定然不会把慕灵儿带回京城,这三年来,我是夜不能寐啊,就怕慕灵儿嫁入秋府以后报复慕家,可现在好了,爹爹也不用就此忧心了,现在只等秋家回信了。”

慕月苏听闻此言,亦是暗地里缓舒一口气,那沉闷之气已然飘逸而去,向天际探视了一眼,可心头依然云雾飘渺,似乎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意,掩藏着暗潮汹涌。

果不其然,二人进入府邸,那大门刚刚关上,慕林声和慕月苏就听到门外马儿‘哒哒’之声,一声‘嘶鸣’也落下,二人彼此相视一眼,莫非是秋府来人回信了?

慕林声亦是疾步向门外走去,慕月苏紧随其后。

正当秋童和秋景承要向门外之人说明来意,门‘吱吱’一声落下,那慕林声见是秋管家却是渐露笑颜之意。

推荐阅读:

名門失宠新娘:我们离婚吧 亮剑:二道贩子的抗日 小丑竟是我自己 老公未来见 小乖乖不乖,被禁欲大佬宠哭了 三国:白粥榨菜,我阿斗匡扶大汉 陆沐风齐羽汐 网游之超神包工头 集魂录 神秘事件调查处诸葛沄 [原神]跟帝君求婚后他死遁了 荒诞推演游戏永罪诗人 乡野小神医 丑妃祸国不殃民 网游之剑帝 女相宝师 在希腊当岛主的日子 娱乐王中王 大宋:这皇子我不做了 梦玄花 最后的黑暗之王 帝国法则 凤倾城:逍遥天下 龙辰楚倾城 抗日之杀神白起 自荐枕席:腹黑少董惹不起 全敏城管与全力法师 回到过去变成猫:番外 三十三幽云天 山湖情 卜警 大秦帝国时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